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天村
作家天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0,516
  • 关注人气:8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孤儿青春梦》连载:十六、放飞青春梦想

(2013-09-20 07:55:51)
标签:

编辑部

姑娘

师生

分类: 10、《中国孤儿青春梦》

《中国孤儿青春梦》:16

 

 

 

                                                 十六、放飞青春梦想



  
  归来吧,归来哟,
  浪迹天涯的游子。
  归来吧,归来哟,
  别再四处漂泊......
  早上醒来,广播里唱着《故乡的云》,这是一首曾深深打动过东山石的歌,让他百听不厌。昨夜从南国浪游回家来,坐在书架前,翻阅着每一本书的扉页和目录,思思想想,又思又想,不知不觉中到了头遍鸡叫才入睡。睁眼醒来时,听到这支熟悉的歌,他苦笑笑,苦中有甜,五味相伴。——啊,故乡的云,故乡的风,故乡的雨,故乡的山与水,故乡的星和月,故乡的人也故乡的情!他感觉自己真的已长大成人,虽然人海照样茫茫,他不愿再听到有人说他孤儿——中国孤儿——东山石——他归来了!
  起床,刷牙洗脸后就出门,踏着晨雾来到东山一中,住校的学生在排队早练。郁子老师正立在自己住室门口,他远远就望见了老师——老师也看到了学生。他走过去还来不及喊一声:“老师,早上好!”老师就开口问他了: “东山石,近日来去哪儿?——你说去嬉嬉,大概嬉到很远的地方。”
  “去了深圳,”他如实说出,望能得到老师的批评指教。
  “深圳市区进不去啊。”老师有些疑惑。
  东山石将所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后,老师笑笑说:
  “难怪你一去就是那么多天。前天,我找过你,那些邻居都说好几天没见到你了。我真有些担心!你怎么不告诉一声?”
  “请谅解,郁老师。”他说:“我也确实想不通自己为何要走这一着?也许又是上帝给我引路吧!”
  “你总相信上帝是至高无上的神,其实,现在中国人信菩萨,即老佛。”郁子眺望了一眼东天的旭日,“你别如此迷执,所谓上帝,在我国古代指天上主宰万物的神;基督教崇奉上帝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和主宰者。我相信有上帝,可我首先相信自己。”老师针对他身上的弱点,从理论高度上述说了我们人类所崇拜的上帝,使他心明眼亮。东山石听后,改变了话题,向老师诉说衷肠:
  “郁老师,我现在想去赚一笔钱,找上一个对象,组建一个再不是孤零零的一人的家。我已到了结婚年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去年,我就有心跟你谈谈这件人生好事,总觉得害羞,无法说出口。也想过,你郁老师已给我读学事业上作指导,我怎忍心又将那些无关紧要的小事都找来打搅你呢。我深知自己运气一直来都不妙。可如今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向你提出。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仍在关爱着我。像我这么大年龄,在东山,找对象也难也,这一切都是我所知道的。——我也老为自己想,在今后的生存旅途中,命运能不能好好地待待我?”
  “东山石,听到你这席话,我很高兴。”郁子说:“我找你想谈的就是这些事。你首先应该去赚钱。我一个高中同学现在戏都市郊区开了一家工厂,生意兴隆,前不久,我碰上了那个同学,提到你,那个同学满口应许,只要你有心去打工,随时都可去,他表示欢迎。你去做,第一年里,饭吃他的,还能得到百块左右一月。我再三想了想,你可以去试试,帮人做厂打工,既能赚到一定的钱,又不用自己去放本担风险。望你能好好考虑考虑。”
  “郁老师,我决定去做厂打工”东山石立即肯定地答复,千万不能失去老师向他提供的赚钱机会。花大本钱做生意要不得,这种打工赚钱眼前对他也许最合适。
  “到那工厂打工,体力劳动为主,想你不成问题吧。”郁子说:“一个后生人,在体力方面,也应该去锻炼锻炼。天天要和各种制品打交道,一定是很脏、很辛苦的。”
  “郁老师,请你放心。”他说:“我答应去做的事情,一定会尽心做好。”
  “那你马上去戏都市。”老师说,并递给他一张纸条,“这是我同学留下的地址。他的工厂就在戏都市郊,那里有丽山、华贵池、戏都博物馆等名胜古迹,你在工作之余,碰到休息日,可以去游览游览,增进一点历史知识。他的厂址,离戏都市区中心也不过几十公里多一点,所以,你还可以游览古城风光,如碑林、大恩塔和古城墙等都值得一饱眼福。东山石,你的历史知识比我丰富,也比我爱好旅游。你说说戏都吧。”
