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舜
王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75
  • 关注人气: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与何申兄最后一次握手

(2020-02-27 11:38:21)

腊月廿七日临下班,陈建强老弟因事来我办公室。办完事后,我俩谈话的唯一话题是何申兄。老弟说,腊月廿五日他还与何兄交谈了很久,并给他书写了“天道酬勤”。可是昨天病情突然加重,住进了医院,癌细胞扩散全身,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与仇承轩兄一起去探望,何兄哭了……

第二天早饭后,我撂下所有事情,立即去了医院。

新冠疫情已经来袭,附属医院门口开始测体温,无发热者才可进入。何兄住院赶到了这个当口。

来到住院楼,查看一下指引牌,泌尿外科在14层。电梯很拥挤,没有人戴口罩。我来到14层护士站,向护士打听何申住哪个病房时,让正好路过的大嫂听见了,直接引我到7病室。

室内有3张床,里面的两张空着,何兄躺在外边的这张床上。他右侧卧,头朝西靠床头,脸朝南面窗,在朦胧睡眠中。英华见我进来,到他背后喊道:“爸,王主任看你来了。”说话间我已经到他面前。床边准备着一个小圆凳,我随着下坐,紧紧地握住了他微微抬起来的右手。此时,一种不可名状的滋味涌上心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哽咽在喉。何兄连道:“谢谢!谢谢!”老兄的谢字更让我难忍。稍作镇静我安慰何兄道:“好好养着,现在医疗手段这么高,我们几天就可出院。”明明知道这是骗人的鬼话,可是这个时候不嚷鬼话,我又能说啥?何兄到是很淡定:“我自己明白,这次很重,很重!”

两手相握,传递着我们相互的内心。何兄突然抽回手说:“别,别,这是医院!”老兄啊老兄,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为他人着想!这更加深我的难过!人类啊咋就这么无能,不就是癌吗?怎么就治不了呢?那癌细胞才多大一点儿?怎么就对付不了呢?人生有许许多多的无奈,而对于生与死的无奈实在让人无法承受。何兄,虚岁才70岁呀,就非得走吗?啊?

说话间,老兄眯上了眼。显然,他很累,很疲倦,病痛很难忍。我不忍过多打扰,还是让老兄休息吧。我站起身来跟大嫂、英华说了几句安慰的话,打算告辞。我说着往外走,又扭头再看一眼老兄。原来他没有睡,此时,正举着右手,微微摆动,与我道别。我立刻又返回来,双手紧紧地再次握住老兄那不舍的手……心又是一阵酸痛,一股气流再次上涌。此时,说什么话似乎都没有用,但愿这紧握的手能给老兄一点点的安慰,一点点战胜病魔的信心和勇气。

没想到,与何兄的这次握手竟是平生的最后一次。第二天腊月廿九日武汉封城,打响抗击疫情的人民战争。全国14亿人民开始居家隔离,连医院的门诊都停,再想去看看老兄,已不好成行。一天天惦念,一天天祈祷,盼老兄有奇迹发生,能够再次一起谈笑风生。然而,正月廿八,传来的是噩耗,老兄驾鹤西行。我《哭送何申兄》:惊闻何兄驾鹤去,雷击小弟泪纵横。谁说西去早晚事,可叹七十太年轻。腊月廿八才相见,正月廿八就远行。此行一去无回路,今生无缘再见兄!

2020年2月21日泪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哭送何申兄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哭送何申兄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