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显斌
余显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1,453
  • 关注人气:1,2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郑仁昱:撞到南墙要回头

(2022-07-05 22:17:47)
郑仁昱:撞到南墙要回头

余显斌

 

1

郑仁昱是接替南诏国建立的大长和国第二代国君,继承他父亲郑买嗣的国君位子,当时,中原处于唐末五代,藩镇割据,一片烽烟。

郑仁昱决定有所行动,显示一下自己的武功。他的出兵,有个人好大喜功的原因,也有其他大臣怂恿的结果,“郑昱因中原多故,谋臣献计,遂谓川蜀可图”,于是,他派出大军,开始进攻蜀地。当时的蜀地是王建建立的前蜀。郑仁昱认为,就他目前的兵力,对付前蜀,简直是小菜一碟。大长和国的军队戈矛闪亮,过了大渡河,开始进攻黎州。

他不知前蜀兵锋如何,因此,这次出征吃了大亏。

前蜀的兵锋十分锐利,几乎如新磨之剑。

王建初起时,麾下只有一千人马,称为“一都”。后来,他随着唐僖宗逃亡四川,“乃招集亡命及溪洞夷落,有众八千,以攻阆州,执其刺史杨行迁。又攻利州,利州刺史王珙弃城走”。王建仗着八千人,一路攻城夺地,慢慢壮大起来,最后竟然盔甲连绵,和西川节度使陈敬瑄开始对阵。陈敬瑄也没把王建放在眼中,令箭一扔,“遣眉州刺史山行章将兵五万屯新繁,建又击败之,虏获万余人,横尸四十里”,让陈敬瑄目瞪口呆。朝廷知道后,也目瞪口呆,可已经无法对付这支队伍了,于是,划出一块地方,包括蜀地的邛、蜀、黎、雅四郡,为永平军,赐封王建为永平军节度使。王建以此为基础,一步步做大,最终占有两川,随后又攻下夔、施、忠、万四州,“又取归州,于是并有三峡”。

孔明曾对刘备说:“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得到这儿,可以与天下抗衡。刘备也就是得到这片土地,才建国称帝,窥伺中原的。

王建现在占有了此地,他勤于治国,“亲决庶狱,人无枉滥,恭俭畏慎,勤劳慈惠,无一事纵情,无一言伤物”,因此,国势很强。

王建起兵时是骑将出身,擅长马战,更知道战马在沙场上的作用。因此,占领两川后,他大量购入马匹。吐蕃战马,劲健无匹,奔驰如风。王建在文州、黎州、雅州、茂州开设马市,和吐蕃人进行马匹交易,从而组建起一支强大的骑兵,在战场上如旋风一般,来去横扫,少有对手。

881年,王建任“忠武军卒,稍迁队将”后,到前蜀建国,前后二十多年里,他的军队从南方,一直打到西南蜀地,在战场上来去如飞,如从未生锈的战刀,熠熠生辉。而他部下的将军,也都是从生死场中打拼过来的,一个个称得上百战名将。

这些,都是不可小觑的,因此,连当时中原皇帝朱温,都称其为兄。

面对着大长和国的进攻,王建显然更是成竹在胸了。

2

然而,此时的大长和国,和前蜀相比较,有很多短板之处,是不适宜于进行战争的,更何况是侵略战争。。

首先,它的内部力量不统一。

郑买嗣夺取南诏政权,在位八年,加上郑仁昱的四年,大长和国建立时间不到十二年。十二年时间,它的内部力量还没有完全整合好,矛盾还没有充分消化,尤其是南诏遗留势力还存在着,对大长和的力量有所抵消。郑仁昱得时时提防着其卷土重来,将自己推下帝座。

其次,军队缺乏名将统帅。南诏的时候,“重臣名帅又丧亡殆尽”。大长和时期,又一直处于和平时期,人们耕作之余,享受着一种“竹壶倾白酒,草阁坐青山”的悠闲生活。这样固然是一种幸运,但也有缺憾,就是难以锻打出名将,难以锻打出精兵。因此,后来大长和出军,还未作战,主将就臭招连连,不待行家细审,即是外行一看地图,都知道带兵将军缺乏军事知识,也就造成时下一句流行语,“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另外,道义上也处于下风。