  “好吧。不过,说错了请你指正。”东山石立即回答说。他知道郁子老师喜欢跟他话古论今,他也喜欢跟老师读学历史地理知识,这与他曾报考高校文科是分不开的。他和老师谈话的兴趣来时,往往会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东山石接着说: “戏都,它已有三千多年的悠久历史。从公元前十一世纪起,周、秦、汉、隋、唐等十多个王朝在那里建都,前后一千余年,是我国著名古城,也是世界名城。古代戏都之繁华景象,在当时世界上只有罗马城才能与之相比,人口超过一百万,成为当时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特大城市。戏都一名相传是明太祖朱元璋时开始启用至今。”
  “说的很对。”郁子朝东山石点点头,笑着说:“去戏都的路费有没有?”
  “还没有。”他实话说。
  “我先借你。”老师说着,转身去拿钱。他接过一叠钱时,老师又说:“这些钱可以用到戏都市了,我那个同学告诉的。——你准备哪天走呢?”
  东山石答说:“一些事想想,办妥即走。”
过了五天后,东山石将在家里想做的事情都想好做好了,就急急离别夫子山,奔赴戏都市,找到了郁子老师同学办的工厂。他决心在这里好好地干上几年,挣到一笔钱;等学来技术,有了钱,还可以自己办厂,像别人那样去当老板。老乡办的个体小厂是附属于当地一家大集体工厂。因是制造业,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一天到晚,全身总是灰黑的;他初干了个把月,曾想回来,这哪里是人的工作与生活。但他毕竟还是坚持了下去。全厂连老板在内也不过十多个人,睡的床铺、吃的饭都是老板所有;老板娘买菜、做饭,还给打工者洗衣服,可谓齐心协力啊。虽说就这么一个厂,可每年产值总在几十万元。他在第一年,月工资一百一十元,除去买衣服等用钱,净积一千存入银行;第二年,月工资加到一百八十元,除费用,还有一千八百元;还有年终奖金等,两年多全部积蓄加起来竟达三千七百多元;他生平第一次拥有那么多钱。因两年多没回家,也因想找个对象,他准备回家一次。就在进入戏都市区购买火车票那天,在一个地摊上拿起一本让人耳目一新的《女朋友》杂志来看,深深地吸引着他的是其中一页刊有一则《中华文艺学校招生启事》,内容有:
  我校现代化微机管理,电脑编排教材资料,师资雄厚、规模庞大,拥有资料室、阅览室、书刊社、读书联谊会、学生宿舍、食堂、浴池、电视房、锅炉房、教室、微机室等。特聘王蒙、陈忠实、路遥、贾平凹、莫言、张抗抗、王安忆等著名作家为我校顾问,因材施教,开设作家培训班面向全社会招生。
  作家培训班传授小说、诗歌、散文的创作方法和技巧及出版发行方面的知识,每人每期可集结出版作品集一部,由校方帮助出版发行。学制六个月(全日制授课),学杂费368元,食宿费每月80元左右,学校备有被褥、餐具及浴池,学生不用带行李。报名者可先汇来五元报名费、入学申请和作品一篇,收到入学通知书后再行寄款来校。结业发给结业证,择优录取为作协会员、特约记者等。
  为了记住这则《招生启示》,东山石花了0.70元人民币,买来那一期《女朋友》杂志。他没有走进火车站售票厅,就回头寻找位于“AQ路XY号”的“中华文艺学校”。当他花了一个钟头找到要找的门牌时,原来这里开了一家书店。他仔细观看了这个书店,门口边有一个四方小牌子,写有“中华文艺学校”字样。这个书店难道就是学校办的书店吗?他正欲离开时,又忽然想到,大城市里一个门牌,里面范围很大,从一扇小门或一个小过道进去,里面几座房屋全是。他进去询问在书店里卖书的一个姑娘:
  “请问,这里是中华文艺学校?”
  “我们书店就归中华文艺学校的,是学校的书刊社组成部分。你是来报读作家培训班的?”
  “是的,”东山石说:“上哪儿报名?”
  “学校就在里边。只是现在一个人也不在。”卖书姑娘说:“因这里边屋子小,学校正迁向一个新地方——迁到西五街的西华大楼。你去过那里没有?听口音你是外省人,现在哪儿工作?我这儿代办报名手续,你交五元钱报名费,写张入学申请书,还交一篇作品,以后就会收到入学通知书。”
  卖书姑娘用文静而热情的目光望着东山石,一口气说完这些话,使他不得不信以为真,旋即向卖书姑娘要来几张印有“中华文艺学校”字样的信笺。当他看到这几个铅印字样,第一感觉良好——相信这所学校是真实存在的,也说明卖书姑娘并没有骗人。他很快写下一份“入学申请书”:
  中华文艺学校:
    喜读贵校《招生启事》,心血来潮。我从没想成为作家,但我有心报读贵校作家培训班;相信会学到不少知识,交上报名费五元和诗作一首。望审批。
  他在另一张信笺上写了一首诗,题名《爱她》,还加上一个副题叫“——报读中华文艺学校”。诗很短,仅两句,云:
  
