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天村
作家天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0,516
  • 关注人气:8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孤儿青春梦》连载:二十一、赚钱

(2013-09-22 09:00:50)
标签:

居委会

中国梦

分类: 10、《中国孤儿青春梦》
《中国孤儿青春梦》:21
 
 
 
                                               二十一、赚钱
  

  
  东山石回到阔别了两年多的东山镇,一时惊动左邻右舍,都猜想东山石发财了,带老婆回来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可怜的孤儿,而是一名很有出息的好后生。人们无不生出一种敬意来,对东山石刮目相看。连续好几天,使他的家门没断过来访者。贝余粮和贝阿三父子,也踏进他的屋里坐了几回。东山镇的老惯例是这样,见谁赚了一笔钱,由穷转富,就立即被周围的人敬重起来;假如你没有钱,任何人都会瞧不起你。东山这个地方,人们习惯以钱的多少来分等次,谁钱最多,谁就挂本居民区的第一块“照牌”;排位在前几名的有钱人仿佛一个党委的“常委”一样,会受到人们的崇敬。像贝余粮这样下来拥有权势的人,现在这个市场经济社会里,也不得不去巴结那几个最有钱人。不过,东山石仍然是从前的那个东山石,虽说他身上也有了几千元,可如今人们有几千元的人很多了。好笑的是,有人把东山石排上“万元户”行列,这不知何故?那来的风情风俗?令人莫名其妙也。在人们的眼里,如今的东山石确凿和从前那个孤儿东山石截然两样。他穿的是时装,手腕带着一只进口的“双狮牌”全自动手表;到家的第二天就买来一辆自行车,这些都是他以前没有的啊!他自觉在这两年多里也变化很大。
  那天下午,他骑着簇新的自行车到东山一中,拜访了郁子老师和柳老师,并买了一点糖果给小郁威,两年多未见面,威威像棵小幼松长高了许多,变得更聪明、可爱;今年告别了幼儿园,刚上小学一年级,看到东山石来,很高兴,没有一点见生;缠着他问东问西问不停,问他外面是怎样子?大城市的房屋、大街、公园、小朋友的玩具和东山镇差不多吗?大城市要比东山镇大多少?人多多少?东山镇外边都是稻田,大城市外边是什么?大城市里有很多大学,也有很多小学吗?如果大城市也有小学,为什么东山镇就不建个大学呢?等等,问得东山石都难以圆满地解答。东山石只好这么实话回答威威小朋友:
  “威威,等你读了小学,又读了中学,到大城市读大学时,什么都会知道了。大哥哥没进过大学校,连中学都没进过,所以答不好。”
  “那我问谁呢?”小郁威睁大眼睛望望爸爸和妈妈,然后说:“大哥哥到过大城市不给我说说大城市,爸爸妈妈没到过大城市,只到过中等城市。——我今后一定要考上大学,进大学校,到大城市里去!”
  “威威说得好,”东山石称赞说:“很聪明!”
  “外头小朋友在叫你了,”柳老师向威威说:“你快去玩。”
  “哦,我知道了。”小郁威说着跑向门外喊道:“大哥哥介大人了,都答不来罗。”
  “看这小东西,真难想象——”郁子笑开说:“老师说他读书第一,调皮也第一!”
  东山石向郁子老师详略相宜地说了在戏都市经见过的事情。柳老师用慰藉的目光望着东山石,她笑笑说:“吃一堑、长一智嘛。我看你和两年前比,不管言谈、举止、甚或表情上,一切都变成另一个人了。”
  “我看,”郁子同样笑笑说:“你还需接受几次社会生活的锻炼才行。”
  郁子老师要东山石进一步接近生活,现在先去赚钱。东山镇是名符其实的工艺品之乡,如今人们普遍靠做工艺品赚钱发财。老师劝他去做工艺品,别的不必再想。老师说,他自己有了一笔钱,也可由居委介绍向信用社借得一、两千元,老师托熟人帮他到信用社借上数千元,本钱仍不够的话,就向私人用高利息再借一点。郁子知道他要从戏都市回来时,早为他的生活作过考虑,已跟本镇有名的工艺品大王赵老板打过招呼,等他到家后,叫赵老板每月分一些业务给他做。郁子老师说,当向赵老板提到他的名字,赵老板表示高兴,愿意帮助他这样的人。东山石听后激动万分,深感自己还有值得存在的一面。虽说生活欺骗了他,命运捉弄着他,但他总得忍受生活的磨难,向命运挑战,只要一息尚存,幸运总有一次问候赤诚顽强的人。
