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429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诗:高鹏程(浙江)

(2013-04-15 15:57:06)
分类: 读诗

                    架空层

 

                                                 高鹏程

 

    因为潮湿,这座南方小城的小区建筑,大都有架空层。

    这也使得住在六楼的人,实际上

    直接僭越了七级浮屠

 

    比其他楼层更低

    这些架空层下大都设计为车库或者半地下室

    一般人进去,手能够着顶棚

 

    但很少有人停车,事实的情况和设计意愿刚好相反:

    和楼上大量空置的住房相比

    架空层,成了使用率最高的房屋

 

    出租房、发型屋、买菜小摊、电器修理铺,放学后

    孩子们的临时托管班……

    五花八门的用途

    俨然,构成了一个小型的社会

 

    他们的租客大都是一些外来人员、进城务工者

    暗娼、小贩、刚毕业的大学生,

    除了各自的营生,

    他们剩下的精力,

    就是和城管、物业斗智斗勇

    有时,为了生活

    也斗斗狠

 

    但他们的存在,的确方便了我们的生活

    下班了,东边买菜、西边接娃,

    再到隔壁的包子店买两笼包子

    有时候,你会觉得,这屋檐下的生活

    才是真正的烟火

    它的使那些上层建筑

    都变成了空中楼阁

 

    这不,对面架空层里,

    一对进城卖菜的夫妇,正在合力拉起铝合金卷帘门

    那架势,似乎是要把整幢楼托举起来

    似乎是要把我们生活的整座城市托举起来

 

                  县前街

 

    芭蕉叶从盛夏就开始腐烂。

    并非我们在秋天才看见的那样。

 

    这条街道尽头的院落,有一口井

    官场的活水,滋养着一片仕途的沼泽

    多少良知陷落

    多少人,迷失在通往它的途中

 

    这座大院的一些建筑内

    灯火彻夜通明

    一个小公务员

    依靠消耗国家电力、微薄薪俸里克扣的烟草,

    身体里的健康和有限的年华,换取并不确定的明天

 

    ——这就是现实,一个现代书生

    可以蔑视任何一个古代的皇帝

    却被自己所在的时代,一个小单位的上司

    呼来唤去

 

    多少潮汐转换,多少宦海浮沉

    远处的大海依旧拍打着

    这座盛唐时就有的县衙

    如同它屋角漏下的宿雨

    击打着一株碧绿鲜亮的芭蕉——

 

    并非我们在秋天才看见的那样,这些

    芭蕉叶从盛夏就开始腐烂。

 

                世相:打开的窨井盖

 

    弥散的恶臭

    说明这个城市的泌尿系统

    出现了问题

 

    而透出地面的灯光

    说明下面,

    有人正在紧张地实施手术

 

    这个城市冬天的夜晚

    天气寒冷

    街角的酒吧依然释放着它多余的内热

 

    对面的洗头房门口,小姐们捂着鼻子招徕客人

    老板娘恶狠狠地咒骂着

    顺势又把一盆脏水泼到了污水横流的街上

 

    一辆疾驶而过的黑色轿车推波助澜

    溅起的泥点一部分准确地落进了打开的窨井

    另一些,四下迸射——

 

    谁也未能幸免

    包括老板娘、小姐、窨井内的民工

    以及一个过路人无辜的裤脚

 

                  古董店

 

   位于县城的一隅。旧的街巷。旧的建筑。

   旧的光线透过旧的花窗

   落在灰尘覆盖的旧的器物上。

   几个旧的人散落其中。

   他们木偶似的身体,对屋外

   庞大的生活和新鲜的日子,视而不见

   只有碰到更旧的物件时他们旧的眼皮才会突然

   射出新的光亮

 

   仿佛我们都是赝品

   他们对那些青春的热血、温度、呼吸,

   视而不见

   对以及深埋于下的热爱、忧伤、痛苦、恐惧

   无动于衷

   仿佛我们所有的经历,都只是为了烘托几件古董

 

   只有尘埃落定

   时间化为齑粉,他们才会抽身

   在旧的废墟里摸出那些幸存的器物:一副发黄的字画、一件瓷器

   一只铜炉、一把

   再也泡不出茶香的紫砂壶

 

   他们倾心于对这些朽腐之物的把玩,热衷探寻它前世的秘密

   直到让手心里的汗液在它上面蒙上一层薄薄的包浆

 

 

 

                                     霜林晚居 http://blog.sina.com.cn/shuanglinwanju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