  不要怀疑你所陌生的它与她
  也许就是你想寻觅的那口智慧之泉
  
  诗后注明他打工的戏都市郊区地址,然后马上取出五元钱交给卖书姑娘。她还给他一张盖有中华文艺学校印章的临时报名费收据。她重新拿起他的“申请书”和《爱她》诗来看,再次为他发出赞美颂词:
  “你人潇洒,诗潇洒,文字写得亦潇洒!”
  “是吗?”他笑语一声,就转身告辞:“再见!”
  “再见——”她送给他一个妩媚的笑容。他在这时,瞧见卖书姑娘样子玲珑,皮肤白净,十分可爱。
  他回到郊区打工的工厂,向老板说明事情,表明态度。老板听了很高兴,支持他这样做,并表示,如他求学成功,就最好;如不成,还是欢迎他回到厂里来,老板还希望他早日接到入学通知书。在他一日三秋的等待中,过了半月,接到一本《新星文艺》杂志创刊号,编辑、出版者为中华文艺学校,没有国内统一刊号,虽未批准正式出版发行,但作为一本铅印的内部文学期刊,也可看出学校有一定的实力,他作这样想。一张铅印的《入学通知书》内容如下:
  东山石同学:
    来搞及报名费收悉,经我校理事会研究决定,你已被录取为作家培训班首期学员。请接到本通知后,带学费368元,住宿费180元,住宿押金50元,速来校报到,20日开学。届时请自带行李等。
  地址:戏都市西五街西华大楼16楼(火车站一路电车大桥路口下车即到达)
  电话:xxxxxx
  联系人:宝老师 平老师
         