这次出兵,毫无疑问,是大长和在进攻前蜀,是属于侵略行为。士兵们嘴里不说,内心一定不满,自己在家里好好过着日子,念着佛经,敲着木鱼,干嘛要去进攻别的地方,这不是没事找事吗?而做为前蜀的士兵,则是出于保家卫国,自然会同仇敌忾,奋勇向前的。

总之,大长和还没有出兵,已经呈现着劣势。等待战鼓敲响,自然是损兵折将,纷纷败逃。前蜀军队,一路攻城夺地,锋芒无前。

大长和这次出兵,也不是全部处于劣势,没有丝毫的优势。大长和国的优势,是有间谍帮助。间谍运用得当,在一场战争中,常常会扭转战局,让世人瞠目结舌的。因此,早在竹简时代,孙子兵法就说,“故明君贤将,能以上智为间者,必成大功”。

大长和国准备倚靠间谍,一战取得成功,从而震撼中原,取得胜利。

郑仁昱倚靠的间谍,不是一个,竟然是三个。这三个大间谍,不是郑仁昱在位的时候安插的。三个间谍,分别是“黎、雅蛮酋刘昌嗣、郝玄鉴、杨师泰”,竟然是部落首领。这三位估计忘记了,间谍工作,最紧要的是保密性。可是,他们竟大摇大摆地当间谍,一点儿也不知隐瞒。

王建是什么人?能不知道这事吗?

几十年的金戈铁马,这个没读有过书的人,在刀头舔血的生活中,竟然深通兵法,深知反间的妙处,“反间者,因其敌间而用之”,反间,就是利用敌人的间谍,达到自己的目的。他故意装出不知道着三人的情况,如当年赤壁之战中周瑜运用曹操的间谍蔡和一样,也借用这三个间谍,将自己毫无准备的情况报告给大长和国。然后,自己积极行动,做好准备,等待着大长和兵打过大渡河,一决高低。

3

大渡河是天堑,在那个时代,是不可能渡过的,江面上只有一桥可过。

大长和军发起偷袭,大军十分顺利地过了桥,开始进攻黎州,并向前顺利延伸。如果是内行指挥,进攻黎州的时候,得分出三支军队:一支攻打城池,做为主力;一支修筑壁垒,阻击前蜀的援军;另一支驻扎在大渡河桥头,时时防备着。尤其大渡河桥头,为全军命脉所系,不可轻视。

可是,从后面的失败来看,大长和的统帅,显然没有这样做,一门心事攻城夺地,摆的是一字长蛇。

王建听到前方报告,开始整军派将,“以夔王宗范、兼中书令宗播、嘉王宗寿为三招讨以击之”。王宗范是王建的儿子,善战,勇敢,骁勇无匹。王宗播是王建的义子。唐末藩镇喜欢收一些能征善战之士做自己干儿子,以便于为自己效命疆场,争夺天下。王宗播“忠勇廉厚,有良将才”,很得王建重视。王宗寿和王建是同乡同姓,自小穷困潦倒,跟着王建奔驰在马背硝烟里,战功卓著,王建很喜爱,也顺势收其为义子。

三位将军接受任务,马上号角一声,盔甲铿锵,带兵出发了。

三人没有分开,这样力量分散,不宜败敌。他们带着军队,如一把百炼刀,一路抢关夺隘,厮杀向前,首先“败之于潘仓嶂”,将大长和军在潘仓嶂打败。此战可能很激烈,两军健儿,铁血相争,最终,前蜀“斩其酋长赵嵯政等”。也因此,有人说赵嵯政是统帅,显然是猜测的。从后面大长和军的阻击来看,猜测有误,因为大长和军仍强悍不退,可见统帅还在,兵心未乱。大长和军在潘仓嶂潮水一般败退下来。前蜀军队乘胜跟进,接着,在山口城这个地方,再次击败大长和军队。大长和军队也是很坚韧的,仍一直抵抗着。战争进行到十二月,正是飞雪飘飘的季节,天地一片洁白,前蜀军队踏雪而进。一鼓作气,“破其武侯岭十三寨”,随后大踏步跟进到了大渡河。

