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069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中华诗世界【精品选读】第26期

(2016-04-11 15:40:27)
标签:

转载

分类: 原创诗歌
[转载]中华诗世界【精品选读】第26期

中华诗世界【精品选读】第26期
本期诗人:农子

 
 
在严寒到来之前
柴  是一年农事中最后的收获
 
父亲从山谷间归来  默默地
把牛粪晾晒在土墙上
母亲的撒耙反复梳理无垠的田野
轻轻拉住秋天欲飞的衣裳
她的发间  已落满季节的清霜
 
老师说  要做栋梁之材
炉火烘人欲睡  他的声音遥远而空旷
教室外高高的柴垛上
积雪融化  滴水敲打着童年远眺的目光
 
风吹四季  拂动村庄内心的寂寞
我听到原野上传来  柴草低沉而生生不息的合唱
 
 
 
谁能像邻家大叔  随便赶一辆马车
就轻松地驶入秋天的内心
谁能像村中老者  捧一株饱满的谷穗
一粒一粒读得出  
献给秋天黄金般的颂词
 
在阴山以北起伏绵延的坡地上
糜子  黍子  谷子
这些比诗经更古老的植物
弓腰牵着村庄  炊烟  狗吠
它们奔跑的声音像波涛
越过了风  又被风远远地抛在身后
 
大雪来临之前  收回手搭凉棚的远望
低矮的谷仓  蹲坐在农人心中
最舒服的地方  在空荡荡的田野边缘
它们更像一座座庙  香气氤氲使人无端怅惘
 
  
 
那是清贫年代  包装纸
被糕点浸出的一小片亮色
仿佛一方半透明的窗
掩不住城市的遥远  以及作坊的神秘
那是一个乡村孩子
十几年中忍住  舔一舔的欲望
 
一滴油  炝炒葱花
粗茶淡饭会令人千里思乡
谁不惦念饭后的一碗汤
那盛开着米兰一样芬芳的点点油花
 
呵多年以后  当我寄寓城市
听到废弃的油  在下水道中流淌
目瞪口呆于人群中汹涌着的过剩脂肪
 
而一滴油的幸福  已是老去不再的美好时光
 
 
 
如果饭桌上  什么都没有
至少得有一小碟咸菜
用来下饭  如果没有咸菜
至少  得有一点盐巴蘸着
如果没有米和面
还可以煮一锅土豆或者野菜  撒点盐
 
那是八十年代前
干旱少雨的故乡  不常有的情况
更多的时候  是在秋天腌几缸酸菜
度过冬季  春季  夏季
或者腌制冬天节省的肉食  到达下一个冬天
 
盐并不代表贫穷
而是贫穷的人  生命所能退守的最后据点
 
最后的盐  藏在我们酒足饭饱时的一滴泪间
 
 
 
“妈妈的双手冻裂了口
只好把黄酱当药膏”
每当听到日本人这首母亲之歌
我也会禁不住热泪涟涟
 
当年我无所事事
流浪在城市  清冷空寂的冬天
母亲的一瓶瓶炒制酱
仿佛一字一句的叮咛
在冰凉的风中  邮来家乡的缕缕阳光
 
至今仍怀念低矮的土房  那油灯昏黄的灯光
还有长久凝望却望不远的花格木纸窗
怀念屋角的酱缸  那梦一般迷离的香
怀念门前的小路又一次低头袖手走向远方
 
呵这西天边的一抹残阳  透明的酱色的光芒
甜蜜和忧伤一起涌入我的心房
          
 
当大雪拥门  路上望不见一个人影
农舍门前会出现  三三两两的醋冰
它们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白白胖胖
依旧是一只只缸的模样
 
米面盈仓的丰年  人们做酒做醋做酱
忙碌与欢乐抬起村庄
黑白分明的村庄  仿佛喜鹊收拢翅膀
轻盈地蹲在醋冰上  并随时要展翅飞翔
 
冰融化的地方  阳光
缺失成缸的形状  风在其中打旋
风是调皮的孩子  捧起一掬
酸酸的清凉  转身跑向了村庄望不见的地方
 
爷爷说  米要先变成酒然后成醋
老师说李白斗酒诗百篇  那时我想
醋  应该是平民丰衣足食后的诗或者歌
 
 
 
