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青记者
知青记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2,710
  • 关注人气:1,3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江小叶:《知恩图报还是不言回报》(外加《学中文》)

(2010-02-23 20:38:58)
标签:

杂谈

分类: 知青

这是我的“插兄”江小叶在澳大利亚写的文章。他早已在澳大利亚定居。这篇文章很像美国作家欧亨利的短篇小说,但这不是小说,而是他的亲历。非常感人,而又发人深思。为什么中国人讲“知恩图报”,一些西方人却“不言回报”。为什么某基督徒请你吃饭,你不必谢他,只需“感谢主”?这大概就是文化的区别吧。

当年“土插队”强调与贫下中农打成一片,与贫下中农同呼吸共命运。其实我想,“洋插队”也应这样,既然扎根在那片土地上了,就不要“身在曹营心在汉”,就要好好学习当地的文化,就要与当地的人民彼此适应,彼此相爱。难道不是吗?

 

不言回报    

中国有句古话-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反之也有恩将仇报,过河拆桥等等。在国外生活多年,却很少听外国人说这类词。什么原因,请看下文。

95年,我们买了房。搬入新家。每天早出晚归,白天一直锁着门。澳洲规矩是每星期在规定的一天,把垃圾桶推出去,由市政部门负责倒垃圾。我每星期这一天晚上都发现,我家的垃圾桶都自动回到院子里。

我很奇怪,我看到过倒垃圾,一辆汽车在前面开,两个运动员般的清洁工跟在后面跑。把路边一个一个垃圾桶拖到汽车旁,再由汽车上的机械手把垃圾倒入汽车。清洁工再把垃圾桶推回路边。中国人吃苦耐劳,但体力不支,只能望洋兴叹(工资高)。所以决不可能是清洁工推进院子的。

尽管奇怪,但对我有益无害。我也懒得侦探。这样一直过了大半年,才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看见是隔壁的老头每星期帮我推进来。我很激动,跑上去和他说了声Thank You就再也说不出别的了。因为在我的英语单词中,只有Thank You 这个感谢词。这也是我和这老头第一次说话。

以后,每回我整理花园时,老头总会送上一两件得心应手, 但我根本不知道的工具. 我一直想找机会报答一下. 但从未找到机会. 相反, 人生地不熟, 常要老头和他太太帮着排忧解难.

又有一段时间, 我家的电钟老是12:00. 这是断电后复电的现象. 我因为忙, 也没问为什么, 只简单调一下钟了事. 有一天, 我调好钟后再也不出事了. 我仍然不在意. 一个月后我碰到隔壁老太, 她告诉我. 上次你家电源进户线掉下来, 好危险, 我打电话叫供电局帮你修好了. 我这才恍然大悟, 有人为我作了好事, 我连知都不知道.

十年后, 我一次看见老头家门口停了一辆奇怪的车. 我仍然没在意.

两个月后, 老太告诉我她丈夫去世了. 我这才想起, 那辆奇怪的车是傧仪馆的车. 我连最后送他一下的机会都失去了.

还有一个外国人我也终身难忘. 他叫路易, 是餐馆服务员. 我曾在餐馆洗过盘子, 每星期一个晚上. 碰到忙的时候, 盘子排山倒海地涌来.我手忙脚乱. 越忙越乱, 越乱越忙, 这时路易总会前来帮忙. 要知道, 洗盘子决不是服务员的工作, 而且, 我忙的时候也正是他最忙的时候. 他只有加速运转才能帮我。

 我在餐馆干了十年, 他也帮了我十年. 我除了Thank you 还是Thank you 除此以外, 我也不会说别的. 为了避免麻烦, 在餐馆里我从未暴露我的硕士身份. 路易也并不认为我是上等人。 我有一次说我的阅读能力好过听力, 他气愤地说, 难道每回我和你说话,还要写下来吗. 这说明他并不看得起我, 但这并不妨碍他帮助我.

现在我已经离开餐馆五年了, 如果现在和路易在街上擦肩而过. 很可能互不相识. 每当我想起路易, 我只有对着心中的茫茫大地, 说一声谢谢, 路易”.

自我离开复兴之后,经受许多磨难。所以看到别人有难,常伸以援手。但我从不帮那些恩将仇报的人。外国人不一样。他们认为,帮人是一种义务。遇到恩将仇报的人,他们反而认为他还没有尽够力,不能拯救这个灵魂。(没有教育好被拯救的对象)。理解了这一点,就不难理解“悲惨世界”中,神父在警察抓住恩将仇报的罪犯时还要为他开脱。

 

学中文

对中国人来说, 要让自己在国外出生的孩子学中文可不容易. 举个例子. 孩子作中文功课碰到”挑水”二字不懂问妈妈.
    孩子:“妈妈, 什么是挑水?”
    妈妈:“挑水就是一个扁担两个桶….”
    孩子:“妈妈, 妈妈, 什么是扁担?”
    向他们解释中文就象向远古时代的三叶虫解释计算机. 怎么也说不清. 这也不奇怪, 在国外的孩子从来就没有看到过挑水, 当然也不知道什么是扁担. 可这些事一而再, 再而三的发生. 都是一些, 非常简单而又说不清楚的东西. 使你不胜其烦.。
    我们在国外老说中文式英文, 而我们的孩子却老说英文式中文. 象我吃饭他老说”我吃我的饭”, 拿笔写字说成”我写字和一个笔(I write with a pen)”. 你去纠正他, 他问你为什么, 你也很难回答.
    孩子的中文不好, 汉语拼音却远胜我们. 写得快, 读得也快. 于是我买了一些有拼音的书让他读. 但马上发现, 读书时,他只看拼音不看字。
    有一次我让儿子读一篇”狐狸和乌鸦的故事”. 他结结巴巴读了半天. 不知读了些什么. 我叫他把故事讲一讲. 他说,”狐狸脚滑爬不上树….”, “什么? 什么? 书里什么地方讲狐狸脚滑爬不上树?” 我赶紧把书拿过来看. 原来是”狡猾的狐狸”被他理解成” 狐狸脚滑…..”.
    还有更糟的, 长着中国人的脸, 却一句中文也不会说. 有一次我拨通了我弟弟在德国的电话. 对方讲了一通德语但却不是我弟弟的声音. 我怀疑拨错了号码. 只好用英文问.
    我:May I speak to Mr. Jiang?(请江先生听电话)
    对方:He is not at home now.(他不在家)电话没有错, 是谁呀? 我又问,
    我:Who are you?(你是谁)
    对方:I am his son.(我是他儿子) 我高兴极了, 说
    我:你是江江(他小名)
    对方:无反应
    我:我是老伯伯(他小时候一直叫我老伯伯)
    对方:仍然无反应, 我只得继续说英语.
    我:When will he come back?(他什么时候回来)
    对方: about two hours.(两小时后)
    两小时后我再打电话给我弟弟, 我弟弟恍然大悟地说. 原来是你打的电话. 我儿子说, 有个讲英语的人打电话来, 我还以为是上海制药厂的人打来的.
    实际我侄子是小学二年级去的德国, 说中文应该没有问题. 但在德国十几年, 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和这些孩子讲中文, 你问中文,他答英文. 你听不懂. 他再说一遍还是英文. 所以在国外即便在家里也有一个语言问题.
既然孩子会创造英文式中文, 我们也不甘示弱, 创造了一些只有我们圈子里的人才听得懂的语言.
    A:老张, 你今天去不去shopping (买东西)
    B:sho的(去的).
    A:你今天happy不happy(高兴吗).
    B:我今天ha ha py py(高高兴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