在这儿,大长和军队陷入绝地,后有追兵,前有大江。

这样的处境,在兵法上有好处也有坏处。当年的韩信,在攻打赵军的时候,就是将军队故意放在江边,让其无处可退,陷入绝境。士兵们无法,唯有拼死反击,大败赵军,斩杀赵军主帅,这就是兵法所说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当然,处于这样的地方,坏处更大,一旦战败,全军覆灭,匹马难归。近千年后,石达开带着太平军来到大渡河边,失败之后,全军覆没,一人也没有逃出,自己也被活捉,最终磔杀。

大长和军队处于绝境,回过身来,拼死反抗。

前蜀军队一路胜利,士气旺盛,也横扫而来。

厮杀越激烈,失败的一方就败得格外惨烈,这一战,大长和军缺乏“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将军统帅,再次大败,被“俘斩数万级”。这不是最痛心的。最为痛心的是,大长和军就没有很好地防守大桥,甚至没有很好地看护修理大桥,以至于最为紧要的时候,“桥绝”,桥身断了。大家都纷纷坠入河中。河边没有上桥的,无奈之下,只有徒手渡河。大渡河是能徒手横渡的吗?水流湍急,水深浪高,一个个士兵下水,几个浪头,就不见了影子,以至于“溺死者数万人”。

河这边没来得及渡的,不是战死,就是被俘。侥幸过河的士兵,站在河沿上,回头一看惊呆了。天啊,前蜀军队还不算完,竟然派出工程兵,扛着木料,抬着木板,喊着号子,准备在大渡河上搭一座桥。干嘛?看来不只是要将大长和军队打败,还要过河,来一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战争。辛亏王建只想防守疆土,不想将战争扩大化,因此,传来圣旨,让军队赶快回撤,不要过河。

战事,以王建的宽让,最后得以结束。

史官夸王建,说他“负骁雄之姿,奋不世出之略”,指挥大军,刀光如电,锋利无匹,“北问罪于岐、陇,南御侮于长和,功綦茂矣”, 岐、陇指的是藩镇李茂贞,长和就是大长和军队。这说法还是较为合乎历史的。

4

战争结束,可是,事情还没有结束。

王建给那三个间谍发了请柬。三个间谍很高兴,以为王建胜出,将要赏赐他们什么东西呢,就骑着马高高兴兴地去了。他们进入成都,到了王建的皇宫刚刚坐下,茶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王建一声令下,将三个人抓住,用绳子捆绑起来。三人大惊,大叫没罪。王建冷哼了一声,“数以漏泄军谋”,将他们泄露军队内情的事情,一一揭露出来,三个人傻了眼,一言不发。王建一声令下,让将三人推到成都市,刀光一闪,执行军法。至于他们的金堡,派军队直接捣毁,不复存在。

郑仁昱在羊苴咩城里等着胜利的消息,当听说大长和军大败后,惊得目瞪口呆。

接着,他的三个间谍被斩的消息传来,他再次惊得目瞪口呆。

他知道,前蜀这次没有过河报仇,算是大度的,否则,不知战争将会进行到什么时候,也不知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他还算一个较为清醒的人,没有头脑一热,破釜沉舟,摆出一副鱼死网破的样子。而是吃亏之后,一声长叹,马上结束战争。

这,是南诏之后,大长和国对中原发动的唯一一次战争,从此,大长和国不但再也没有进攻中原了,反而积极向中原皇帝称臣纳贡。这样的国策,一直延续到后来继大长和国建立的大天兴国、大义宁国和大理国,其中时长,竟然达三百五十多年。

郑仁昱能够审时度势,顺应历史发展,就此一点来说,他算得一个了不起的国君了,不像有的人,为了一己私利,碰到南墙不回头。

 

 

(余显斌,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山阳中学31号;邮编:726400;电话:13689143798
    本文发表于2022年7期《百家讲坛》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