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青记者
知青记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4,123
  • 关注人气:1,3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太可笑了,大家都谈赵作海!

(2010-05-14 09:15:16)
标签:

杂谈

分类: 民权

本人此贴也发到猫眼上了,并引发了讨论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407085&star=5#5603341

“杀人者”赵作海被判了死缓,虽然死里逃生,却被打得死去活来,并在牢里关了11年,吃尽了苦头,还不知何时能获自由。这时奇迹出现了,被杀者死而复还。这样的事情值得大家谈吗?值得!不仅值得谈,而且值得大谈特谈!但我想说,不值得谈!因为有个聂树斌,这个案子就不值一谈,或者说,不值得这样谈!

道理很简单:一个已经饿了三天的穷人正坐在你的面前,你却指着另一个刚刚饿了一天的穷人对朋友们说,你们看他多可怜,已经三餐没有下肚了,快来帮帮他!你的做法奇不奇怪?你或许会为自己辩护,先前我也为饿了三天的穷人呼吁过了。可是,你的呼吁没有起到作用,他饿了三天了,还没吃到一口饭!

这个饿了三天的人就是已经被处死的聂树斌,或者说,就是他的老妈妈。

聂树斌案,是古今中外最残暴、最荒唐的。爱子被当作杀人犯枪毙了,真的杀人犯出现了并一再说“等法院为聂树彬平反了再枪毙我”,可是,无论真凶如何呼吁,无论聂妈妈如何哀告,无论媒体如何同声谴责,法院就是不认错!

谁家没有孩子?谁的人心不是肉长的?假如是你的孩子,别说被人杀了,就是被人打了,你也不干呀!

你要求人家杀人偿命,可是,你同样杀了人,不但不抵命,连认个错都不肯,你不是比杀人犯凶恶一万倍?

判了人家死刑,连判决书都不给。明明没有给人家判决书,临到真凶出现了,人家提起申诉了,你却非要人家拿出判决书才肯受理,你法院难道没有存底吗?你这不是明摆着刁难人家吗?

后来,老妈妈从一个“神秘人士”那里得到了判决书,为什么还不受理?

河北没有地方讲理了,老妈妈跑到最高法院申诉,最高法院为什么又发回河北高院去?从20053月媒体发出《一案两凶,谁是真凶》起,5年多过去了,河北高院就是不受理!这不是太过分了吗?

谁家没有孩子?谁的人心不是肉长的?你对别人家的孩子、对别人家的母亲也未免太凶狠了!

相对来说,赵作海还不幸运吗?最起码,赵作海保住了命,那个地方的法院还认了错,还上门鞠躬道歉,还送慰问金,还准备赔偿,还发誓说将来再不办错案……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了,我不是说不应该给饿了一天的人吃饭,而是说更要给饿了三天的人吃饭。我是说,做什么事都不要一阵风。

事实上,聂树彬案是一个标杆,一个坏的标杆,只要这个标杆在,中国就不会有公正的司法,中国的法官包括最高院的大法官就无脸见人!

真不知道最高法的报告在两会上是如何过关的。我认为,聂树斌案只要一年不解决,最高法的报告就一年不该过关。人大代表为何不为人民把好这个关?

谁家没有孩子?谁的人心不是肉长的?

人大代表啊人大代表,不要说什么公理了,只要你的身上还存在人性,你就不会对聂树斌案熟视无睹!

张思之律师也曾对我们疾呼:“不要忘记聂树斌!”

不长记性,就会不断重复过去的错误,就会在原地绕圈子,就会永远与悲剧为伍!

一个人是如此,一个民族也是如此!

附上聂树斌案大事记、张思之律师的呼吁、张培鸿律师的博文片断和贺卫方老师致河北高院高勇院长的信。聂树斌案的详情可到网上搜。事实上,许多有识之士已经将赵作海案和聂树斌案联系起来了。希望这些声音能汇集成一个大声,促使聂树斌案解决。

 

聂树斌案大事记

  199485

  河北省石家庄市郊区玉米地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923,河北省鹿泉市鹿泉镇下聂村村民、21岁的聂树斌被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抓获;929,当地公安机关称聂树斌供述强奸杀人罪行。

  19954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处聂树斌强奸罪无期徒刑,故意杀人罪死刑,决定合并判处死刑并核准死刑判决;427,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2005118

  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根据群众举报,在某砖瓦厂抓获河北广平籍犯罪嫌疑人王书金;2005119,河北省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率队前来河南荥阳,和荥阳市公安局一起提审王书金,王供述了在河北省强奸并杀害了4名妇女的罪行。此后,广平公安押送王书金到石家庄指认了作案现场。

  2005315

  媒体报道《一案两凶,谁是真凶》,此后全国媒体广泛报道聂树斌案。

  20053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和代理律师李树亭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此后的两年期间,河北省高院始终以张焕枝拿不出聂树斌的死刑判决书为由,拒绝立案。

  20074

  聂家人得到“神秘人士”寄来的聂树斌两审判决书,据此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

  20074

  王书金强奸杀人案一审宣判,王书金被判死刑。王随即上诉,理由之一是没有认定他供认的在石家庄郊外玉米地所作的强奸杀人案。

  2007115

  最高人民法院函告张焕枝,已经交由河北省高院处理。

  2007115至今

河北省高院始终未对聂树斌案的申诉立案,称是否立案“还在审查之中”。

 

贺卫方老师为聂树斌案致河北高院院长高勇先生的一封信
尊敬的高勇院长:
  不久前,我接到了一个很意外的电话——来自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她解释说一家北京的报纸记者到她家采访,把我的电话告诉她。她向我诉说:儿子的冤案至今没有一点消息,谁也不管。奔走呼号已经五年了,越来越看不到希望,她和老伴心情很糟。她反复地说,希望我能够继续帮助她。
  放下电话,我的心情也很沉重。高院长,也许您也知道,我为这起案件已经发出多次呼吁。这样一起经过那么多媒体报道的冤案,居然一拖就是五年,我不知道究竟卡在哪个环节上。高院长,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是聂树斌案件的终审与复核机关,如聂树斌确系冤杀,那么贵院就是冤案责任的承担者。同时,那位承认实施了杀人犯罪的王书金也已经河北高院二审,2007731审理,至今已两年有半,仍无结果,严重违反了刑事诉讼法一百九十六条对于二审期限最长不超过两个半月的规定,贵院作为国家司法机关,公然违法,更是无法理喻。贵院这样无休止地拖延下去,难道说就能把这么大的冤案给拖没了?
  年关在即,很快到4月份,就是聂树斌被冤杀的十五周年忌日。高院长,我不知道能否通过您和其他有关部门负责人的共同努力,在这样的时刻,拿出壮士断臂的勇气,将事实真相公布于众,让死者的冤魂得以安息,让张焕枝和她的老伴能够从我们的法院和政府那里得到公正,让国民能够重树对于司法正义的信心?
  又及:我查贵院的官方网站,你们的信息似乎从20067月起就没有更新。不知道这是否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贵院某些管理者希望时间停滞的心态?附上201021的一张截图,聊作佐证。
  祝福
  春节快乐,身体健康!
  贺卫方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
  201023

张培鸿律师博文片断

其实,不管是赵作海还是佘祥林,他们的遭遇算好的,毕竟还有活着澄清冤屈的一天。聂树斌已经被枪毙了十几年了,真凶王书金也已两次被判死刑,还在努力为聂申冤。王书金的死刑复核和聂树斌的冤案申诉,一起摆在最高法院的暗箱里已经三年,至今没有动静。

 

张思之律师的呼吁

 “请不要忘记聂树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