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855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诗:路也(山东)

(2015-12-16 16:21:09)
标签:

诗歌

分类: 读诗

南山记(组诗)

  

                                    

 

 

 

我在一个山垭停了下来

两簇峰峦之间的这个路口

背向不远处一座倒塌的古寺

胸襟朝东敞开,去往山下一个小村

 

我在一个山垭口停下来

山的册页被我哗哗乱翻,至此打开新篇

是一只豆雁把我引到这里

它飞得没了踪影之后,我仍然望着空中出神

 

我在这个山垭停下

一个农妇孤坐避风的崖根,向我兜售黑枣

它们盛在布袋里,肉少籽多,长相贫寒

吸取了尘土的味道

它们安慰过我的童年,现在又来安慰一个失败者的内心

 

我在这个山垭停下来

这是两道山脊延伸并渐渐靠近之后

尾骨衔接之处

我想在地图上标注这个垭口,给它起个名字

我想听到自己的回声

 

我在这样一个山垭停下来

有一朵云恰好也飘到了这里

它看上去没有力气,形状像有了身孕

它继续往前移动时,我向它挥手告别

彼此相忘

 

我在一个山垭停下来

天色渐晚,黄昏有一个巨大的门槛

 

 

古 道

 

我在暮晚时分走上一条古道

山石铺成的小路窄窄长长

它藏匿山间,以蜿蜓之姿

匍匐了一千五百年

树和草把它掩映得清秀,时间把它磨砺出光芒

 

我在暮晚时分走上一条古道

上面走过草鞋、木屐、布鞋、胶鞋、塑料鞋、皮鞋、动物蹄爪

上面走过官府和民间

走过耕者、货郎、乡绅、太守、蚕娘、樵夫、邮差、商贾、将军

走过隐士、侠客、僧尼、赶考的书生、采药的良医

走过流浪汉和诗人

走过起义的、杀人越货的、隐姓埋名的

也走过私奔的男女,走过狐仙

 

我在暮晚时分走上了一条古道

它几乎已被废弃

人们都去了柏油路、高速路、铁路、航线

撇下跟不上时代的少数人依然慢吞吞地走在这条千年古道上

撇下一层层隔年枯叶随风哀叹

一群麻雀飞起又落下,自愿选择了落寞的生涯

 

我在暮晚时分走上这条古道

它有拐角,却无论如何拐不到公路上去

沿着它走下去,只能走进静默

沿着它走下去,连通故乡,连通相邻的另一个州府

连通着中国的史书

 

我在暮晚时分走在这样一条古道上

岁月这个包裹在失重,石缝里柏树籽散发灵魂的清香

当翻过一段陡坡

一轮巨大的落日抵挡在前额

崖壁上飞天造像已经模糊

衣袂却依然拂动青苔,拂动出一个春天

 

我在暮晚时分走在了这样一条古道上

脚步在路面轻叩出回家的声响

侧耳倾听,忽然感觉这条小路想开口说话

那么,它会用魏晋语气,大唐音色,北宋节奏

明万历口吻,清康乾声调

还是民国腔?

 

 

我看见流星

 

也许无人相信:我看见了

一颗流星

 

在山中,夜幕刚刚降临

我独自走着

忽然它擦亮苍穹

在我肩头上方停顿了一下

紧接着,那冰凉的银蓝色的永恒

就抛入了另一边的山谷

化为沉寂

 

跟许多年前一样

我惊讶于这地球之外的莽撞来访

生命是用来撞击和殒落的

只不过这一次,我还听到了

它的呼啸、呐喊和尖叫

 

我不见流星已有许多年

这些年忙于山外的事情,天天低着头

一直无暇进山

总是忘了

仰望星空

 

山外雾霾,我却在山中看见流星

这么多年了,原来它一直都在,一直韵律不改

今夜,谁知晓我的幸福

在我恍惚的时候

神瞥见了我,并会心一笑

 

        路也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uyedongmei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