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429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诗:白涛(内蒙古)

(2014-09-16 06:27:23)
标签:

诗歌

分类: 读诗

一首诗和另外一组

 

   涛(蒙古族)

 

擦玻璃

 

我多么想

她在飞向空中时

像一只鸟,飞回自己的家

恰恰相反,她不是鸟

没有翅膀。只能坠落

向坚硬无比的地面

 

三来,唤弟,二闺女

随便叫个什么名字吧

反正,昨天

一个农民工四十六岁的老婆

从九楼阳台上跌下去了

昨天下午四点多

 

要过年了,这些天总是听到

“擦玻璃、擦玻璃、擦玻璃”——

祈求恩赐似的呼喊

这群女人,我每天能碰见

马路牙子,闹市街头

她们吱吱嘎嘎的

无遮拦的后山话尖厉刺耳

她们在一起等活儿时

沉浸在家乡土话的欢喜中

好像一群鸟儿

好像,她们当中

从来没有人死去过一样

 

擦玻璃这种活儿

其实挺危险,她们

常常只看见了钱、肉、菜或者豆腐

忘记了在危险的高度之上

脚下会突然一滑——

我问过自己

为一块玻璃的明亮与否

就让一个人摔得粉身碎骨

这是谁的错

因为擦玻璃就让人死

这种事儿,过去谁听说过

 

尖叫,哭喊,捶胸顿足

殡仪车没有鸣笛

挂着黑纱慢慢走过大街

来去匆匆的人群里面

哪个人会想到

车里躺着一个

为别人家擦玻璃

摔死了的女人

他丈夫恐怕也只有无言面对

这一切,她的孩子

每天,会用怎样的眼睛

瞪着这个城市

 

2012,0107 320

 

草原,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组诗)

                             

草原新传说

 

苜蓿开花

狼毒开花

马莲和醉马草也开花

鲜花盛开的草原上

马儿没有草吃

 

草库伦里有一片碧绿

铁丝网里有一片碧绿

牛啊羊啊都吃得欢畅

铁丝网上挂着的牛羊绒毛

指着风向

马儿只喷着响鼻

 

马儿开始奔跑了

短跑,运动员一样

在划定的场地跑道上

奔跑,反反复复练习

好像是准备热身

其实连热身都谈不上

还说什么汗血淋漓

还说什么奔腾万里

 

那就顺着铁丝网一直跑下去

看会不会有一个缺口

在漫坡上。你的主人

手握着的套马杆

是不是已经变成了

一棵歪歪扭扭的树

 

2011,06,16

 

钢铁城

 

五十年前

一个叫《草原晨曲》的电影

说草原上正在建设一座钢铁城

现在真的建起来了

 

那时候,父亲们

都爱站在黑烟滚滚的高炉前

留影,朗声大笑

伸着大拇指对着一排排

高高低低的烟囱,说

建设我们美好的祖国

那是一群建造了故事传说的人们

 

废钢渣铁渣,尾矿坝,氟污染

放射性物质和二氧化硫

这些都是五十年后

父亲们老了才慢慢知道的

鼻炎,咽炎,整个呼吸系统

过敏,癌症患病率曲线爬高

市郊的羊,门牙变成了狼牙的犬齿

又从中间断掉,不能吃草

等着饿死。一座城市

把它所有的排泄物

都排进黄河

让长河的落日

比过去还大还圆,并色彩浓郁

闪着金属诡秘的光泽

 

2011,06,17

 

一条河流失去了方向感

 

我不知道,连绵的草原

不再连绵,还是不是草原

不再行走的流水

还是不是一条河流

现在我面对的真实

不过如此

 

一条河流失去了方向感

恍如悠悠长调不再牧歌

琴手今夜沉默

是草原起伏的漫坡

奔腾了长调

是长调奔腾的流水

绵延了河流

 

一条河流和一匹马一样

没有了方向感

能不能回到源头

去问草原

一个牧人是不是再跨上马背

奔驰辽远

去问河流

流水不动声色

马不动声色

我也不动声色

我面对的真实

不过如此  

 

2011,06,17

 

 

 

马鬃的波浪被拽住

马头朝天

二岁的儿马啊,你雄健的前胸被谁套住

前蹄又高高扬起

 

高高扬起的前蹄

嘶啸与哭喊,愤怒的眼睛

在喷血。漫漫尘土淹没了

你和你的主人的泪水、歌声

 

马头琴在深深倾诉

草笛潮尔仿佛老父的叹息

我抹去尘土的泪痕

看见,套马杆在暴风雨中轻柔晃动

油亮的长杆儿

黑黑的影子

长调一样滑向云朵下面

那一片波峰浪涌的起伏

 

二岁的儿马啊

狠狠打着响鼻,踹蹬四蹄

悠扬的套马杆啊

在无边的草原上

你套住的究竟是什么

 

2011,07,28

 

玛莉娅索之功夫熊猫A

 

有一位老人叫玛莉娅索

大家都叫她鄂温克

有一片林子叫兴安岭

我们也叫它索伦

 

老人住在密林深处

一个人抱着她的斜人柱

比先人不知道强多少倍啊

她这样说,你们走吧

我一个人待在这儿

使鹿部落,最后的守林人

都下山住镇子里了

圈养驯鹿,学着种菜

再不用挨饿受冻

 

只有木库莲※留在老人手里

萨满鼓和吊起的桦皮摇篮

记忆着一个人的童年

不像狍子们,只要林子在

它们能自己回来

木库莲在老人手上闪亮

一个人的时候,她自己弹拨

对驯鹿的眼睛

和桦树的影子

从前爷爷奶奶都这样的

一个人背着猎枪

带着木库莲,马走到哪儿

口弦就响到哪儿

直到大雪封山

 

现在都下山去了

玛莉娅索一个人

守着老了的斜人柱

但她也不寂寞,最近

她出现在城市的舞台上

作为非物质遗产的珍稀品种

玛莉娅索的知名度

堪与功夫熊猫PK

脸上的皱纹是活生生的资本

唇边的木库莲压过了熊猫的叫声

 

不要你说什么话

也没有多少麻烦

隔三差五,你只要从林子里

鸟一样飞进着火的城市

弹几下轻轻的口弦就行

再说,木库莲就是一种口弦

而已

 

2011,06,18

 

※:木库莲,鄂温克口弦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