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imi
mim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9,522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IG宣布禁用整形滤镜,为平息网红脸乱象?

(2019-11-25 23:18:16)
标签:

社交媒体

卡戴珊

滤镜

Spark AR会发布此公告,是因为察觉到人们对社交媒体、相貌与心理健康之间的关系感到日渐忧虑。报章媒体之前在探讨的「Snapchat自拍畸形恐惧症」,促始了「Instagram脸」的兴起。在特定的一群名人及有影响力者的推广之下,许多社交媒体用户都感受到了效仿这种最新线上美学的压力。

Taylor Jewell

报章媒体之前在探讨的「Snapchat自拍畸形恐惧症」,促始了「Instagram脸」的兴起 报章媒体之前在探讨的「Snapchat自拍畸形恐惧症」,促始了「Instagram脸」的兴起

这类相貌通常以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与凯莉珍娜Kylie Jenner丰厚的嘴唇和立体的脸颊为特色,就像着名的美国时尚娃娃Bratz那样;此范围也延伸到贝拉哈蒂德Bella Hadid、亚莉安娜格兰德Ariana Grande等众多公众人物的相貌特征上。

正如《Vice》近期对模糊的填充与注射剂世界所进行的调查,这类相貌助长了非侵入性手术的蓬勃发展,尤其是在年轻女性之间。

那么整形手术滤镜又是从何而来的?Instagram的论点是,这类滤镜正在损害用户的健康,当《Vogue》问及对此议题的评论时,一位Facebook发言人表示:「我们希望滤镜能为人们带来正向的体验。我们的重新评估步骤是:一,移除图库中所有与整形手术相关的图片效果;二,停止批准新的同类型图片效果;三,移除被通报的现行图片效果。」

从表面上看来,这些论点很有道理,尤其美国脸部整型与整形外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Facial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于2017年发现,55%的外科医师汇报其患者是为了自拍而决定整形。尽管这些滤镜成功地让人在社交媒体上看起来光鲜亮丽,但回归现实,我们的相貌依然没有改变,这些滤镜仅能触及问题的表面。

? Michael Buckner/BMA2015

55%的外科医师汇报其患者是为了自拍而决定整形 55%的外科医师汇报其患者是为了自拍而决定整形

Mary McGill在爱尔兰国立大学戈尔韦分校National University of Ireland Galway担任博士生的期间,研究了自拍与后现代女性主义的数字文化,并对相关新闻回应道:「我欢迎任何能简化我们现有强烈视觉文化的改变,虽然我认为这项改变的影响微乎其微。这项议题不仅仅局限于几个滤镜,Instagram等类型的网站已经变成了我们生活准则的一部份。」McGill所说的准则指的是什么?「这些准则将女性身体与脸部视为物体,始终以法医学的角度进行审视与评估,所有的美肌应用程序都以我们的身体需要完美化为前提;因此,大家便自动成为了有缺陷的身体。」

FaceTune是这类型的美肌应用程序之一,在2017年成为Apple最受欢迎的付费应用程序;提供精细的脸部细节编辑功能,效果比卡通滤镜更细致,可能也更普及,甚至还可以拉直鼻子,或重塑下巴线条。有了这样的美肌应用程序,人们便能轻易创建微调后的个人数字头像,但却让有些人觉得他们与的照片不相称,甚至无法直视智能手机中的自己。于是,有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拿着自己编辑过后的自拍照给整形外科医师看,希望在现实生活中也能拥有相似的容貌。

拥有伦敦时尚学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时尚文化硕士MA Fashion Cultures头衔的时尚理论家兼课程负责人Rosie Findlay博士对《Vogue》说:「这类对我们自己还有身体的想法,在社交媒体兴盛前就已存在,但这类想法现在被强化了,因为社交媒体鼓励且训练我们以高度调整过后的角度来检视自我、管理自己的外表。」她表示,自2000年代中期以来,关于Photoshop修图与整形手术的话题便持续不断;现在,随着FaceTune细微修改功能的流行,我们越来越难察觉照片是否经过修图。「让你可以巧妙地修改或提升自我(对这类如同外科手术的技术,相当温和的词汇),并且看起来仍像你自己,只是变成一个稍稍改进过后的版本,我认为这是这类美学的目标;如果你对手术前的自己仍有高度的认同感,那么,这是成功的。」她很快地指出其中隐含的层级概念?「些微」与「太多」之间的对比,创造了新一代对美的等级划分。

? Karwai Tang

所有的美肌应用程序都以我们的身体需要完美化为前提;因此,大家便自动成为了有缺陷的身体 所有的美肌应用程序都以我们的身体需要完美化为前提;因此,大家便自动成为了有缺陷的身体

网络毫无疑问地改变了我们对美的概念,这是一个复杂且经常互相矛盾的发展过程;而在身体与外貌多样性的认知方面,则有着巨大的跃进,每个人都有机会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展现自我。网络也提供人们庞大的空间尝试与传统相异的事物,我们可以轻易地找到一些嘲弄标准预设的名人,像歌手 King Princess便嘲笑那些看起来完全相同,使用整形手术滤镜的人们。网络也为模糊事实与虚构提供了空间;最近,彩妆师Alexis Stone连续好几个月,在他的照片上使用了义肢与各种特效,说服他的Instagram追踪者说他的整形成果非常糟。

另一方面,这类想法在很大的程度上,仍旧鼓励着均质化的美感;看看最近一名整形外科医师的主张?基于黄金比例原则(描绘「完美体态」的着名欧洲中心主义式原则),贝拉哈蒂德Bella Hadid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这类想法主要在鼓励真实生活中的女性样貌与照片编辑效果的结合,不论是透过饮食、个人运动、技巧熟练的化妆师、手术型的修改,还是结合以上所有的手段。反过来说,当我们成为自己的Instagram故事明星时,我们也在其他人身上施加了新的压力,让其他人感到必须提升自我,或是感到自我的不足。可以肯定的是,禁止奇怪的滤镜可能会有所帮助,至少能引起人们对此的讨论,但若要真正有所改变,我们需要的是对网络世界如何建构、?卫且不断地强调的「美」,进行更广泛且艰深的讨论。

? Copyright Jamie Stoker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一名整形外科医师的主张?基于黄金比例原则(描绘「完美体态」的着名欧洲中心主义式原则),贝拉哈蒂德Bella Hadid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一名整形外科医师的主张?基于黄金比例原则(描绘「完美体态」的着名欧洲中心主义式原则),贝拉哈蒂德Bella Hadid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