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429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诗:王怀凌(宁夏)

(2013-09-26 09:53:46)
标签:

诗歌

分类: 读诗

                      风吹西海固(组诗)

                                                                    王怀凌

             杜鹃呜咽

 

               我看见白色的小路蛇一样在绿色的海洋中蜿蜒

               一个人在乡间的小路上走着

               像走进一段纪录片的幽暗时光

               我努力在记忆的拷贝中搜寻昔日的场景

               堡子山、疙瘩梁、野狐洼......

               大杏树、白杨林、黑刺沟......

               那些在睡梦中时常回来一游的地方还在

               那些放过牛、割过草、拾过柴的地方还在

               只是小路两边的田里少见庄稼的倩影

               正是洋芋花绽放的季节

               耕种多年的洋芋地里蓬勃着野草和小树苗

               今年雨水充沛,小路已被绿色淹没

               路边的黄蒿高过了我的海拔

               野柴胡举着金黄的碎花,招蜂引蝶

               草的热闹与我内心的阴霾形成了强烈反差

               此刻,一只杜鹃的呜咽正暗合了我的心情

               鸟声沙哑、悲戚、恓惶

               像村子里留守的老人

               在呼唤儿女匆忙的背影

 

            我理解了母亲的一次次逃离

 

              记不清已是第几次逃离城市

              一个年近八旬的农村妇女,白发、豁牙、褶皱、身体佝偻

              从城市到老家的距离有多远

              一个老人的惶恐和牵挂就有多远

 

              多年了,我一直不能理解母亲为什么要一次次的逃离

              城里有她的儿女、孙子,有膝下的承欢

              便捷的通讯工具和先进的医疗设施

              这对一个年老体弱的人多么重要

              但她还是想着逃离。一次次

              在生病住院的时候,在节日来临的时候

              在左邻右舍娶媳妇做满月的时候

              搜肠刮肚出一些不能自圆其说的理由

              一次次挤上路边的小巴士

 

              我知道乡下孤零零的老家,每一个角落

              都有母亲稔熟的记忆和气味

              一棵树、一株草、一朵带着露水的白菜

              都会在清晨播下阳光和鸟鸣

              在傍晚收获清风和星辰

              安静的院落空气清新,花开安详

              但夜晚是荒凉的,一个老人

              独自承受着巨大的黑暗和无边的空旷

              以及隔山隔水的牵挂

 

              直到今年秋天,我从一片叶子的脉络看见自己的一生

              我才开始理解母亲,那低处的生活

              一个人一生的歉收与饱满,归宿与牵挂

              都与那片山水有关,与一句古老的谚语有关

              从此,我不会再有抱怨

              我会抽空陪母亲回家,尽量多住些时日

              让一片枯黄的叶子提前看清泥土的走向

              让一个日渐衰老的人把热爱的心安放在自己的胸膛里

 

            十二月末的马车

 

              十二月末的马车,满载时光的尘埃和寒流

              苍茫在路上。雪落他乡

              雪的光芒在另一座山的背阴处幽暗的呈现

              而这里,伤口被尘埃覆盖

              一群人的忍耐,一年之中最汹涌的凛冽

 

              十二月末的马车,碾过西海固被风掏空的大地

              大地需要疗伤,需要一场雪的温暖

              而群山枯寂,草木静默

              没有一只寒鸦可以坐视乱风

              没有人会记得一万朵花曾在枝头怒放

              一万枚果子在秋风中怀抱蜜罐

 

              我在这个季节偶染风寒,干咳不止

              药罐里沸腾的苦涩慈悲着日月的熬煎

              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惊慌,手足无措

              它不仅仅是一只尾巴和另一只触角的亲密接触

              它需要果实,虚荣者的歌喉,梦想者的铜镜

              来消弭岁月的原罪和欢乐

 

              十二月末的马车,丝毫不为之所动

              它一路丢弃风尘,又捡拾风尘

              它载着矛盾、欲望、救赎、神灵的歌唱

              挟裹着来年的风暴

              从灰色的屋檐上隆隆驶过

              一盏马灯,可否照亮穷人的前程

              ——这一切,我真的无从知晓

 

 

                                         王怀凌的西海固 http://blog.sina.com.cn/whl9100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