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亮亮酱
亮亮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19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当在电竞路上走到尽头

(2011-04-23 21:25:26)

“我要退役了。”

我给78点上一根烟,我也点了一根。

 

我们沉默了很久。

这种心伤的感觉,我没谈过恋爱,却跟失恋一般。

 

78是我去年在兰大war3战网遇见的第一个人。他的技术以及思想,不论是游戏中还是现实里,都是我非常敬仰的。我和78一起聊天,他会说很多,我会沉默上很久,他所说的,九成是我所认可的。客观现实而又不乏对梦想的追求,成熟老道却又不缺乏幽默感,我觉得能概括他了。我会叫他老师,于是开始BN论坛上越来越多的人叫他老师……的确,不论是细节处理还是对全局的把握,都非常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是一个打dota不用改键的选手,所以你经常可以看到他右手握着鼠标,左手飘到小键盘去按物品键。这个习惯是他从玩war3对战时养成的,那个时候全场按着alt都是家常便饭。78的发条,可以一个人冲到人家高地塔下面去抓一个对面的小黑,“拖住对方另外几个英雄,尤其是这种4保1的阵容。为队友拉扯出空间,让己方的后期能安心farm,如果能带走对面的后期,那就是大赚了。”

 

作为一个晚进入兰大BN的玩家,一个低一年级的学弟,78经常会跟我谈起以前的一些事情。pcc,element,kula等传奇人物。虽然我没有跟这些前辈交过手,但从一个实力比我强的多的玩家口中谈起他对这些人物的崇拜之情,我也肃然起敬。“kula是个技术很全面的选手,甚至于他的巫医,团战放大的时候都是猫在树林里的,你只能看见一根棒子插在那攻击你,却找不到他本人”。“又如他的虚空,各种华丽的放大,每次都罩住五个人,我们站的特别分散,但是一打起来,他总能一个人罩住我们全部。”。“pcc的个人能力非常强,又有很强的团队组织能力和领导力……”

 

……

 

上个星期跟78去市区找BTU众身相见,都是大我2年,3年,4年的哥哥了,之前只在BN上玩。胖子,白钢,奶哥,耀哥我跟他们都是第一次见面,感觉大家特别投缘。饭桌上喝了很多,聊了很多,78喝吐了……第一个‘小鸡腿’……78酒量不行,却是很实诚的一个人,虽然喝吐了,你再拿酒来,我照样不拒绝你。接着酒兴我们去ktv接着第二场,白钢和胖子的歌声真是牛逼,白钢十大歌手冠军不是盖的啊。同样接着酒兴,白钢和胖子向78发出邀请函,加入BTU。我也一边动员他,几杯酒下去,78答应了。现实是现在兰大dota环境不太好,顶尖的选手都是一些即将毕业的同学,78作为一个大三的,我个人觉得是现在兰大BN上实力最强的玩家,有他的加入,是对即将各奔东西的BTU老将的最好交待。回榆中过了几天,BTU和csb进行的几场cw,已经表现出势不可挡的实力。

 

……

 

“为什么要退役?”我问他。

“……考研……”。这算是我听出的第一个理由。

“昨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想了很久,终于突然爬起来,对自己说了一句,我要退役”,“这个想法我想着已经很久了。以前就有想过。”

“你不是说过,我们打不了职业,但是我们要在业余中做到最好吗”,我质问他。

“是这样的,但是你在这过程中会失去很多东西,而且我现在已经开始认识到了”,78说。

“什么东西?女人?成绩?”

“嗯,还有很多,很多东西……你越想做到最好,当你越接近顶峰的时候,你就要花掉更多的时间跟精力去做。”

“考研,那你还有一年不到的时间”

“恩,而且想考一个好的学校需要付出的太多了”

 

…………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这句话我记得他跟我说过不止一次。

“pcc和kula他们毕业之后也是比较惨的……打好游戏什么用,毕竟人还需要另外的能力技能来养活自己”

确实,在社会上,谁会认可你打游戏的能力?况且是业余里面表现平平的。

“这次BN线上赛后,我要退役了。”

 

……

 

78说我像他,一些想法也很像他,甚至从一开始我找到他想加dd战队,就跟一年前他找到huo0341那样,说着一摸一样的话,要求加入一个团队。“我的电竞之路可能就到此为止了,小伙子”,78总是喜欢这么叫我,“你还可以走的更远。”我已经说不出话了,一直低头看着自己杯子里的东西,一点点吃,一点点的听着78的过去。他跟我聊了很久,包括他的家庭条件。78真的是一个非常独立要强的人,他不想依靠父母太多,“我爸妈赚来的钱,每一分都是血汗钱。”“我想等我毕业后,就尽量不向他们要钱了。”

 

我很难过,为什么?一个非常有天赋的选手,却要在现实面前低头,为了一些很现实的问题去放弃理想雄心。

 

“以前有一个同学跟我玩对战,我们的关系很好,一开始都是我虐他,后来等他能虐我了,他找到我,我说:‘我不玩了。’后来我的这个同学一个人背着键盘鼠标去打WCG,进了16强。我没有这样的经历,却很喜欢这样的感觉。我自己觉得我跟兰大其他的dota玩家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我有想拿冠军的心,我想过全国冠军,小伙子,我觉得这就是我跟他们的区别,也是为什么我们能关系那么好的原因。我是一个很要强的人,我会不服输。能跟顶尖的队伍交手,这确实是件很让人兴奋的事。”

 

 

——“如果我的儿子,他们有电竞的爱好,我愿意挣一辈子钱,让他们玩一辈子”

 

 

“我们还没做够队友……”我说

“呵呵,如果你想,以后你不要嫌我菜,别人叫我我可能不理,但是你如果叫我,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会陪你玩的。”

 

 

……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有些事情也是这样,到了一定时候,你必须低头去接受现实。

就这么多吧,加油7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2011.5.15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2011.5.15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