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643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诗:杨 炼(山东)

(2014-09-26 09:23:14)
标签:

诗歌

分类: 读诗

          大雁塔

  

                       

 

  1.位置

  

  孩子们来了

  拉着年轻母亲的手

  穿过灰色的庭院

  

  孩了们来了

  眼睛在小槐树的青色衬裙间

  象被风吹落的

  透明的雨滴

  幽静地向我凝望

  

  燕子喳喳地在我身边盘旋……

  

  我被固定在这里

  已经千年

  在中国

  古老的都城

  我象一个人那样站立着

  粗壮的肩膀,昂起的头颅

  面对无边无际的金黄色土地

  我被固定在这里

  山峰似的一动不动

  墓碑似的一动不动

  记录下民族的痛苦和生命

  

  沉默

  岩石坚硬的心

  孤独地思考

  黑洞洞的嘴唇张开着

  朝太阳发生无声的叫喊

  也许,我就应当这样

  给孩子们

  讲讲故事

  

  2.遥远的童话

  

  我该怎样为无数明媚的记忆欢笑

  金子的光辉、玉石的光辉、丝绸一样柔软的光辉

  照耀我的诞生

  勤劳的手、华贵的牡丹和窈窕的飞檐环绕着我

  仪仗、匾额、荣华者的名字环绕着我

  许许多多庙堂、辉煌的钟声在我耳畔长鸣

  

  我的身影拂过原野和山峦、河流和春天

  在祖先居住的穹庐旁,撒下

  星星点点翡翠似的城市和村庄

  火光一闪一闪抹红了我的脸,铁犁和瓷器

  发出清脆的声响,音乐、诗

  在节日,织满天空

  

  我该怎样为明媚的记忆欢笑

  在那青春的日子,我曾俯瞰世界

  紫色的葡萄,象夜晚,从西方飘来

  垂落在喧闹的大街上,每滴汁液的一颗星

  嵌进铜镜,辉映一下我的面容

  我的心象黎明时开放的大地和海洋

  驼铃、壁画似的帆从我身边出发

  到遥远的地方,叩响金币似的太阳

  

  在我诞生时候

  我欢笑、甚至

  朝那些炫耀着釉彩的宫殿、血红色的

  墙,那些一个世纪、又一世纪枕在香案上

  享受着甜蜜梦境的人们

  灼热而赤诚地歌唱

  却没有想到

  为什么珍珠和汗水都向一个地方流去

  ——向一座座饱满而空旷的陵墓流去

  为什么在颤抖的黄昏

  那个农家姑娘徘徊在河岸

  明澈的瞳孔里却溢出这么多忧郁和悲哀呵……

  

  终于,销烟和火从封闭的庄院里燃起

  从北方,那苍茫无边的群山与平原之间

  响起了马蹄,厮杀和哭嚎

  纷乱的旗帜在我周围变幻、象云朵

  象一片片在逃难中破碎的衣裳

  我看到黄河急急忙忙地奔走

  被月光铺成一道银白色的挽联

  哀掉着历史,哀掉着沉默

  而我所熟悉的街道、人群、喧闹哪儿去了呢

  我所思念的七叶树、新鲜的青草

  和桥下潺潺的溪水哪儿去了呢

  只有卖花老汉流出的血凝固在我的灵魂里

  只有烧焦的房屋瓦砾堆、废墟

  在弥漫的风沙中渐渐沉没

  变成梦、变成荒原

  

  3.痛苦

  

  漫长的岁月里

  我象一个人那样站立着

  象成千上万被鞭子驱使的农民中的一个

  畜牧似的,被牵到这北方来的士卒中的一个

  寒冷的风撕裂了我的皮肤

  夜晚窒息着我的呼吸

  我被迫站在这里

  守卫天空、守卫大地

  守卫着自己被践踏、被凌辱的命运

  

  在我遥远的家乡

  那一小片田园荒芜了,年轻的妻子

  倚在倾斜的竹篱旁

  那样地黯淡、那样的凋残

  一群群蜘蛛在她绝望的目光中结网

  旷野、道路

  伸向使人伤心的冬天

  和泪水象雨一样飞落的夏天

  伸向我的母亲深深抠进泥土的手指

  绿荧荧的,比飘游的磷火更阴森的豺狼的眼睛

  

  我的动作被剥夺了

  我的声音被剥夺了

  浓重的乌云,从天空落下

  写满一道道不容反抗的旨意

  写满代替思考的许诺、空空洞洞的

  希望,当死亡走过时,捐税般

  勒索着明天

  我的命运呵、你哭泣吧!你流血吧

  我象一个人那样站立着

  却不能象一个人那样生活

  连影子都不属于自己

  

  4.民族的悲剧

  

