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king
kin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02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单车远骑第三季(下):典史沟-蒿坪-双庙-古道沟 路书(双庙篇)

(2011-11-03 14:22:18)
标签:

体育

分类: 单车骑行

单车远骑第三季(下):典史沟-蒿坪-双庙-古道沟 <wbr>路书(双庙篇)
     三叉往双庙,路坡度越来越陡,金水和韩俊下车推行,我感觉体能状况还可以,便以1-11-2档继续缓慢骑行。路两边有不少高不及一人的洞口,这是开采金矿留下的痕迹。当年,双庙至蒿坪一线由于蕴藏金矿,利益驱使,一些人及当地村民便无证开采、盗采金矿,蜂拥而起,以至于漫山遍野都是小采洞,家家都有小碾子,氢化提炼金矿的比比皆是,造成矿产资源的无序开采,破坏环境,污染水源,事故频发。后经联合执法长期整顿,才销声匿迹,切勿再死灰复燃。随着我一步一步的蹬踏,来到了原双庙乡政府所在地,对比起来,感觉原双庙乡政府的位置,处在高高的山丘之上,颇有点铜川市的宜君县的韵味。随着乡镇合并,乡政府早已是人去房空。我觉得,一处乡镇政府的撤并,难免造成该地的萧条。一路骑行,望着周围的似曾相识,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当年来这里的情景。
      第一次到双庙蒿坪,应该是在九八年左右,因为有信件反映问题,我和同事受命来调查。当时交通不便,不仅路是土路面,车辆也极少。我们第一天坐着班车到了蒿坪,做完调查,在当事人家的阁楼上住了一晚,早上起来觉得腰上奇痒,还结了血痂,拉开内裤一看,竟趴着三个圆鼓鼓的大虱子,可能是吃的太饱,居然一动不动,让人可气又可恨,这嗜血的寄生虫。愤愤然使出很久没有派上用场的灭虱大法,以左手大拇指盖配合右手大拇指盖,将可恶的虱子夹在当中,使劲碾压,只听“砰”的一声,虱子如气球一般被挤爆消灭了,喷溅出的却是我的血。当天又赶班车到了东光村,问询完当事人,还要找村组干部了解情况。当时也没想到要省力,安排当事人把村组干部请来,只是觉得,怕当着当事人的面,村组干部碍于情面,不便实话实说,所以自己去一个个寻访。但村民居住比较吊野,公路在山上,而居住又大都在谷底,于是我们顺着公路行走一段后,再顺坡路下到谷底找人,找到一人了解情况后,再爬上公路行走一段,又顺坡下到谷底找另一位,过程不比今天骑车轻松,最后走到双庙乡政府征询对两件事的意见时,已是疲惫不堪,饥肠辘辘。当时的政府乡长李明莲接待了我们,见我们的情景,急忙安排伙房给我们二人下了一碗面,虽然只是一碗非常普通的臊子面,但吃起来那个香啊,至今还记忆犹新。

