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996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  诗:张作梗(湖北)

(2011-05-20 20:22:39)
标签:

诗歌

分类: 读诗

                           提灯的人


                                                      张作梗

                  近处,看见他提着灯在走
                  稍远一点
                  看到灯提着他在走
                  再远,只看见灯
                  独自在夜色中走了……

 

                        一只蚂蚱坐在草地上

 

                   一只蚂蚱坐在草地上

                   悠闲得像一个隐士

                   它的眼光高不过草尖

                   但它有无数架露珠的望远镜

                   悬铃木被一根光线牵走

                   它蹦了一下,像诗人换了一个

                   意象。枯黄正从远方拍马

                   来到草的心中

                   它一次次感到足下触到了

                   大地冰冷的电流

                   但它依然穿过草丛,来到河边

                   掬一饮

                   洗亮灰尘满布的喉咙

                   河对岸是一个大村庄

                   住着落日和大雪

                   它觊觎已久:但它知道此生已无望

                   迁徙了——秋天只剩下

                   落叶的尾声

                   它返身望了望

                   草地像云影

                   压了过来……

 

                          

                                    在草原

 

                   在草原,

                   就算风站起来,

                   也没有一只羊高。

 

                   那儿的路没有路标,

                   那儿的河没有河床。

                   那儿,鹰像是一个手搭凉棚眺望的人。

 

                   匍匐下来的,

                   是草,

                   是草编织着古老的大地。

 

                   在草原,

                   外出的人从不会揣着方向上路,

                   而拴马桩,有时拴住的,

                   仅仅是一片浮云。

 

                   那儿,霜露慢慢扎紧地平线的袋口。

                   牧羊人赶着一群白毛风,

                   从天上回来了——

 

                   雪,圈起更大的羊栏。

                 

                     雨中麻雀

 

                      一次次,它们逆着风飞,像冲浪。

                   破抹布似的

                   小身体,刚擦去几滴雨,

                   又被更大的风雨声从天空抹去。

 

                   然而,不一会儿,自雨的

                   另一边,它们又碎纸片似的出现了。

                   风起云涌的身姿,

                   压住被雨淋湿的鸣叫;仿佛

                   它们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雨,

                   要从尘俗的雨阵中分离出来。

 

                   站在窗前,像站在一幅天空的

                   作战地图前,我看见一个个鸣叫的

                   箭头,在地图上东游西走,

                   不靠任何人指挥,

                   完全倚赖一副柔弱翅膀的牵引。——

 

                   雨,渐渐小下来。而那些麻雀,

                   它们的身影在扩张,在

                   蔓延,——

                   黑魆魆地,几乎占领了整个天空。

 

 

                                 稻草人

 

                      我倾斜到一阵风上。

                   而我终于不倒,

                   全赖我的影子支撑着。

 

                   有时。当

                   阔大的田野,独剩我一人,

                   我会从土中拔出脚,

                   伪装成一个拾穗者,弯腰走动。

                   而我的影子,依然呆在麻雀惊恐的记忆中,

                   像一块渍斑。

 

                   大地转凉。

                   一群群候鸟,像是开上天空的火车皮,

                   哐当哐当辗过我的

                   头顶;但它们运不走

                   自我内心漫出的

                 大地的孤寂。我倚向又一颗落日,

                   穿上一件秋风的宽大外套。

 

                  一夜白露。风吹来烧荒人空旷的

                  咳嗽。我投身一把火,

                  而我的影子坍塌,

                  像是一枚湿墨印,盖在田地上,

                  连霜降也清洗不去,

                  全赖——我那抔微温的灰烬。

 

 

                           张作梗:墓 室 http://blog.sina.com.cn/zhangzuogeng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