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429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诗:敕勒川(内蒙古)

(2012-09-19 10:07:08)
标签:

诗歌

分类: 读诗

                             《喜悦与忧伤》(组诗)

 

                                                               敕勒川

 

                        《》雕花的木椅

 

                 似乎天空、大地和斧头……已与它

                 无关,所有的伤口

                 都被抹平,抛光,幻化成了

                 永恒的花朵——

 

                 一把雕花的木椅,被人

                 从众多的木椅中分离出来,安静得

                 不能再安静,像一颗

                 过分安于命运的心:孤独,无奈……被一粒尘埃

                 反复敲打——

 

                 太古老了,那些疼痛……一把雕花的木椅

                 已不再是一把木椅,除了时光

                 已没有人敢

                 轻易

                 落座……

 

 

                            《》母亲盐

 

                 朴素,沉默,总是躲在家里最不起眼的角落

                 被生活的烟火一再锤炼,让一棵白菜

                 脱胎换骨,让一枚土豆意味深长……

 

                 一粒盐,坚守着永远不变的承诺

                 永远独自守着生活的咸,苦,涩,把生活

                 最美的滋味加倍的给你

 

                 从不知道恨是什么,给你的永远是爱,是

                 整整一生的牵挂,让家

                 有一个家的味道——

 

                 家的味道,就是母亲的味道,就是一粒盐

                 历尽世态炎凉后,仍然为你留着

                 温暖的怀抱

 

                 煎熬就不说了,千难万险

                 也不说了,甚至,一颗破碎的心

                 一粒盐也从没有说过啊

 

                 多少年了,我一直分不清,到底是一粒盐

                 在母亲的手掌上跳动,闪烁,还是母亲

                 在一粒盐中蹒跚,劳作……

 

                 只知道,母亲的霜发,闪烁着一粒盐

                 无法言说的

                 疼痛

 

                 一粒盐,从不曾停下忙碌的身影——

                 那是母亲的爱,住到我们身体里

                 就再也不会离开

 

 

                        《》 巷子深处的小寺

 

                 一直记得那条巷子,记得那条巷子的

                 窄小与老旧,斑驳与寂静……

                 偶尔走过的一两个人,像是对小巷

                 礼节性的安慰

 

                 在这个熙攘喧嚣的时代,一条小巷

                 像是对抗,又像是逃避,被一个同病相怜的人

                 反复打量,仔细斟酌……哦,生活日新月异

                 那些朴素的事物已不多见

 

                 一棵高大的槐树后面,一座小小的寺庙

                 轻描淡写的坐落着,门

                 半开着,像是阻拦,又像是

                 邀请

 

                 一座小寺躲在幽深的巷子里

                 由此我确信,有些神

                 就一直生活在我们中间

                 因为相识,被我们将信将疑,一再忽视

 

 

                        《》 那些磕长头的人

 

                 在塔尔寺,我看到了那些磕长头的人

                 从遥远的地方,一步一头地磕到塔尔寺

 

                 这使我想到那些搬运粮食的蚂蚁,只不过

                 他们搬运的不是粮食,而是灵魂

 

                 仿佛灵魂是一件过于沉重的物件,他们不得不

                 一步一伏身地去搬运

 

                 那些磕长头的人,面色凝重,神情虔诚

                 在他们心中,所有的道路都通向一个神圣的地方

 

                 他们每磕一下,塔尔寺的酥油灯

                 就闪烁一下

 

                 辽阔的大地啊,就忍不住的

                 心疼一下


                     在烛光中晨读的孩子


               那些烛光,并不比教室外的星星
               明亮,或者说,它们就是一些
               流落尘世的星星,微茫,单薄,仅仅能
               照见一个孩子
               冻红的小脸

               这是一所打工子弟学校,因为欠费
               被停了电、水、暖气,但停不了
               孩子们略带忧伤而又
               朗朗的读书声

               烛光太微弱了,像那个卖火柴的小姑娘
               划亮的火柴,萤光般的温暖
               在孩子们的眼中积聚——不是烛光,是那些
               渴望的眼睛,照亮了
               课本上古老的汉字

              有谁知道,诵读课文是一个孩子仅有的早餐
              而那蜡烛是他小小的心
              流着泪,在冷风中
              默默地守望

 

 

《我一直生活在生活中》

                                                                        敕勒川

  

     写下这个题目,我忽然觉得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我一直试图逃离生活。似乎情况还真是这样:一直以来,我活在文字和内心里。至少,我试图努力活在文字与内心里。我离群索居,疏于交往,一个人静静地读书、写作、喝茶、散步、晒太阳……这几乎成了我多年不变的生活。

     我成了诗人。然而多年的写作实践,使我深刻体会到,在这个物欲滚滚、喧嚣浮华的时代,做一个真正的诗人是多么艰难。他必须能够承受失败。不是每一个写诗的人,都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诗人,都能获得世俗意义上和诗歌本身的成功。要有勇气承认:我努力了一生,也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诗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永远没有成功,只有在路上。即使我们创造出伟大的诗歌,那也是永恒诗歌的一个脚印,一个链条,一个部分。所以,清醒的诗人不会为自己写出几首“好诗”而沾沾自喜,他们可能永远活在痛苦之中,为诗歌,为人生……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只是为“永恒”做微不足道的准备。

     诗歌没有捷径,不经过艰苦卓绝地努力而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诗人,我不大相信。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走在路上,走得艰难,走得痛苦,也走得幸福,走得欣慰,走得无怨无悔,甚至走得有了些滋味。特别值得庆幸的是,直到现在,我对诗歌都保持着一种初恋般纯净的热爱。正是这种纯净的热爱,不仅使我的诗歌保持着一种纯净,更使我的人生也保持着一种纯净。我所有的作品,都是从我心里蓬勃出来的,是从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带着我的血和疼痛。我写作,是要救出我内心的疼痛,让这疼痛纯粹,干净,不变质,不腐败,不自私,不作秀。这疼痛,是一切人的疼痛。

     当我怀揣一颗诗歌的心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时,我像一个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暗怀着不为人知的孤独的快乐,甚至那些疼痛,也成了快乐的一部分。是诗歌,让我找回了整个世界。是诗歌,让我一直没有丢掉原初的自己。是诗歌,让我在无论什么情况下,都挺起胸膛、抬起头颅,堂堂正正做人。是诗歌,让我还知道什么是羞耻,保持着一个人应有的品质。

     现在,我不再试图逃离生活,因为我终于明白,生活是无法逃离的,只能面对。即使真的可以活在文字和内心里,那也是一种生活。无论如何,我们都一直生活在生活之中。一切都在生活之中,诗歌也不例外。因而我的诗歌是踏踏实实的,从没有离开过大地、离开过生活、离开过我的心灵。我用诗歌发现那些被尘土埋没了的光芒,发现人性中明亮的部分,发现生活中的爱和感动。我也用诗歌照亮自己、照亮生活。事实上,到今天为止,诗歌给予我的,实在是太多太多,让我这个卑微的人,竟然活出了一点人生的意义与快乐。除了感谢,我说不出更多的话。除了努力写好下一首诗,我不知道我还可以做什么。我用诗歌向美和生活致敬。我用诗歌向诗歌致敬。我用诗歌抵御这个世界和内心深处深渊似的魔鬼般的欲望,尽量让自己活得质朴、健康、自然、干净。我希望自己能像一个真正的农民那样,一心一意把自己的那份地种好,不要愧对了大地、时光、亲人和自己的汗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