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显斌
余显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1,453
  • 关注人气:1,2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走向一群石头的灵魂

(2022-07-04 10:17:39)

走向一群石头的灵魂

余显斌

 

1

看海,就应当看海的阔大,海的雄浑,海的悲壮。这样的时候,不是在朝阳初升时,初升时的太阳,少一种苍凉,一种悲壮。要看,就应看夕阳西下时的情态。夕阳西下时,一轮落日如血,就那样落在西边的海面上,浮荡在天水交接的地方,苍凉,浑圆,如一声历史长长的叹息,如一声沧桑的呐喊。

这,是时光的声音,是历史的声音,是天地的声音。

这一刻,那种红晕,那种血色,就如历史的回音,播散在天地间,流淌在起伏的水面上,也在人的心底掀起一阵阵狂飙,一阵阵汹涌的波涛。

这一刻,宇宙静谧,无声。

这一刻,人站在岱山岛上,站在双合石壁的山崖上,站在各种各样的石头前,就如站在一尊尊石雕前,站在一尊尊不屈的生命前。风,吹着人的头发,也吹着人猎猎作响的衣衫,更是将夕阳的光也仿佛吹出了一丝丝的波纹,一直波动到天地的尽头,时光的尽头去了。那一刻,人的心中,也自然而然地会浮荡起一种慷慨激昂的感情,奔涌着一种生命的浩荡,和铁血不屈的,与身后黑红色的石阵合二为一。

这,是双合石壁的落日风景。

这,更是一群石头的风骨,一种铁血风骨。

2

第一次,我来到岱山,来到双合村,走上双合石壁,走进这片石头的阵地,石头的世界。我站在夕阳下,面对着磊磊的石头,很是惊讶,随之而来的是一种肃穆,一种庄重。

这一刻,这儿很静很静,静得如一片洪荒世界,如一片无声的山河。

可是,这儿分明留有人的痕迹,有锤子砸过的痕迹,有錾子开凿的痕迹,有石头被剖开的痕迹。这些,还留在石头上,留在时光里,蒙茸着青苔,还有藤蔓,在夕阳光下,带着一种黑红色,甚至透着一种紫红和赭红。

六百多年过去,开凿石头的人好像刚刚离去,脚步声仿佛还隐隐回荡。锤凿的声音,好像还在耳边萦绕着,在时间的深处萦绕着。

可是,一切又都远去了,随着时光远去,随着历史远去,半入江风半入云了。在这儿,就留下这些石幔、石峰、石嶂、石岩、石洞、石坑,以及大大小小的石头,就占据在这儿,留守在这儿,或直立或俯卧或蹲坐在这儿。夕阳光从西天边汹涌过来,泼洒过来,就那样带着血,带着苍凉,带着悲壮,泼洒在山上,泼洒在石头上。一块块石头都带着血色,在夕阳下泛着一种光泽,红铜的光泽,白铁的光泽,仿佛一群铁甲铿锵的战士,沙场喋血之后,凯旋之后,在战场上休息。

是的,它们是一群战士的雕塑,一群勇士的雕塑,一群不屈灵魂的雕塑:有的独自立着,沉稳挺拔,如拄剑长啸的将军,只不过,那一声长啸已经在血色中凝固,不再发出;有的两两相倚,好像是负伤后相互搀扶的勇士,血色浸透的身体仍沉稳不倒,充满力量;有的独自躲在暗影中,好像是读着情书的健儿,它的相思,今夜将落在何处,落在明月映照的哪一家女孩的身上?还有的独立高峰,好像是哨兵,在极力地遥望着远处的大海,在巡视着辽阔的海疆。

石头是有生命的,也是有激情的。

我曾见到过一尊雕塑的照片,也是石雕,一个勇士浑身肌肉凸起,站立在那儿,眼睛望着前面,深邃,如刀,如箭镞,仿佛能洞穿人心,能洞穿岁月历史。那是一尊大理石雕塑,可是,石头里蕴含的力量、劲道,以及倔强的精气神,仿佛能透过石头,破空而出,直击人心。

