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429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 诗:杨 方(浙江)

(2014-04-19 08:14:10)
标签:

诗歌

分类: 读诗

 

                       务川,秋风临近

                                                       杨 方

 

     请不要吹动这些落叶的小乔木,小灌木

     还有缠绕不休的藤藤蔓蔓

     它们掌状的叶片,和我的手掌一样

     还紧抓着自己泛黄的命运,不曾松懈

 

     也请不要吹动那些

 

     榛子树,栗子树,香榧树和野核桃树

     它们小小的坚果,比秋天还硬

     一旦摇晃,坠落下来

     会把大地砸出疼痛的喊叫

 

     还有金盏花,打碗花,八爪灯笼,九叶一枝花

     让它们在金色夕光里再开一小会吧

     连同狼衣草,藿香草,豆蔻草

     尤其是那丛酷似芦花的白茅草

     一有风吹,就飘蓬一样飞起来,四处飘零

     这连天的离愁,要容它们含泪躬谢,一一道别

 

     啊,都请不要吹动!

     要吹就吹那群南飞的北雁

     好让它们在白霜落地之前,快速穿过秋天的夹缝

 

                      务川,秋辞

 

     霜降刚过,热爱采白蜡叶的人

     追踪一只枯叶蝶去了深远的十月

     无边萎谢就这样始于枕边秘密吹来的凉风

     仿佛候鸟都是一夜之间被刮走的

     之后,没有别的消息传来

 

     留下的都是些植物,有着简单的内心

     还不懂得低头,躲闪,顺着风势飞翔

     小镇绿色邮局前,那棵经年的老树没来由的沉静

     此时它悲喜全无,听天由命地整理着羽毛

     打算把身上的包袱全部卸下,盖上邮戳寄回天堂

 

     那一刻该有多轻啊,那一刻

     我得快步穿过这些旧房舍,竹门帘,碎瓦片

     穿过陶瓷里的青花,土布中的棉

     穿过一段时光,回到另一段时光中去

     南方已有信使相催:秋凉了,见字如面,速归!

     黯哑的期限,簌簌空气中停留的昨日黄花

     金子一样堆积着,揣入怀中,便是返家的盘缠

 

                     燕山之顶

 

     多么突然,当我站在崖边
     和一朵金莲花一样惊惧,颤抖,屏住了呼吸
     我怕一失足,就跌落茫茫云海
     此时连绵的群山在云雾中只露出孤岛一样的山尖
     神一口一口,吹蒲公英一样将云朵吹散
     它们飘落远山,又群羊般汹涌而来
     如果退后一步,跨过那丛荨麻草和乱石堆
     抬头就是另外一重天,阳光透过云层照射下来
     四周充满明亮而冷冽的空气
     风从肋间穿过,像吹响一支颤音的骨笛
     有人在云端抚琴,管弦和丝乐都是天上曲
     有那么一刹,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站在这里
     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从此忘了人间,也情有可原

     我确信这重天之后定有另一重天
     飞走的白鹤,消散的亲人,露珠和冷霜
     以及不知所终的落花跟流水,都将停留那里
     而我为了追寻,一生都在盲目地乱走
     现在我只是短暂的停顿,在燕山之顶
     低头看见了生命,爱情,功名
     三十多年的风花和雪月,流云一样飞逝
     我在尘世安身立命的小院,这个夏天结出了蛛网
     蔦萝寂静,空心菜开出白花,荒草高过海棠和榆叶梅
     我曾那么牵挂的人,在意的事,变得飘渺,虚无
     仿佛从不曾牵挂和在意,不曾和我有丝毫的关联
     而当我转身离开,泪水忍不住滴落下来
     我看见自己正走向青灰的暮年,哀伤的往事

 

                    瓯江图

 

     我是否真的走近过它?一条静静流淌的河流

     它带走自己的流水,但带不走伤心的旧地

     九月,百木开始凋零

     高大的栾树在风中喧响

     栾花飘落,空气中弥漫着哀伤的金黄

     我坐在江边,想起十一年前

     也曾这样看见栾花飘落

     那时南明山未老,江水一半青灰,一半瑟瑟

     江风从远处涌来,江面鸥鸟乱飞

     我沿江堤追着流水奔跑

     想知道流水带走了什么,又暗藏了什么

     它在某处铺宽,闪耀的梦境,草木的芬芳

     前方的旱季和雨季,回忆和怀想

     那遥远天际的涛声与沉默

 

     后来在富春江,松花江,长江,怒江

     更高更远的雅鲁藏布江,我也这样固执地奔跑

     一条河流可以和我一样不回头

     它的心肠里是浩荡的江水,但不说柔情或者爱

     也不在日落时分说停下

     它漫长的奔走,像忧郁的歌穿过尘埃的人世

     当我重回瓯江,心中有了无法说出的哀伤

     每一条河流都有相似的孤独

     它们的深入,偏远,无限,以及盛大,辽阔

     我只能眼看时光在流水之上滚滚远去

     而岸边,又一年的栾花正静静地,飘落

 

                                                 像白云一样生活  http://blog.sina.com.cn/yklyjsks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