  
                中华文艺学校教务室(盖章)
  他把它拿到手中,即感到希望在前,又不得不想,为什么《招生启事》说“学生不用带行李”,《入学通知书》要学生 “自带行李 ”了呢?两者的地址、电话和联系人又都不同了呢?这能像样吗?他在再次怀疑之中,又作肯定地猜说:一张铅印的通知书难道有假吗?!他终究驱散了疑云,背上行李,前往中华文艺学校。
  来到戏都市西五街西华大楼前,底层“西华大超市”五只镶金的大字光彩照人。他询问店门口冷柜前卖冷饮的姑娘:
  “请问,这儿有所中华文艺学校吗?”
  只见姑娘往门上方仰望一眼后,用手指向超市里头的那个门道说:“从里边电梯上16楼就是。”
  他看到门上方挂有一块写着中、英文“中华文艺学校”字样的牌子。他向卖冷饮的姑娘道谢后,经过一排很长的柜台,进入尽里头那个门道的电梯时,开电梯的老头不等他开口就问说:
  “你到16楼中华文艺学校吗?”
  “嗯。”他跨进电梯,旋即到达16楼。首先看到这楼面的十几间房子门口分别挂着:校长室、教务室、财务室、编辑部、微机室、阅览室、教室等等,给人一种名不虚传的中华文艺学校新感觉。他先去敲校长室,没人;敲教务室,没人,敲财务室,也没人;除微机室门开着外,其余的门全紧闭着。校长室门外摆着一个话机,一胖一瘦两姑娘在把玩着,有说有笑。其实,他一上楼来,就看见她们和电话机,只是他不想立刻就问,而是先去自己找,现在只好问她们。
  “请问,这学校有人上班吗?”
  “她就是。”胖姑娘指着瘦姑娘笑说。
  “没有人,”瘦姑娘收敛了原有的笑容,望东山石。
  他依靠栏杆上,看看这对姑娘,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胖姑娘随后格格笑了几声,离开电话机,下楼了——以后知道胖姑娘是西华大超市的职员。瘦姑娘走向教务室,用手指有节奏地叩了几下门,见无人应,就进入微机室。东山石跟在瘦姑娘后边也走进微机室,他的行李卷放在外面走廊上,瘦姑娘站到办公桌前时对他说一声:
  “请坐。”
  他在一把木椅上坐着,瘦姑娘走到一个煤球炉边加煤球,一边问他说:
  “你是哪省来?”
  “浙江。”
  “来戏都真不简单,”瘦姑娘说:“你现在做啥工作?”
  “我在戏都市郊区打工已两年了,没回过浙江。”东山石说:“替一家私人老板工厂打工。”
  “难怪我早觉出你很有点戏都味了”瘦姑娘瞧上他一眼,风趣地笑笑说。然后,她将一把茶壶放到煤球炉上炖开水。她回到办公室在桌前坐了下来,翻开一本书观看着。窗边摆放着一台像机器那样的东西,这大概就是微机室内的微机吧,东山石走到它旁边仔细地瞧上一眼,见瘦姑娘只顾做自己的事,他不想再问什么,就走了出来,到门口时回头问瘦姑娘:
  “你是不是学校人员?”
  “就算是,”瘦姑娘不愿管的样子面对东山石平静地说“而我不管报名等事。”
  “今天有没有人来呢?” 东山石又问。
  “这要看你运气了,”瘦姑娘说:“学校也不过几个人,那个宝老师可能会来的。”
  东山石已听出有跷蹊,可不想马上追问到底。他有种既来之则安之的思想,他到走廊上散步。这座大楼呈正方形,从十五楼起,中间建有室内天井的样式。大楼共有22层。东山石转到电梯(楼梯)的窗口边,远望起戏都古城,进入眼球的大多还是古老的低矮民房。少数几座拨地而起的现代化高楼显得特别的雄伟壮观,附近一座正在建设中的高楼大厦充满喧闹、充满生机。
  这时,他见到一个六十左右的男人从电梯上来,向里边走去,手提一个黑色人造革掲袋,前后摆动,上身左右几分摇恍着,有点像机械性动作,又有点像扮演电影上的艺术角色,还带有三两分滑稽样子。东山石上前几步,看那个人走向哪个办公室。
