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429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  诗:郑小琼(广东)

(2012-04-09 16:39:35)
标签:

分类: 读诗

         黄麻岭       

                        郑小琼

 

我把自己的肉体与灵魂安顿在这个小镇上

它的荔枝林,它的街道,它的流水线一个小小的卡座

它的雨水淋湿的念头。一趟趟,一次次

我在它的上面安置我的理想,爱情,美梦,青春

我的情人,声音,气味,生命

在异乡,在它黯淡的街灯下

 我奔波,我淋着雨水和汗水,喘着气

 ———我把生活摆在塑料产品,螺丝,钉子

在一张小小的工卡上……我生活的全部

啊,我把自己交给它,一个小小的村庄

风吹走我的一切

我剩下的苍老,回家

 

 

 

 

生活在奔跑中哭泣,秋风吹起他的长发

把那些贵重的多余的念头吹进太平洋

被风吹着的人拼命地奔跑,他一直想

挤上前面那辆生活的班车。这个人,我的男友

一个从外地流浪到黄麻岭的打工者

一个在工业区奔波了65天找不到工作的人

一个仍然坚持相信命运中的夹肉面包会有的人

在这个小小村庄里,他说那个美好前途在向他招手

他与几张薄薄的简历相互依靠着前进

他仍对这生活怀有着热爱

譬如他会告诉我荔枝林里的恋人们

或者他遇到的与他相同命运的流浪者

有一次他差点让检查暂住证的抓到了

或者有一次在天桥上暗娼曾询问他需不需要

更多的时候,他会低声说着那些还很遥远的理想

他告诉我坚持就是一种理想

但是我在灯光里看见了他在理想中忍住了泪

 

 

从荔枝林中吹来向晚的风,沙沙的衣衫声

一个散学归来的孩子贴着玻璃飞翔

卖苹果的河南人在黄昏的光线中微笑,五金厂的铁砧声

制衣厂绸质的丝巾光芒闪烁、跳动,像女工光鲜明亮的青春。

她们的美丽挽起了黄麻岭的忧伤和眺望

我站在窗台上看见风中舞动的树叶,一只滑向

远方的鸟。我体内的潮水涌动。我想

这时候,在远方一定有一个人将与我相爱

他此刻也站在楼台,和我一同倾听黄昏

 

 

五金厂的机台上停着我数年时光,一百米远外的仓库

两百米远银湖公园,凤凰大道的路灯照亮数百年前的

古老祠堂,荔枝林间,群鸟低低擦过我们的头顶

黄昏低过齿轮间的铁片,我目睹时光沿着切割机台的

锯齿间流逝,那些光阴,已塌陷,一年,两年,三年

它们在雨后露天场上的铁锈间或者模糊不清的图纸间

 

我把自己安放在不停运转的机台上

五金厂贫穷的黄昏,闪着白银光芒的青春

即将上升的月光与星辰,我在机台上为自己的爱情

开着一扇小小的门,二十一世纪五金厂的女工

她的爱情不需要玫瑰,从绿色开关或者白色合格单上

辨认爱情的色彩,声音与气味,鸟儿从窗口飞过

我的生活朝着向北的方向移动,马车远去,空气流动

 

五金厂,喘气的机台上摆放着我五年的生活……它们

在黄麻岭的某一个角落沉默,一直沉寂,无人认领

我曾经有过……一次又一次爱,过失,它们去了远方

不再回来,像穿过黄麻岭的河流,它们早已入海

 

我还站在五金厂的机台前,眺望有过的诺言

爱,青春,它或许会在哪一年,乘着一辆公车来临

收拾好我留在这里的白天与黄昏,黎明,啊

那时,我将是另一个人,看朋友,渐远

看时光,沿着凤凰大道返回到泥土之中

 

 

 

秋日的平原传来虫鸣,生育的庄稼

沉浸繁茂的往事,晃晃荡荡的马车

运送白天的暖风与食盐的月光

风吹细雨,吹起轮回的轻烟

吹旧药方的中药,万物传递着

尘世的焦虑与痛苦,农业的疾病与

内心的罪恶,我不能说出的畏惧

细雨落着,垂头的柳树,泥土的虫子

群鸟飞过平原肮脏的胸脯

寂寥的叫声,像青烟从心里掠过

在沉默中丧失的和记忆的平原深处

断断续续的细雨,说出来的灰斑鸠与

说不出的苦闷与贫穷,灰暗的美,我爱着的

平原丰腴的肉体,迷人的孤独

我的爱无知而固执,平原沉默

风吹平原的秋天,万物抖动

 

 

 

多少贫穷人沉默于贫穷的阴影中

他们,言语寂静,颓废哀伤

平原的疾病细雨像铁丝捆住生活的喉咙

它们,像薄暮光线间清冷的垂柳

低垂下绚丽的孤寂,平原上安宁的灯火

照着荒凉的幸福,黑暗中的痛苦

贫穷是懦弱而阴郁的

我的悲怆来自柳树的阴影

灰茫茫的平原上,垂柳颤抖地弯腰

它的脆弱来自内心的潦倒

清风吹拂垂柳,灰蒙蒙的平原

灰蒙蒙的浮世,这些贫穷的身体在疾病抽泣

弯成无助的垂柳,它们叹息声

朝着更低处,也卑微地弯下去……

 

 

 

平原的落日,我已熟稔,在窗外

八大山人的枯枝与瘦鸟,停了很久

它们的叫声像撒落地上的寒霜

遥远而渺茫的冷横过柏树的影子

井台上水流波纹,晃动

我正经历渺茫而恍惚的人生

像雪一样飘零,我的平原

像古代宣纸上暮雪的村庄

耀眼的星座高悬旷野

透红的落日挂在树梢

空气干净而清澈

辛酸的村庄,如此枯寒

剩下活着的炊烟,勾勒着

冬日暮色的凄凉

风吹着山岗,吹着悲悯

一只瘦鸟在枯枝上叫着

——啊,某些悲伤

在暮色中幻化成苍茫
  

 

 

 

                             独自浅唱  http://blog.sina.com.cn/xiaoqiong8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