  “郁老师,我决定做工艺品生意,试一年看看。”东山石说。
  “我听赵老板说,工艺品种类多,做得好,一切都顺利,每种都能赚钱。”郁子说:“上年和前年,听说每种工艺品,利润都蛮多。如你这两年没去戏都市打工,在家做工艺品,也许会像本镇许多人一样,能赚到几万块钱,新屋、彩电、冰箱、女朋友、摩托车等或许都有了。当然也不一定,反正,当初你出去打工也是我介绍。你刚去戏都市时,做工艺品尚未盛行。现在做工艺品,虽说赚钱不如上年,但只要不碰上特殊情况,还是可以做的。本镇许多脱产干部,我们学校几个老师也都抽空跟家人一起做些工艺品,目的就为了多赚一点钱,让生活过得景气些,为不被时代所淘汰,不落后于别人后面。”
“听说有几人跟深圳一些私营公司订来工艺品业务,货发出去了,可款迟迟拿不到。”东山石说:“结果是,不仅订做业务的老板倒了霉,做加工的人也跟着倒霉。这是上半年出现的事情,看来,做工艺品也得背风险。”
“这情况都是因为那些急于发财,没同国家外贸公司挂钩,也不了解对方的底细,就盲目与人签订合同,才造成的后果。”郁子说:“赵老板的工艺品业务是同广州公司挂过钩,再同深圳某公司订的,不会出现那种情况,你放心去做好了。明天,我领你去和赵老板见见面,先领一批试做。赵老板说认识你。”
“赵老板是东阴人,人面我也熟。”东山石说:“赵老板不是当过几年民办教师吗?”
“对,我跟赵过去曾算同事才认识。”郁子说:“也没啥其它关系,就因我跟赵彼此谈得来,彼此能信赖而已。做工艺品所遇见的事情,你还得靠自己去把握。”
  “工艺品看起来人人会做。”东山石说:“要使质量做得好,达到标准,还需要掌握一定的技术,初次做,要请老师傅来指教。”
  “那当然。”郁子说:“第一次做,每道工序都得请教内行人。做时,还要招上一、两个临时工,——这很好招,外县、外乡的人来本镇做工的很多,随时都可招到。”
  “郁老师,”东山石说:“那我明天就去买电动机等,后天,本镇市日,我就去材料市场采购,并请一个内行的人帮我去。”
  “好!相信你说干就干。”郁子说:“明早,我便去信用社借出钱给你。”
  “我走了。”东山石站起说:“回去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
“饭吃了再走。”郁子说。
  “不吃了。”东山石说:“晚上我就向别人请教,从收购材料到交出成品的各道工序,我都先要了解个大概。”
  东山石走出东山一中,在街边点心摊买了一片饺饼筒当夜饭,边走边拿在手上吃。经过老B家门前时,看老B正和一个陌生人在做木制工艺品,他朝他们走去并喊说:
  “老B,拜你老师傅,跟你学做木制工艺品。”
  “东山石,你回来了——”老B说:“听说你发了财,你还出不出去?”
  “不出去了。”东山石说:“我真的想拜你老师傅。”
  “做工艺品这东西一看就会,不需拜师。”老B说:“你真想做,晚上边看边听我说说,明天你自己便笃定会做了。你脑子灵,不一般,准能一看就会。——现在做木制的工艺品,也只赚点辛苦钱了,每张赚出块把钱,还要质量做得好,各方面都顺利才成。——我有一次,做了已半年多了,还拿不到钱,听说老板受了骗,已无处追款,我们做的就跟着亏本倒霉了,那次我有六百多张,就六千多块本钱白白丢掉。”
  “照你说,我现在开始学做工艺品没多大意思了。”
  “确实没什么意思了,”老B说:“本钱多,赚头少,风险实在太大。——如钱款能靠硬,一月内会拿到,还可以做的。农民嘛,能顺利赚到辛苦钱,也该满足了。——目前,我们镇里,像赵老板等人的业务,工艺品交出二十天左右,就会拿到款,比较硬。只是我们不熟悉,从赵老板那里拿不来业务。赵老板的业务都放给自己的亲朋好友或镇里各机关干部及亲属做的。我们沾不到边儿。”
  “老B,”东山石说:“请你讲讲从收购材料到制成工艺成品,各工序怎样做。”
  “我这讲不好,”老B说:“这事一定要亲自去做,边做边听人讲,一次做了就会。光听人讲讲没用。”
“你先大概讲给我听听。”东山石恳求说:“到时,我还来请你手把手教我。”