  奔跑呵、奔跑呵、奔跑呵、奔跑呵、

  浑身颤栗的土地,赤祼臂膀的土地

  激荡起锄头、刀剑、阳光

  象密林里冲出的野兽

  象荒原上喷吐的烈火

  一排又一排不肯屈服的山脉、雄壮地

  朝天空显示紫色的胸膛

  在头颅砍去的地方,江河

  更加疯狂地汹涌  

  呼喊呵、呼喊呵,呼喊呵,呼喊呵

  涂满鲜血的战鼓、涨饱力量的战鼓

  用风暴和海洋的节奏

  摇撼一座座石墙和古堡

  五颜六色的旗帜在尘埃里招展

  草原、湖泊上升起千千万万颗星辰

  象无数战死者没有合上的眼睛

  那威武而晶莹的灵魂呵

  看着胜利、看着秋天

  看着满山遍野金黄色的野菊花

  

  我是这队伍中一名英勇的战士

  我的身躯、铭刻着

  千百年的苦难、不屈和尊严

  哪怕厚重的城门紧咬着生锈的牙齿

  哪怕道路上布满荆棘和深渊

  我的脚步踏过天空——云梯

  从腐烂的城垛上

  擎起我的红缨和早晨

  

  无边无际的向我展开的世界呵

  无穷无尽的向我沸腾的人群呵

  那么多笑容——男人的、女人的

  兄弟们的、伙伴们的、象我的父亲一样

  在垄沟的皱纹间抖动的

  象我的妻子一样在丝线似的睫笔下闪耀的

  甚至在我的仇敌脸上挤出的

  笑容呵,和醉人的美酒一同斟满

  和祭坛上庄严的烟缕、钟声

  一同融进另一片黄昏

  

  一次又一次,我留在这里

  望着复归沉寂的苍老的大地

  望着我的低垂的手掌,被犁杖、刀柄

  磨得粗硬的黄土高原和华北平原

  我的肩头:秦岭和太行山

  望着吱吱作响的独轮车、扁担

  怎样在我心上压出一道道伤口,迷茫的

  情歌飘荡着,乌云似的

  遮住我的眼睛,而我的兄弟们呵

  骑在水牛背上,依旧那样悠然自得

  仿佛什么事情也不曾发生过

  我留在这里,悲愤地望着这一切

  我的心在汩汩地淌血

  

  一次又一次,已经千年

  在中国,古老的都城

  黑夜围绕着我,泥泞围绕着我

  我被判卖、我被斯骗

  我被夸耀和隔绝着

  与民族的灾难一起,与贫穷、麻木一起

  固定在这里

  陷入沉思

  

  5.思想者

  

  我常常凝神倾听远方传来的声音

  闪闪烁烁,枯叶、白雪

  在悠长的梦境中飘落

  我常常向雨后游来的彩虹

  寻找长城的影子、骄傲和慰藉

  但咆哮的风却告诉我更多崩塌的故事

  ——碎裂的泥沙、石块、淤塞了

  运河,我的血管不再跳动

  我的喉咙不再歌唱

  

  我被自己所铸造的牢笼禁锢着

  几千年的历史,沉重地压在肩上

  沉重得像一块铅。我的灵魂

  在有毒的寂寞中枯萎

    灰色的庭院呵

  寥落、空旷

  燕子们栖息、飞翔的地方……

  我感到羞愧

  面对这无边无际的金黄色土地

  面对每天亲吻我的太阳

  手指般的,雕刻出美丽山川的光

  面对一年一度在春风里开始飘动的

  柳丝和头发,项链似的

  树枝上在熟的果实

  我感到羞愧

  

  祖先从埋葬他们尸骨的草丛中

  忧郁地注视着我

  成队的面孔,那曾经用鲜血

  赋予我光辉的人们注视着我

  甚至当孩子们来到我面前

  当花朵般柔软的小手信任地抚摸

  眸子纯净得象四月的湖

  我感到羞愧

  

  我的心被大洋彼岸的浪花激动着

  被翅膀、闪电和手中升起的星群激动着

  可我却不能飞上天空、象自由的鸟

  和昔日从沙漠中走来的人们

  驾驶过独木舟的人们

  欢聚到一起

  我的心在郁闷中焦急地颤栗

  

  就让这渴望、折磨和梦想变成力量吧

  象积聚着激流的冰层,在太阳下

  投射出奔放的热情

  我象一个人那样站在这里,一个

  经历过无数痛苦、死亡而依然倔强挺立的人

  粗壮的肩膀、昂起的头颅

  就让我最终把这铸造恶梦的牢笼摧毁吧

  把历史的阴影,战斗者的姿态

  象夜晚和黎明那样连接在一起

  象一分钟一分钟增长的树木、绿荫、森林

  我的青春将这样重新发芽

  我的兄弟们呵,让代表死亡的沉默永久消失吧

  象覆盖大地的雪——我的歌声

  将和排成""字的大雁并肩飞回

  和所有的人一起,走向光明

  

  我将托起孩子们

  高高地、高高地、在太阳上欢笑……

                                            (198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