  “宝老师,一个浙江人来报读作家班。”瘦姑娘站在微机室门口向宝老师说后,又向东山石说:“呵,你过来,向宝老师报名。”
  宝老师就是通知书上写的联系人,即负责报名的。东山石快步走过去,随宝老师走进教务室,在里头窗口边的一张办公桌相对坐着,宝老师的第一句话就问道:
  “你带学费生活费来没有?”
  “带来的,”东山石说:“通知书上说的要带的都带齐。”
  “那就好,”宝老师从那只人造革黑色揭袋里取出一本发票,又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枚学校公章,再从另一个抽屉里拿出一本报名登记册,然后,从口袋里取出一支香烟,先递向东山石,说“抽烟”,东山石说“谢谢,我不会抽”,宝老师笑笑,用火柴点燃起香烟,吸上一口,再吐出浓浓的烟灰,接着问说:
  “你叫东山石?在戏都市郊区工厂打工?”
  “是的,是的。”
  “你拿出钱来,先给你登记注册,”宝老师说:“学费468元,住宿费180元,住宿押金50元,还加食宿管理费30元,一共728元。”
  “这是怎么回事?”东山石问说:“通知书上写的学费不是368元,怎么现要收468元?还有什么食宿管理费做什么?”
  “学费和住宿费多少是按上级有关文件规定的,住宿押金会还给你的,”宝老师一本正经地说:“收食宿管理费,是因为我校师生吃饭都在西华大超市食堂里吃,这是西华大楼里规定的,每个人在这里吃饭、睡觉,都必须在买饭票的同时交管理费,这30元食宿管理费是我校替西华大楼代收的。”
  “宝老师,现在已有几人报名了?”东山石问。
  “本市的已有好几人来了,”宝老师说:“外地的,你还是第一人,祝贺你啊!”
  “来过的本市人缴费了没有?”
  “现还没有缴,”宝老师说:“本市的,路近,等有外地外省人来,他们就来缴。”
  “宝老师,”东山石提出商量,说:“我是否先住下,等有几个人时,我就跟他们一起缴费?”
  “你如不缴费,学校是不安排你住宿的,”宝老师说:“因你还不是我校承认的学员,即学生,学校怎么可能安排你住宿。如你先到外面住旅馆住宿费贵得很,不合算。”
  “这怎么说好呢?”东山石思谋着说:“你们学校不是已收了五元报名费,发给我们正式《入学通知书》吗?”
  “你不想缴费,”宝老师一边说一边收拾起刚摆到办公桌上的收据、公章和报名登记册等:“我是没办法安排你住宿的。”
  “我就因为相信贵校,想在贵校学一点东西,才来报读作家班的。”东山石一边说一边从袋里取出钱,并数了730元递给面前的宝老师,“我怎么不想缴费?我只是与你商量。”
  宝老师接过730元数了数,立即把钱装进那个黑色人造革揭袋,并找还东山石两元,然给东山石开收据,上面盖上“中华文艺学校”字样的公章。就这样办了缴费报名手续后,宝老师叫东山石拿上自己的行李,来到另一边的一个房间,并交给东山石这个房间的钥匙。这个房间有四张床铺,是以前开过西华宾馆的房间。只是房间里堆放有煤球炉,小桌子上面还有蔬菜和碗等,说是前不久招有一个电影表演班学员住过的,很脏乱。东山石给房间全面清扫后,选了靠窗边的一张床位,放上自己的被铺卷。之后,宝老师又带东山石到西华大楼财务科买了食堂饭票和菜票。还叫东山石到底楼西华大超市去买盆子和筷子,买饭吃饭用。东山石对此感谢宝老师讲得那么仔细。
  这一夜迟迟没睡,因为从16层高楼上观赏大城市美丽夜景,灯火辉煌与星空闪烁,同灿烂,共峥嵘,人类世界,和谐平安,此时天地环球皆欢乐啊......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