  “市日那天,你先到竹木工艺材料市场收购做五百张座垫,约需七十万粒木珠。每万粒价格在五六十块左右,”老B说:“然后将木珠晒燥,干湿度不超过十二度。如做白色、淡棕色的,先用硝镪水和泡化碱将木珠漂白;是淡棕的,还要染上颜料,再晒燥;接下,先打硝基漆。我现在打的就是硝基漆。再上清漆,两遍或三遍,漆到一定亮度为止。之后买上尼龙线,叫女人们把做好的木珠串成一张张的座垫。交座垫时,老板要进行一张一张地验收,看到有废珠,我们要给以补上,验好后,先一张一张装入塑料袋里,再用纸箱给以打包。就这样。”
  “听你讲来很简单。”东山石笑说。
  “做起来可蛮难。”老B说:“我第一次就做得很好,我没有一次做坏过,这一点人家都相信我。某些人,有时漂得不够白,有时木珠欠晒燥,有时颜色调配得不对头,有时漆花了,有时漆得没亮光,好像每一次总有点缺陷存在。”
  “因你技术过硬,所以我想拜你为师。”东山石望着开心热情的老B说:“我明天就去把摇桶等东西买来。”
  “你想长期做座垫,摇桶、计算机、麻袋、标准秤等都应买来。”老B说:“如你就做一、两次的话,全部东西从我这里拿去用就是。你不必买那些东西,要买齐那些东西,需要近千块钞票呢。”
  “他是你的亲戚吗?”东山石看一眼帮老B漆株的陌生人,然后问老B。
  “他叫老良,终南山人,一家人都租住在我哥屋里。”老B答说:“老良干活很好,做座垫的技术也掌握得很好。你以后叫老良帮忙,是万无一失的。老良一家人都很好。他老婆和女儿以串座垫为主,有时也乐于帮人忙,收取一点辛苦钱。”
  “老良,”东山石走近老良,“后天就为我帮忙,好吗?”
  “我帮谁都一样,谁叫就帮谁。”老良咧嘴笑说:“我每天只要一张钞票。开夜工不收钱。”
  “对对,老良这个人很好。”老B说:“我每次总要请他来帮忙。老良每天最多收十元钱。有些人再加夜工开到十二点钟,或更迟一些,每天要收十二元到十五元。可老良不收夜工钱,只要主人给他夜点心吃饱肚子即可。”
  “老良,说定了,后天为我帮忙。”东山石说:“请你不要再答应别人。”
  “我说了帮谁做就帮谁做。”老良说:“我不像有些人帮忙也要拣人帮。卖苦力赚钱为谁都一样。只要别人待我高兴一点,我少拿点工钱也不计较。老B是个高兴人,待我很好,我也就中意帮他忙。”
  “对对,”老B喜笑颜开说:“老良是个最讲信用的人。他说了就算,他说不来谎话。老良住在我们镇上一年半多了,受到左右邻舍的相敬。”
  东山石一面跟他们说话,一面看他们边说边在认真地工作着,快到十一点钟才回家。路上,东山石对今天的收获很满意,不仅老师傅请到了,同时把帮手也叫定了。他坐到他的书房,并没立即想睡,而是再次将房间做了整理,他用抹布把书架上的灰尘擦去,又把大木箱里一装就是两年多了的一百余部珍贵藏书一本本取出来排列到书架上。
  第二天,他早早起来,向邻舍借了一辆手拉车,忙了整整一天,把木珠摇桶、电动机、计算机、秤等主要用到的东西全都买来。由居委会介绍向信用社借到了一千元,郁子老师托熟人帮他在信用社借了两千元,加上他自己还有两千多元,一共五千元本钱,做五百张木珠工艺座垫的本钱足够了。下午学校放学后,他跟郁子老师见了那个赵老板一面,赵老板显出很热情地与他谈了话,傍晚时分,他在街转了转,看到相熟或半熟的人加工座垫,便走上前去拉谈几句,观看他们的工作。这一天过得很忙碌、很实在、也很愉快。
  集市日这天,东山石叫老良先帮他到木珠材料市场去收购。老良很高兴。东山石早早起来烧了面条做早饭,去喊老良时,老良已在自家吃了来东山石家了。到材料市场时,老良叫他算账、付款、由老良为东山石验取标准、称斤两。老良做得非常干净利落,让各个卖木珠的人心服口服,高兴来卖,笑着而归。这个质朴忠厚的老良经过这次收株,使东山石无不产生敬意之情。
  到中午十二时,五百张座垫的材料收足了,肚子也感到饿了。东山石就在木珠市场门口外的点心摊,买了一盆青椒肉片、一盆麻辣豆腐和两瓶啤酒,请老良吃。老良很客气地说:“啊呀,你买酒和肉太花费了。卖力气的人只要吃饭就好,随便买点饭、面即可吃。——我们不能先吃饭,应先把材料拿去晒。”
  “饭吃后再去晒珠不迟。”东山石说:“天不打吃饭之人嘛。——你老良一定肚子饿了。那么迟吃中饭,我都饿煞了。”