      还有一次影响深刻的,是在2003年左右吧。虽然还是土路面,却是坐着出租车过来的。当天下着瓢泼的大雨,因工作需要,从三叉下面的金田开始登山,翻山越岭,一直走到庙沟的五四村,历时四个多小时。一路上,由于雨太大,雨伞根本不起作用,索性收起雨伞,任凭雨水浇透了全身。山路异常湿滑,黄泥在雨水的浸泡下,踩上去如油一般光滑,等脚踩定再想抬起来,黄泥又像胶一样黏住了鞋。每行走一步,再小心翼翼,都非常困难,稍有不当,便是一个仰板翘。已经上来了,再大的困难,也只有慢慢克服。
    快乐总是短暂的,磨难却总让人记忆深刻。
    现在的交通条件终于有所改善了,不仅道路硬化了,而且车辆特别是私家车多了,农村遍地都是摩托车,出行确实方便了许多。
     我在想,对比西方国家的状况,人民大都生活居住在城市和集镇当中,像这样艰苦卓绝的自然环境,应该是不适合人类居住和生存的,却还散布者众多的村民。这是为什么呢?我不是专业学者,也不会研究,只是根据自己的主观臆想认为,这是国情造成的。其一,几千年来,统治者出于自身利益需要,在战乱中需要大量的男丁作为兵源,主导形成了鼓励生育的传统文化,造成国家人口众多,平原和城市的土地和资源无法养活众多的人口,只能向山区迁移。其二,历史上军阀割据和农民起义时有发生,战乱中城市和富饶的平原地区是抢夺的重点,造成*人民流离失所,而山区是躲避战乱和侵害的理想之地。因此造成这样的现状。面对这样的状况,要发展要富裕奔小康是何其困难,需要多大的努力啊,实属不易。
      呵呵,写骑行的经过,怎么和小沈阳的裤子一样,跑偏了。
      骑过老双庙乡政府,转过正在建设的双龙矿业公司门前的急弯,突然窜出来两条狗,狂啸着奔我而来,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生怕畜生照我腿上咬上一口。但古训有云:咬人的狗不叫。流传的许多俗话确实是人民在长期生活中总结出的经验,大抵都是基本正确的,果然这两个家伙是虚张声势没什么作为。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但更可怕的事接踵而来,道路突然又变的奇陡,我依然心平气和地坚持着骑行,付出了许多努力,骑到了一块功德碑前,原来是纪念吴氏兄弟捐款数十万元为村民修建了从村委会到吴家梁的水泥路,便在碑下休息了一会儿。起身继续上路,觉得腿突然有点不适,没太在意。重复着一路上的努力,车子一米一米顺着下临无际的道路前行,突然,左腿膝盖传来一阵刺骨的痛疼,让我无法坚持,心中一凉,完了,不会是半月板或者韧带损伤了吧,只好下车忍着剧痛推行。推行了一段距离,背上的小背包越来越重,完全有种五指山压顶的感觉。疼痛程度有所减轻,便急不可耐上车继续骑行。骑了没多远,耳旁传来二位骑友在后面呼唤的声音,回头一看,他们离我不远,面孔清晰可辨,于是下车静等。看似距离不远,可等了老半天,他们才追上来。我笑言,这就是传说的“对面能说话,走路得半天”的情形啊。身体有些疲劳,带的补给不多了,我拿出熟牛肉和糖果分给大家,韩俊把剩下的吃货也拿出来,最要命的是,我的水壶一点水都没了,他们二人慷慨的给我匀了一些。金水说,有这一疙瘩牛肉的能量,足够回去了。谈起我的腿伤,金水说,没事儿,这是膝盖太累了,我上次也是这样,休息几天就没事儿了,让我觉得安慰许多。
      剩下的路,三人一同骑行,眼见着古道沟脑就在眼前,让我把腿疼忘在了脑后,一阵高频蹬踏,率先到达。古道沟脑是从一整座山中生生开凿出来的豁口,两边峭逼如门,看起来非常险要,豁口附近新修建的公路挡墙,着实给人以安全感。一路走过,由于通村水泥路比较窄,又没有路肩,错车是个难题。所以每隔一定距离,便在有条件的地方路面修的宽一些,作为错车道,确实具有科学性和实用性。金水拿出相机拍照留念,有了他的单反,我那个低像素的手机拍照功能就用不上了。自此,大局已定,胜利在望。
      经过一段放坡,前面道路正在硬化,我们自觉按工人的要求顺着排水沟将自行车推过刚浇筑的地方。原有的路可能因为破损,水泥路面连带底下的沙石基础被整块揭起来堆在路边成为了建筑垃圾。路破损了不能不返修,但我总有点小家子气,觉的这路硬化时间不长便这样,是种浪费。记得好像是英国等国家有关于房屋建筑的法律规定,使用期限不低于70年吧,期限内不得拆建。不知道关于公路的正常使用寿命有没有强制规定。虽说不破不立,但使用了一二十年的房屋倒下去,崭新的大厦建起来,虽说是繁华,但背后隐含着社会财富的浪费和流失。
      五点半,顺利回到县城。我预防的扎胎问题终于没有发生,一路走过,还比较顺利,除了我的膝盖。现在好了许多,再回想起来,成就感还是占上风了。只有经历了地狱般的折磨才有征服天堂的力量,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绕梁三日。西安的自行车爱好者中间,流行一个笑谈,如果骑行的路上扎胎,那是人品有问题。这样看来,这一路我们不仅实现了骑行经历的新传奇,而且人品没有问题。

单车远骑第三季(下):典史沟-蒿坪-双庙-古道沟 <wbr>路书(双庙篇)

单车远骑第三季(下):典史沟-蒿坪-双庙-古道沟 <wbr>路书(双庙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