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996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诗:许敏(安徽)

(2014-08-23 09:57:20)
标签:

诗歌

分类: 读诗

风吹浮世(组诗)

             

                                       

 

简单的一天

  

阴雨天。火柴皮湿了。

母亲擦了两根,没擦着

就心疼得不忍去擦第三根了……

她去邻居家引火,攥紧一把柴禾

又从柴堆里抽出一把,以作酬谢。

看着母亲匆匆的背影

转过墙角,那么低矮

像一朵由泪水构成的暗黑的火焰。

  

温暖的布店

 

时光搁浅,摆放剪刀、木尺的柜台

磨得发亮,却依然呈现细密的纹理

阳光里的浮尘,有着单纯的愿望,只是不肯落下

你跨进门槛,这温暖的各色条绒、纯棉印花布

就躺在架柜里,混合着煤油、粗盐、烈酒的气味

你的呼吸平静,不似邻家少妇,莫名地紧张

与另一个世界重逢了,一些灯火又回到身边

迈过那道门槛,寂静的午后,踩着流水的梯子

一步步地返回。时光和衣服,仿佛剥落的红漆

路面结着冰,你的脚下打滑,裤脚粘着湿泥

一些景物被篡改,那些柳绿桃红

尚有一些叶子缀在枝头,亮得耀眼

寂寞得想哭时,就记起一个叫

——“工农兵纺织品商店”的老布店

一片倾斜的屋顶通向人行天桥

天蓝得像印花布,有美德的体察和善良的尺度

那个柜台后的姑娘,纤细的手指轻按花布上

散发谜一般的芬芳——温柔宁静之光

我有一件衣服,压在箱底,作为对这些旧时的事物的纪念

 

嘘,安静……

 

午后的街巷是一口井  门牌被高大的梧桐遮蔽

目光爬行探测静谧的深度  忆起童年的游戏

树影倾斜  我恍惚嗅到槐花的香气

一只家鸽落在窗台上  张开它秀丽的脚趾

雨水登上梯子  像陌生的访客  被光阴紧紧攥住

  安静  这窗背后面容冰凉的少女

是我最小的妹妹  我惟一爱过的人

她有一颗满含泪水的心脏

  安静  我们在时光中从未相遇  却永不分离

 

 

  

晚风掠起屋檐下晾晒的旧衣衫

晚风在继续,旧衣衫魂魄一样,飘来荡去

仿佛父亲的劳累

在一根晾衣绳上得到舒散

屋檐低矮,远山复远山

我碰上捡柴禾回家的弟弟

闷闷地不吭一声,细胳膊细腿

也是一捆柴禾。

母亲佝偻着背,背着另一座山脊

内心的渴望小兽一样

挣扎一下,又归于平静

北斗七星没有任何声响

我淡忘了的风,从草尖上滑过

缓缓吹去一个人的傲慢

 

1976年的大雪

  

风从长城以北吹来

走累了  也不肯在许楼村的树杈上

小歇一会儿  外婆迈着小脚

去灶间煮鸡蛋  谨慎地取出花瓷大碗

往里面加一勺黑乎乎的红糖

母亲已经不那么惊慌了

这是她的第三次生育

苍白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那么短暂地消失在又一次阵痛里

父亲去院里扫雪  然后回来  低头蹲在旮旯里

一声不吭地抽烟  他担心的是一个七口之家的命运

也是乡村持久的命运  而你却躲进灶烟熏黑的厢房

一个瞎眼的说书人  滞留在年前的一场大雪中

  

月过中秋

  

凉一点了  秋风和虫吟

雁阵越飞越高

母亲从晾衣绳上抬起头来

远山和颓墙

都成了孤单的衣架

 

磕头虫可怜

旷野空得只剩下一排静穆的电线杆

月亮再一次失足落水

池塘一圈一圈的涟漪

传递你远走他乡的消息

 

http://blog.sina.com.cn/hefeidamin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