  “你真是好人,对我太好了。”老良有些激动地说:“像你这样的后生人,能这样接近我,待我好,为我想得那么仔细,和我平起平坐一同喝酒。我还没碰到过呀——你是我第一个碰到的好后生人。”
  “老良,你喝吧——”东山石往他的酒杯斟上啤酒,说:“你说得太客气了,买这点东西不算什么,也花不了几块钱。你尽心为我帮忙,便饭总要吃吧。我以后会长期做木制工艺品,一定都叫你来帮忙。”
  “好吧,好吧,应叫我来帮忙。”老良一口就喝了半杯啤酒,大概也因肚子确实饿得慌。老良用筷子夹肉片时,一夹就夹起两、三片来往嘴里塞。老良接着说:‘以后可别再花钱买这些。收购材料时老实没想到肚子饿。现在吃得那样快。”
  东山石非常高兴地看着老良一副贪吃的吃相,他酒量可能也大。两盆菜和两瓶啤酒眼看被东山石和老良吃光了,东山石又去要了一盆炒肝片,一大碗肉丝面和一瓶啤酒。东山石说:“这碗肉丝面和这瓶啤酒专为你买的,肝片你也多吃,我吃几片就够。”
  “叫你以后别花费了,你又花了这么多钱。”老良上来了几分酒兴,“后生人用钱没一个不大手大脚,花了再算。像我们这些上年纪的人,是算了再用的。——喂,山石,听说你在戏都市挣了一万多块钱回来,真有这么多吗?”
  “没有。别人是随意猜测的。”东山石实话说:“我在戏都市做了两年多小工生活,本也赚到数千元,可一路用到家时,剩下两千多了。”
  “你是说老实话?”老良盯看着东山石。
  “完全老实。”
  “两年只剩下两千多净赚的,也不算多。”老良说:“我就这样帮人家打短工,上年一年,吃用除外,我一个人也净剩两千块左右,当然,一家人在一起也算不准的。”
  “跟你打短工差不多吧。”东山石笑笑说:“我在那里赚的也是气力钱,辛苦钱。花钱反而痛快。”
  “那为什么别人都喜欢谈你呢?”老良说:“我在这里一年半多来,总是经常听到别人谈论你这个人。——我知道,你的名气比那些有钱的老板,有权的当官们都要大。——我听到的,大多数都说你是个老实人,读书很多,天资聪明,只是小时就没了父母,无依无靠。运气一直不好;还听说,你的太祖宗是状元,当过大官什么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总有个影才会打个样儿。”东山石说:“老良,你喝酒吧,多吃猪肝片。”
  老良大口大口地吃着肉丝面,大口大口地喝着啤酒。东山石这时买了个油炸饼来吃。
  “我也听到过。”老良将头接近东山石一点轻声说:“有少数人说你很笨又很坏,东阴的贝余粮,听说还是你的亲姨父,对你没存好心,我看他不是个好东西,没长人心的。——我一眼看出你并不愚笨,而是很有脑筋,很有本事的人,你更不是别人说的很坏的人,而是个很好,很善良,很会同情穷苦人的人。”
  东山石笑着,想说什么,却没有什么话可说。东山石劝老良快吃酒菜的同时,端起那盆已吃了半数的肝片倒在他的碗里。东山石起身走向堆放工艺材料的地方。听老良说:
  “我旋即吃好。我们应早点把木珠晒出来。”
  东山石叫到一辆小型拖拉机,把十二多麻袋的木珠材料等一车就载到家里。老良把他的老婆和两个女儿都叫来帮助晒木珠。所以,用不到半个小时就把木珠晒好了。木珠就晒在屋后一个由菜园改成的晒场上,这是东山石借别人的地方。
  看样子,老良一家人都很能干。两个女儿的摸样都像老良自己,矮个子,胖胖的身体,圆圆的脸盘。尤其他的十八岁大女儿良圆飞的脸是个标准的圆形,加上红润的脸皮,还有既园又胖的腿、臂、脖子和躯身,被衣服遮盖的地方,使人觉得很臃肿,裸露的部分,会有一种肉感。但不管怎样,良圆飞的动作并不显得笨拙。她的十六岁妹妹良圆珠身材略高。老良的妻是个既高又瘦的农妇。老良还有两个儿子也带在身边,都在东阴小学读书。老良介绍说,良圆飞和良圆珠小学均未毕业,父母亲并没有叫姐妹俩不要读书。父母还劝说过,只要姐妹俩愿读书,不必做工,也不会要她们在假期得赚多少钱,姐妹俩都是自己不想读书才缀学。老良现在表示过,一定要让两个儿子多读书,如果儿子不想读,他得要强迫他们读下去,免得像自己那样亮眼而吃“瞎子”的苦头。想来,老良的思想有进步的一面,并不是那种僵死不变的人。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