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225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城市生活(组诗)

(2010-04-10 08:39:55)
标签:

昆都仑河

组诗

城市生活

步行街

公共汽车

分类: 原创诗歌

 

      昆都仑河

 

好多年,已看不到昆都仑河咆哮的流水了

每天,我都要跨过越修越漂亮

形同虚设的大桥,到西岸

厂房林立的地方,冶炼钢铁

 

有人在河滩上种草种花

这些可爱的人

在河槽修建人工湖  把荒寂的昆都仑河

打扮成花枝招展的小姑娘

他们  一定是一些怀念水的人

 

在钢铁的背景上  我被大工业驯化

如一枚锈迹斑斑的钉子

遭遇现实满身油腻的手锤

乖巧而牢固地楔入生活

而钢铁已流落他乡,形成路

或者路上永远的奔驰者

 

想念水的时候,偶尔

我会去上游的水库逛逛

我没有见过管水闸的人,想象他的腰间

一定挂着一大串金光闪闪的钥匙,叮当作响

 

 

    20路公共汽车

 

从城南,我家近旁出发

摇摇晃晃的20路公共汽车

小心地拨开稠密的阳光

像一只拙笨而

幸福的鸭子,游动在欢畅的人流中

它将绕过,大半个昆都仑区

停靠在临近北郊的路旁。那时

北郊有世界上最温暖舒适的土炕

 

母亲离去后的日子

变得遥远而漫长

那天,瞥见20路公共汽车

远去的影子,依旧是熟悉的拙笨模样

而我仿佛斑驳的站牌,站名如

落叶纷飞

散入日渐陌生的街巷

 

 

     冬 夜

 

被城市遗忘的落日   如孤独的烟斗

悄悄磕灭在

烟囱   厂房   电视塔

或者谁家漫不经心的楼沿

 

寂寞的西天   以及我的双眼

为漫天流溢的温情涨满

风从高天上飞过

它热切的呼唤   没有人听见

 

在市区   灯光密布的缝隙间

黑夜挤进来

轻拍着我们心灵漫长的睡眠

 

被遗忘的满天星斗   谁的仰望

藏在它深不可测的后面

 

 

     队 礼

 

那是在女儿小学时的操场

一个晴朗的早晨

在飘动升起的旗帜下面

高扬着,一片春笋般的手臂

 

我的小小的女儿,在队列中

有关旗帜与队里的认知

还仅限于老师的口令

我看不到她,但我能想像得到

她一脸天真肃穆的模样

 

我看不到孩子们的目光

但仿佛看得到,一大片透明纯洁的翅膀

向着旗帜之上的天空深处飞翔

 

那一刻,我内心的黑暗潮水般退却

仿佛洒满阳光的松软沙滩

 

     元宵节:烟花与星空

 

绚丽的花,在寒冬的天空

盛开。比梦更真实

比谎言更美丽。它以夸张的热情

拥抱的姿势,流光溢彩扑面而来

 

广场上欢呼的声音中,有我九岁的

女儿。她还读不懂星星的沉默

她的眼睛是永远的晴空,那晴空

甚至没有一丝云彩。她每一次的雀跃

都牵着我的心,沿幸福的台阶抵达天堂

 

妻子的微笑飘落在近旁,微笑里藏着

一蓬烟花到一款时装的距离

这使我的目光不断下降,回到

具体而温馨的事物上来:譬如年老的

父母,是否还有过冬的劈柴

譬如诗歌后面,杂乱生活的门帘还需要撩开

 

躺在低矮的屋顶下,星星

在我的灵魂深处高悬。它永恒而遥远地沉默

犹如封存的真理,犹如不忍心说出的谜底

 

 

    独坐酒吧

 

抵达我内心的声音淹没乐手,以及他

漂亮的黑领结。淹没灯光

以及灯光外的黑暗。淹没

透明的白葡萄酒,以及沉浸酒中的我

淹没萨克斯黯哑的声音

 

仿佛遥远的南方,大水

正漫过所有的堤坝,漫过呼救

屋顶以及月亮和星星

仿佛北方以北,大雪纷纷

草场找不见道路,甚至牧人的烟囱

 

感伤弥漫,感伤如烟如云

搁浅我,在今夜孤独的包围中

如飞溅而出的一节音符,找不着旋律

 

此刻,恍惚看见侍者谦恭的身影

恍惚听见歌女软绵绵的歌声

陷落多少,红光满面的人们

而在酒、灯光、音乐之外

夜之网,能打捞起多少迷失的灵魂

 

 

    商业步行街

 

在步行街,我遭遇商业灿烂的笑脸

 

午后的阳光洒满街面

巨幅广告下,匆忙而富裕的人们

漫步在豪华精品屋,层层叠叠的

商品海洋中,漫步在午后

肩挎手拎的满足感中

 

谁家的少女,甜美的售货小姐

装饰在明亮店堂或奢华的门口

清澈的眼睛充满生意临门的翘盼

操不同方言的老板们,在近处的会所

打牌,喝酒,洗浴,娱乐

在财富的话题中,寻找到共同语言

或无聊时,编造高不可攀的价格

 

在步行街,我仿佛一粒无所事事的标点

 

                                                 写于2000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读诗:农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读诗:农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