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855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 诗:韩文戈(河北)

(2014-05-16 07:10:57)
标签:

诗歌

分类: 读诗

                        回 

 

                                                 韩文戈

 

                 已经很多年了,我们一起来到太行山深处

                 嶂石岩,东方最大的回音壁

                 群山之中,面对刀削的绝壁,我喊出我的名字

                 而回声迟迟没有传来

                 一对双胞胎,一个迷失了

                 另外一个就再也找不到家,在人世间流浪

 

                 我一直等待那一年喊出的名字,盼它穿山越岭

                 早点回家

                 也许到了老年,历经生命的奇迹之后

                 青春的回音才会传来

 

                 这就像秋天晚上的田野,霜、露渐冷渐重

                 我们抓紧晚上的时间掰下玉米

                 为播种冬小麦腾出土地

                 不经意地,在收走了棒子

                 还没来得及撂倒的玉米田里

                 两匹白天走失的马,像老朋友一样

                 把喷着鼻息的马头,探出月光密集的青纱帐

                 伸到我眼前的幽暗

 

                 ——那些回声

                 总要在生命的不经意处传回来

 

                               秋天的植物

 

                 秋天的植物开始发黄,在正午的山顶看远山,显得空茫又寂静。

                 一颗柏树籽脱身徐徐落下,落到深草里的青石上。

                 山间的空气澄澈得虚幻。

 

                 我靠在一座废弃寺庙的外墙打盹。

                 柏树籽敲在石头上,那脆生生的声响惊醒了我。

                 我似乎梦见,有人坐在山顶上看远山,他也看着我。

 

                           雪泥中的马车

 

                  一辆马车趴在城外的雪泥里,拉车的马儿老了。

                  赶车人举起长鞭,只吆喝,不抽打,他的声音传进城中。

                  在我听来,就像当年,我爸爸那样。

 

                            马 

 

                 拉盐巴的马车,隐蔽地走进冬天的海滩。

                 在北方,拉庄稼的马车,走在乡村公路上。

                 马儿啊,有多少伤心事,穿过四季尘烟。

 

                 我只能遥望,向后,向那些走远的年景。

                 向那些早已消逝的人。

                 月光白白地照着,马车慢慢地晃着。

 

                 我的家乡,谁还会想起老马车,老马车碾过的岁月。

                 马车接过的新娘,老了。

                 马车拉过的病人,死了。

 

                 马儿啊,有多少伤心事,穿过四季尘烟。

                 早已死去的马儿,还在河边啃草。

                 ——有多少隐忍的泪水从我眼里迸出!

 

                             在霜降,在立冬

 

                 冬白菜大军,土豆大军,落叶与蚂蚁大军

                 拥满了世界,都在回去的路上

 

                 羊群与干草大军,树枝上的红山楂大军,秋蝉与鸿雁大军

                 都等在深秋的窗外

 

                 菱角大军等在秋水里

                 麦种大军撒进了土,等待第一场雪

 

                 野罂粟大军隐于它自身的疯狂

                 等待火的伤口

 

                 我们则自称人的大军,命名与判断的刀斧手

                 拟写着野兽的秩序,以及悼词

 

                 让黄蜂盖起白纸的房子,照料剩下的蜜

                 让啄木鸟备好劈柴,照料独自的腐朽与温暖

 

                 让主妇储好青菜和粗粮

                 照料我们的家

 

                 在光抵达不了的地方,是无限

                 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是寂静的虚无

 

                            最后的赞美

 

                 闲下来,我们有时也赞美大地,我们栖身之上

                 赞美河流的入海口,吹响叶子的白杨树

                 以及隆起的山峰,陷下去的峡谷

 

                 星光漏下来,细雨也会抚爱它们,抚爱一张脸

                 我们最后还要赞美一次大地,那时我们即将化为泥土或歌声

                 有些流入大海,有些长出树木,高高的树木

 

                            另一种时间

 

                 我敢肯定,有另一个我也同时活在人世,

                 当我在早春的河边,

                 往干草根上撩着水,一群野鸭子浮在水面。

                 他或许赖在床上,不愿起来,闭着眼,

                 听午后的阳光踩过旷野的干草。

 

                 当我打电话,拨错号码,听一个陌生人在我耳边说话,

                 此时,第三个我依旧活在前生,

                 他牵着马,陪着公子进京赶考,经过一棵开花的苹果树。

 

                 当我来到燕山,苦菜钻出向阳坡地,

                 童年的影子找到了我,委屈地向我诉说。

                 第四个我,正舒展地活在后世,

                 他刚漂泊归来,天涯路上,细雨把我们变得模糊。

 

                                                   【沙漏】  http://blog.sina.com.cn/yandou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