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娟
周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9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家雪、洋雪

(2009-12-30 15:00:17)
标签:

娱乐

    大雪下的铺天盖地,基本从圣诞节快下到新年。
    后院已经成了雪坑。各家前前后后都奋力从中挖出自己的车——连日坐吃冰箱底朝天,总要出门买点粮食储备。我有过很糟糕的雪天驾车历史,所以迟迟犹豫,没有壮起胆子去开车。先是和室友在家蹲了几天,然后就觉得憋到浑身沉重如熊猫,接着就全副武装去学校——那可真是爬雪山、过草地,没有一处不是险关暗渠的。城里生生地被铲雪车造出了好多雪山。有的竟有三层楼高。雪,多到没有地方堆。人行道自然也是掩埋在近尺厚的雪中了。那每一脚,每一步,都是思量了半天,挑好地形,分析形势后下脚的。十五分钟的路程走下来,脑子像做完一道三声部赋格一样胀得生疼,第二天居然腿脚酸痛。前几天也有装模作样地出去把白馒头一样的车处理过。基本浅绿色的外壳是露出来了。到今天为止,后院里没有挪过窝的车就剩我一辆了。新加坡室友是脾气极温和的人,也忍不住评论我为“哪里象新疆来的啊,come on”的滑稽角色——出门裹到只剩眼睫毛在外面露着。眼下,刚刚鼓起勇气去挪了一个坑,漫天的大雪又纷纷扬扬的洒下来了,——这何时是个头?
    不禁想起,是啊,新疆的雪都到哪里去了?还是离家太久,家雪都生疏了?对雪的印象,是小时候在戈壁滩上漫天的白雪中用双脚“开拖拉机”留下一辙辙印,或是全校停课扫街,扫到家里带的扫把铁锹全军覆没,连扫帚头锹把都找不到,再不就是穿上湛蓝的滑雪服(其实就是那时候的棉袄)去“滑雪”,跑到山头抱着脑袋往下滚,弄到手也破了,鞋也丢了,棉衣被梭梭草刮烂回家被揍为止。那时候的雪,要可爱得多。好像笑不完的乐趣。如今,却没有那般轻巧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桃花源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桃花源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