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429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诗:张侗(山东)

(2013-10-06 09:01:28)
标签:

诗歌

分类: 读诗

    无比辽阔的忧伤(组诗)

                             张 

 

 

我喜欢在黄昏走出好远
沿着老运河堤
旷野是个庞大的腹腔
那些低矮的树木并不心急长高
那些麻雀,即使孤零零的一只
也不急于回到低矮的屋檐

我喜欢傍晚细小的光亮
俯下身子再不会看到
狰狞锐利的阴影
我喜欢不知名的鸟鸣
带给我从未经历的战栗
我喜欢一个人站着
恍顾四周,怀揣着吹不熄的那点暖

黄昏缓慢降临
那些坟墓周正而孤寂
那些被大地养育的万物
并不急于陷入黑暗

 

 

 

原谅我在大地上四处走动
原谅我伪装成劳动者
一次次弯下腰去
偷窥大地深处的秘密
岁月的马达已经老旧
再也无法把令人惊慌的颤动
传送到地面

原谅我曾经用草绳
捆紧巨大的落日
原谅我呼唤秋风给村庄披上无边的黑色斗篷
原谅我曾经把乌鸦
像黑斑从村西小教堂的黄昏抹去
原谅我站在高处
想搭乘候鸟的火车占领天空

原谅我年少无知,曾经远走他乡
把孤独,黑暗和荒芜留给坟墓
原谅我吹熄灯盏
让离家多年的亲人找不到家门

大地转凉
烧荒人的咳嗽更加空旷
原谅我把灰烬中还没有散尽的那点暖
揣入怀中

 

惊蛰之后

 

像一切重新开始
父亲舍不得睡觉
他要等麻雀回到屋檐
那晃动的树枝安静下来
陷入黑暗
他要等那列火车沿着村庄南边
时光的旧梯子
轰隆隆远逝
像一场漫不经心的错误
他要等母亲在猫头鹰叫响第一声之前
从村西小教堂回来

父亲沉默着掀开草帘
坐到院中
而跑出来的灯光
并不远离,在门前
多像一道刻骨铭心的伤口
让我看见
在暗处奔波的蚂蚁

 

 

 

送走最后一群羊

每天黄昏,摔断腿的母亲都让我

推着来到这里

老运河堤的断裂处

像时光的一次暴动

母亲沉默地看着

一滩的细草,被羊群丢下的孤独压折

 

几乎每天,母亲在院中坐到深夜

月光提着风擦亮了

屋檐下头羊的银脖饰

空羊圈的栅栏门早已打开

母亲又在每一根栅板上

拴紧一颗星星

母亲说多少日子了

那些叫声应该认得回家的路

 

冬天来到运河北岸

 

麻雀飞绕着村庄

最终离去

待那些漩涡消逝

母亲的额头会闪出微光

像与生俱来的一丝恐惧

不易被察觉

 

夕光在细数栅栏

而母亲已经把每一只羊的名字

念出温度和光亮

羊群安静下来

在老运河南堤废窑址的附近

在不安晃动的野枸杞果上

母亲每作下日子的记号

就像拧熄一盏灯

 

母亲敛紧衣襟

在父亲深夜从大地深处回家之前

她要抱住仅有的体温

 

                      张侗--老石头上沐风雨  http://blog.sina.com.cn/wojialaomaojingli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