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069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锄地的人(外二首)

(2010-05-25 20:52:59)
标签:

木窗

花格

坡地

窑洞

绿荫

分类: 原创诗歌

 

 

        锄地的人

 

 

锄地的人,在干旱的坡地上

像稀疏的庄稼。枯黄的麦苗间

她们锄地的动作,如绝望的母亲

机械地抚摸着垂死孩子的额头

她们的泪水或者汗水,在未滴下之前

便已蒸发。只剩下晴空一样空茫的眼睛

 

锄地的人中,有我少年时代

同桌的女生。跨过杂草丛生的地头

她布满老茧的手,越过三十年时光

触疼了我,已不再年轻的心

三十年的风转眼就吹过去了

我痛切地感到,我们依旧握不住一粒微尘

 

我成为一个永远锄不到地头的人

在乡村夜晚的梦中。等待大雨如期而至

在所有地头都种下一棵树,让它在微雨中摇曳绿荫

绿荫的下面,置一张柔软的草席

那永远的少女,闲倚遍地鸟鸣

以审美的目光打量我的劳动,偶尔

也会望着飘逝的白云出神

 

农闲时节,我要套起欢快的马车

带她回到三十年前的供销社,为她

买一件好看的衣裳。微风中飘动的衣裳

它是有着蓝蓝的底色,开满了细碎的白花

 

         

            站在“桥头”的农民

 

三五成群,他们

站在一些不显眼的地方

与越来越光鲜的城市,有某种不协调

 

车辆如织。光怪陆离的长街上

城市人在歌曲中怀旧

“为了生活

到处流浪”

他们听不清楚,因为不懂普通话

他们只知道,这大街已容不得一头

行走的牛或者一匹马

 

阳光偶尔照在,他们疲倦的脸上

有时也照在,国徽金光闪闪的麦穗上

这使他们仿佛闻得到

遥远得令人心酸的麦田里,正飘来阵阵清香

 

他们站在,散发牲畜交易年代久远味道的

一个单薄的词汇上

——既无真正的桥,也无流水

这些庄稼地里灵巧的好手

如今只能略显笨拙地在城市,出卖体力

 

那些装修过的,豪华得令人心悸地方

他们想疼了头也搞不懂,里面

将要上演的生活。他们感到城市机器一样复杂

 

            

                  花格木窗

 

沿着你斑驳的记忆而来

我是走失多年的一缕微风

 

只要有几间土屋,或者

几孔闲适的窑洞

就能承载你悠远的目光

窑洞的顶上,还有几茎细草

轻轻摇曳你的寂寞

 

守护几座浸透秋意的草垛

留作牛马过冬的口粮

几只粗笨的米缸,深藏于心

喂养四季匍伏在坡地上的农人

 

每逢腊月。红对联

贴上你苍白的面颊

乡亲们拍打一年的尘土

从劳作的夹缝里

翻出民俗里的闲情与欢乐

摆上祈望,烟雾缭绕的供桌

 

当村口的老水井,与你一起守望

远行的游子

已哼着忧伤的山曲儿,不知

流落到了什么地方

 

花格木窗,花格木窗

温和得叫人心疼的故乡


                                               写于1999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