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429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 诗:李桐(河北)

(2014-02-07 08:39:07)
标签:

诗歌

分类: 读诗

                  返乡日记

                                         

           


         窗外的雪如一床厚厚的棉被 
         覆盖着村庄
 
         这些雪,从我出生时就认识
 
         40
年后这些雪还覆盖在这里
 
         这些年来,彷佛什么都没改变
 
         时间也不曾离去。我们都没有长大
 
         母亲依旧端坐在热炕上
 
         父亲依旧牵着那匹有驼峰样的老马
 
         到处溜达
…… 
         那场盖在屋顶的雪
 
         既不融化,也不消失 


          


         仍像是第一次说起 
         这些积攒了一年的拜年话
 
         这些冒着热气的吉祥话
 
         这些分开一年的人,都被扣在一口大锅里
 
         ——
太热了,以致完全忘了在外面的寒冷
 
         完全忘记了在外面肉体绷紧的时刻
 
         也完全忘记了在外面所受的心酸、委屈和忍隐的苦楚
 
         他们从不同的地方赶回来
 
         仿佛是另外一些人
 
         他们的衣襟下都藏着巨大的能量
 
         彼此说着自己的未来,说着自己的过去
 
         这些年轻人要在这一天聚拢
 
         在喜悦和忙碌中过完这喧闹的一天

 
        一匹马

 
         蹄子用力刨过之后,仿佛
 
         这一百年的老房子都在轻微晃动

 
         在屋里的老父亲会听见
 
         父亲会披衣出来,抱来秸秆,端来杂粮
 
         甚至拎来一桶温水
…… 
         父亲告诉我,全村只剩下咱家这一匹老马

 
        父亲说这匹马曾救过他的命
 
        当一根金属管子不小心扎下来时
 
        父亲被马拱出去好远——

 
        马背上那块明显的伤疤至今还在
 
        精准的,有如一只微小的,而用力的拳头

 
        在父亲的心目中
 
        这匹老马,和他的四个子女一样
 
        占有重要的位置 


       一块红漆 


        院子正中有一块拳头大的红漆 
        六年前母亲去世
 
        停靠棺木时留下的
 
        那块红漆很醒目也很刺眼
 
        推外屋房门时,一眼就能看见
 
        母亲安详地躺在那里
 
        我曾仔细地抚摸过那块红漆
 
        它的上面除了几根杂草外
 
        还有黯淡的雨痕
……
        父亲清扫院子时,扫帚在红漆上面
 
        犹如一段冥想
 
        父亲好像恢复了某种意识
 
        扫帚突然不动了
 
        父亲俯下,再俯下身体

        ——
好像他已于俯下的真实中,又拥有了 
        他曾经年轻的一生 

 

                                                               纸板上的桃  http://blog.sina.com.cn/u/195926032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