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双峰记(十四)

(2012-12-21 19:38:36)
标签:

湖南娄底黑社会

娄底黑社会

新化刘义柏

杂谈

分类: 法治观察

双峰记(十四)

 

    昨天,读了高子程律师谈李庄案,了解了不少以前所未知的李庄案信息。历史,即便并没有过去多久,却往往都成了“罗生门”,即使是当事人,不同的人叙述出来,也会是全然不同的面貌。

 

其实,我的某某记,大概也不能超越这个规律。我所记叙的,也只是我个人的视角,对事情的观察和记叙,我只能尽量的以一种平常的心,忠于事实,忠于自己,记下我眼中的真实。这不会是全景的,而只是我认为值得记的。完全真实的大概只有摄像机,或者不,摄像机大概也不能记录全部真实。

 

现在,我们国家的司法,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一种封闭性的司法,这种封闭性,违背现代法治理念,并因此产生了很多问题。所以,作为这种司法的参与者,把自己有条件看到的记录下来,并且公开,告诉那些没有机会看到的人,司法是怎样运行的,也算是作为一个当下中国的律师,为促进司法公开进而公正而做的一点点努力吧。

 

从昨天下午开始,法庭内用于取暧的两大桶碳火,已经让我有头痛之感了,可能是这些天来连续吸入碳火产生的一氧化碳。不过,不知是谁有意或无意放了大概是红薯在碳火里,我昨天下午闻到了烤红薯的味道。

 

庭审由辩护人继续对“5.12医患纠纷”事件质证开始。这个法庭的举证质证与小河法庭上的举证质证不同的一点是,在被告人和辩护人质证之后,公诉人会有一个综合的回应,“在特殊的情况下”,辩护人还可以对公诉人的回应进行回应。(小河法庭举证质证开始几天是:公诉人举证-被告人辩护人质证-公诉人回应-辩护人回应,这样只搞了几天,后来变成了:公诉人举证-被告人辩护人质证,公诉人不回应了,所以辩护人也就没有机会再回应了。)今天,杨金柱律师就“特殊”了一回,对公诉人对他昨天下午激情愤慨声震屋宇的四十分钟质证进行了回应。

 

这一回合,有意思的是,公诉人回应时说,公诉人从昨天下午到今天上午,认真听取了被告人及辩护人的质证,对于刘义柏的第一辩护人的质证意见,公诉人虽然一直在认真听,但是相信在座的不少人和公诉人的感觉一样,可能是由于辩护人的语言语速,也可能是辩护人丰富的肢体语言吸引了注意力,导致公诉人只听懂了一部分,现在就听懂了的这一部分进行回应。杨金柱律师对此的回应是:我是洞口的,你们是双峰的,怎么可能听不懂?(青石注:洞口县属于湖南邵阳市,双峰县属于湖南娄底市,二县相邻)

 

被告人刘某平在质证时说“我的庭前供述是被刑讯逼供取得,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中,我提供了七个同监室关押的人给我写的证明,但是我提出来之后,公诉机关只对一个人进行了调查,对其余六人没有调查,这六个人,他们是为了维护法庭的正义,才给我出的证明,只要对其余六人进行调查,就能查明我有没有受到刑讯逼供,我还申请法庭调取2011913日至18日看守所的录像,当时我在不在看守所,录像是最有力的证据,并不是看守所的干部出具的虚假的情况说明,就能够证明我在看守所,没有受到刑讯逼供,只有调取这个录象,才能证明我有没有被外提,才能证明公安机关是不是在公正执法,如果以我受到刑讯逼供的口供判我,让我遭受不公正的不人道的待遇形成的材料成为证据,那会是对法庭公信权威的伤害,也是对社会所有人的伤害,我不希望我成为下一个赵作海。我希望通过你们的举手之劳,调查一下。”

 

法庭对其调取看守所录像的回复是,在此前的排除非法证据程序时已经回复过了,法庭向看守所调取过录像,看守所已经出具了情况说明,看守所的录像只保存15天,被告人申请调取的录像,已经没有了。

 

今天主要进行的是寻衅滋事的举证质证。公诉人宣读了大概二个小时。

 

    刘义柏的辩护人郭振峰律师质证说,侦查机关的证据存在很多硬伤,主要是相互之间的矛盾太多,而公诉机关在侦查机关这些材料的基础上提练、整合、加工形成起诉书的时候,使用了以下三种手法:无中生有,转嫁事实,刻意放大。

 

被告人黄某某质证认为很多起指控他都没有参加,审判长说黄某某今天说的和以前说的不一样,并借此告诉其他被告人:“自己以前说过什么最好记住,要实事求是,不要做无谓的辩解。”

 

    《刑事诉讼法》42条:“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都是证据。证据有下列七种:(四)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

 

中国大陆的法庭,是奉行职权主义的法庭,法庭审判的主要目的是查明事实。而事实已经成为过去,法庭的查明,就是要重建一个事实,而重建事实是相当困难的,而如果承认人的认知能力有限,则就可能面临无法完全重建事实的情境,这种情况下,怎么解决?特别是当被告人在法庭上当庭翻供的时候,如何采纳其供述,更成了一个问题。虽然人有趋利避害的本能,为自己辩解甚至是狡辩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为什么他庭前有罪供述的可采性就一定优于当庭供述呢?特别是在所有被告人众口一辞受到严重刑讯逼供的情况下?虽然被告人声称受到刑讯逼供并不必然导致他庭前供述就是虚假的,但是被告人在法庭上这样说了,说由于受到刑讯逼供导致庭前供述不真实,并且提出了存在刑讯逼供的合理怀疑和自己行为的合理解释,而控方并不能令人信服的证明刑讯逼供不存在,法庭如果对当庭供述一律不采纳而全然采纳庭前有刑讯逼供嫌疑的有罪供述,理由何在?这恐怕不是法庭一句“结合其他证据综合认定”就能令人信服的。

 

所以,根据易延友教授的介绍(《中国刑事诉讼与中国社会》),在英美法系的法庭上,审判的进行,以及证据规则的设定,它的目的并不是要保证查明全部事实,法庭审判的主要目的,并不是发现真实,而是提供说服性和可接受性,只要说服人们能够接受判决,就足够了。

 

一定要查明真实,是违背人类理性经验的。而只提供说服性和接受性,法庭便从查明真实这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中解脱出来,并以超然的姿态获得人们的尊敬。

 

 

 

20121221日,湖南,双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