雕塑的名字,叫做《大卫》。

雕刻者,是著名雕刻家米开朗基罗。

3

我没有想到,在这儿,在岱山岛,在南中国海的海疆,我再次看到一种石头的力量,石头的精气神,就在这片南中国海边,就在这儿的天地之间,就在落日苍茫的血色里,无声凸显,直击人心,直击人的灵魂。

我站在这儿,站在苍茫的夕阳下。

满山的血色,泼洒在满山的石头上。满山的不屈,满山的倔强,满山的强悍,满山的刚烈,就在这无声的山头里迸发出来,弥漫天地,充溢在时间和空间里。

山上,有阶梯层层而上,相互连通;有栏杆栈道曲折蜿蜒,一路延展;有石洞钩连贯通,犹如迷宫;有城门有雉堞,有垛口还有圆顶形的亭子,在夕光中透出一种铁色,一种古老洪荒之色。整个双合石壁,就如一个城堡,一座要塞,一处海疆隘口。

夕光里,还有“海誓山盟”的平台,矗立在山上,四块石碑,各刻一字,自然流畅,让这片石的堡垒,石的城塞,增加了一份浪漫,一份红尘美好,和一种翰墨意韵。

海面上,薄雾慢慢地浮荡着,漂浮起来,和夕光掺杂着,掺杂成一种紫色,一种凝重难以流动的紫色。夕阳将天边烧红,将云朵烧红,将远处的海面也烧成紫红色,一波波动荡着,流淌着,翻滚着,一直延伸向水天交接处,延伸向视线的尽头。

此刻,一切都很平静。

可是,这种平静,在落日苍茫中,又潜藏着一种力道。

一切,都仿佛是在战争的间隙,仿佛是一场战斗后在重整旗鼓。

这些石头,在晚霞里,在落日的光晕里,将一种顽强一种不屈,一种倔强一种强悍,都凸显在那儿,凸显在夕光里,凸显在天地间,也定格在天地间,有的如拍案而起的健儿,有的如横笛吹奏的健儿,有的如“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冲锋队员,有的如怒问苍天的不屈男儿……。

这是天地的杰作,是自然的雕塑。

这是一种精神的雕塑,一种信念的雕塑。

4

我站在这儿,站在石峰上,手扶着身边的栏杆,面对着一群喋血的石头,面对着一片石头的战阵,面对着一群不屈的灵魂,心在震颤,热血在沸腾。

我仿佛看到一群健儿,矗立在炮火硝烟中;看见一群群不屈的勇士,用血肉铸造起一座坚固的长城。

风在吼,马在叫,鲜血在奔流,在燃烧。

这真的不是一块块石头,而是一个铁血战阵,是一群赴死的健儿,是一群抵死抗争的英雄,是一种不屈的精神。它们是沙场征战,统一六国的大秦健儿的雕塑;是挥兵远征,短暂歇息的霍去病麾下勇士的雕塑;是保家卫国,杀身成仁的大唐男儿的雕塑;是磨穿铁甲,沙场植柳的左宗棠的军队的雕塑;是抗日御侮,短暂休兵的喋血勇士的雕塑;是抗疫之后,稍微喘息的逆行英雄的雕塑……

这是你的雕塑,是我的雕塑,是一种民族精神的雕塑,一种民族风骨的雕塑。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是它们无声的誓言。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是它们最好的写照。

这一刻,我站在这些石头中,站在这支充满力量强悍不屈的雕塑之中,我仿佛听到了号角吹奏的声音,听到了胡笳悲鸣的声音,听见了厮杀声,听见了刀枪撞击声,也听到了热血山呼海啸般澎湃来去的声音。

甚至,我还听到了一片石头喘息的声音,心跳的声音。

这些,都在我的灵魂深处震荡着,回响着,掀起无边的飓风,带着夕光,带着海上吹来的风,一波波荡漾着,荡漾着……从历史的深处,一直奔涌到眼前,并潮起潮落,奔涌向遥远的未来,遥远的时光那畔。

 

(余显斌,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山阳中学31号;邮编:726400;电话(微信号):13689143798

余显斌,《读者》《意林》《格言》等签约作家,至今出版文集十九本,写作至今,在几百种报刊杂志发表文章三千余篇文章,六百余篇文章在各级征文中获奖,一百篇文章被各种高考、会考、中考以及其他考试选做考题。

本文发表于2022年7期《中华奇石》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诺言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