北方的乡村  
低飞在农家生活之上  是一双怯怯的翅膀
 
悬在几缕炊烟下的村庄
有客人到来  或者仅仅是
一个路过的亲戚  茶香就飘起一个节日
就会有全村人围来  听听远处的事情
 
喜宴的高潮  是劈开的一方砖茶
使村庄充满着神性的气息
醉醺醺的乡亲们端起大碗
土地  农事  牛马  孩子
话题繁杂  星星般满天喧响
 
落雪的日子  村庄宰猪杀羊
田野弥漫着茶与酒的清香
仿佛喜鹊展开了翅膀  飞遍每一个农闲的角落
 白菜沟
 
世界上有许多村庄
白菜沟
只有一个
 
古朴、明净
沉浸在比童年还要单纯的气味中
 
走在熟悉的土道上
儿时的阳光
穿过简陋的房舍,稀疏的树林
以及高大的麦秸垛
温暖地照在
我略带沧桑的脸上
 
那时母亲很年轻
在喜鹊的欢鸣中舞动炊烟
饭香弥漫向回家的田埂
乡村医生的父亲
暮色中乡道上总是他匆匆的身影
那时空气中飘荡着
干菜或腌菜的气味,营造着冬日的温馨
 
白菜沟,揣着你温暖的名字
我走过许多灯火辉煌的地方
找不到一盏灯
如童年时小小的油灯一样
能照亮我一生的梦想
 
 过达尔罕草原
 
 
是谁把无边的沉默
遗失在塞外
 
无雨的季节
草如阴干的标本
在微风中相碰  飒飒作响
 
在草场与大漠之间
那些河流的名字  比水更长
给河流命名的民族
已在远古消亡
只有声音复述下来
是千古奔涌的悲凉
 
那天我打马离去
一只牧羊犬  在高扬的尘烟里
追赶暮色
它茫然的眼神
让我至今  都不敢回头

 路过一座毡房
 
绿色涌向天边时
一座白色的毡房
便显得
有点孤单
 
一只鹰静止在空中
我担心它会睡着
并掉下来
两个孩子
匆忙地望我
“一个人!”
“我先看见的!”
 
一只野兔
箭一般地逃走
谁也看不到
它灵活的样子
只能看见草
顺一条不规则的线
拼命地游动
 
走出很远
仍能看到毡房前
两个孩子
站在
夏天的草原上
童声童气的争论
在草原深处回响
 
 锄地的人
 
锄地的人,在干旱的坡地上
像稀疏的庄稼。枯黄的麦苗间
她们锄地的动作,如绝望的母亲
机械地抚摸着垂死孩子的额头
她们的泪水或者汗水,在未滴下之前
便已蒸发。只剩下晴空一样空茫的眼睛
 
锄地的人中,有我少年时代
同桌的女生。跨过杂草丛生的地头
她布满老茧的手,越过三十年时光
触疼了我,已不再年轻的心
三十年的风转眼就吹过去了
我痛切地感到,我们依旧握不住一粒微尘
 
我成为一个永远锄不到地头的人
在乡村夜晚的梦中。等待大雨如期而至
在所有地头都种下一棵树,让它在微雨中摇曳绿荫
绿荫的下面,置一张柔软的草席
那永远的少女,闲倚遍地鸟鸣
以审美的目光打量我的劳动,偶尔
也会望着飘逝的白云出神
 
农闲时节,我要套起欢快的马车
带她回到三十年前的供销社,为她
买一件好看的衣裳。微风中飘动的衣裳
它是有着蓝蓝的底色,开满了细碎的白花
 
         
站在“桥头”的农民
 
三五成群,他们
站在一些不显眼的地方
与越来越光鲜的城市,有某种不协调
 
车辆如织。光怪陆离的长街上
城市人在歌曲中怀旧
“为了生活
到处流浪”
他们听不清楚,因为不懂普通话
他们只知道,这大街已容不得一头
行走的牛或者一匹马
 
阳光偶尔照在,他们疲倦的脸上
有时也照在,国徽金光闪闪的麦穗上
这使他们仿佛闻得到
遥远得令人心酸的麦田里,正飘来阵阵清香
 
他们站在,散发牲畜交易年代久远味道的
一个单薄的词汇上
——既无真正的桥,也无流水
这些庄稼地里灵巧的好手
如今只能略显笨拙地在城市,出卖体力
 
那些装修过的,豪华得令人心悸地方
他们想疼了头也搞不懂,里面
将要上演的生活。他们感到城市机器一样复杂
 
            
 花格木窗
 
沿着你斑驳的记忆而来
我是走失多年的一缕微风
 
只要有几间土屋,或者
几孔闲适的窑洞
就能承载你悠远的目光
窑洞的顶上,还有几茎细草
轻轻摇曳你的寂寞
 
守护几座浸透秋意的草垛
留作牛马过冬的口粮
几只粗笨的米缸,深藏于心
喂养四季匍伏在坡地上的农人
 
每逢腊月。红对联
贴上你苍白的面颊
乡亲们拍打一年的尘土
从劳作的夹缝里
翻出民俗里的闲情与欢乐
摆上祈望,烟雾缭绕的供桌
 
当村口的老水井,与你一起守望
远行的游子
已哼着忧伤的山曲儿,不知
流落到了什么地方
 
花格木窗,花格木窗
温和得叫人心疼的故乡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nongzixyh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