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显斌
余显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1,453
  • 关注人气:1,2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朱绯塘的一片水

(2022-06-29 22:23:02)

朱绯塘的一片水

余显斌

 

1

朱绯塘的一片水,仍如此洁净,如此清明,如一阕宋人的小词。这一片水,曾映衬过宋朝的阳光,也映衬过宋朝的月光。而今,这片水一如当初,涵润日月,风华不改。

可是,那个在水边徘徊低吟的人却走了,风神飘飘,长袖飞扬,一径里走向历史深处,走向文字的小巷里,走成了一座丰碑。

距今八百多年前,也就是公元1176年,他放下笔,走出书斋,借着一帆风,来到这儿,是来祭祖的,也是来寻根的。在这儿,面对着朱绯塘,面对着这片波纹不起的水,他想到了读书,想到了做学问,于是,提笔蘸墨,在一方宣纸上,写一首诗道:“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一片水光,犹如镜面,清清如许,从未浑浊,未肮脏,都是因为有源头活水,潺潺湲湲流淌来。

这人,就是朱熹。

从一方清水,联系读书妙用;从读书,又能关联到朱绯塘清亮的缘由。朱熹,算得善于做学问的了。

而今,朱绯塘仍是水光潋滟,青萍点点,有小小的鱼儿,瘦仅一线,透明的一般,唯有背上撒着几个墨点,很是清晰,如从大写意画里游出来的,吞吐着浮萍,不时,一甩尾,逗起几点水花,亮亮的,梅花一般。而鱼儿却不见了,躲进浮萍里去了。

四周,柳色如烟,绿色四围。

一片园林,在这儿兴起,将这片荡漾着翰墨的水光,点染成一片青瓷世界,一片微型江南。薄雾浮荡着,整个园林,如隐藏在珠帘翠幕后的倾城女子,迷离朦胧的,有着一种典雅,一种婉约。

一切,在薄雾里显得如此精致,如此细腻,如玉雕的小件。

薄雾,和这座小小的园林成为绝配,就如月光和箫音相配一样,就如悠长的小巷和细柔的二胡音相配一样。

2

这儿原名朱家村,在千年前,住过一个姓朱的人家。这,也就是朱熹的祖上。朱家后来搬走,因此,这一方土地,算是朱熹的根。

朱熹曾两次竹杖芒鞋,回到这儿。

那首《观书有感》,是他第二次回来时,应人所请,提笔书写的。

八百多年后的今天,人走在这儿,如走在一片水墨山水中。朱绯塘四周,粉墙黛瓦,随处点缀;廊道曲折,沿水蔓延;亭台山石,点缀在绿色里,时时可见。走廊的美人靠旁,总是植着一本芭蕉,或者几竿竹子。一片水光,飞入廊内,一片清润,沁人眉眼。对面,有一个女孩,眉眼细长,被水光照着。水光一漾一漾的,女孩伸出纤细的手指,遮挡着眉眼,大概发现有人注视吧,就有了羞涩,就低敛了眉眼,看着自己的鞋尖,脸色带着一种净白,一种水润。

婺源女子,天然韵致,如雨打芭蕉,柳色随烟,如果团扇在手,回眸一笑,仿佛是在周舫的仕女画里走下来的,是入得《采莲曲》的。一方水土养一方文化,一方文化养一方人物,一方人物有着一方风神。

这儿的水灵秀,带着一种脉脉的清韵。

这儿的绿色青嫩,碧翠,仿佛能沁绿空气。

行走在这儿的女子,有一种水袖轻扬的韵味。我曾在一幅画里,看到一种极致的风景,一处风火墙,高低起伏,上覆小青瓦。院墙墙头露出几枝杏花,纯纯地开着,开处一片粉色,引来几只蜜蜂,煽动者如烟的翅膀。而落花如雨里,一个男子伴着一个女子,打着一把小伞,慢慢地走着。

那幅画一下子迷醉了我。

我认为,这是一幅画,绝不可能出现在生活中。可是,在熹园,我看见了这副具象的画。

3

游景,是有一定讲究的,譬如游湖州,得伴着恋人,撑着一只小船,在太湖上荡漾着,采摘荷花。去西湖,去断桥,得打着一把伞,在柳色青嫩中缓步走着。至于在熹园,就应当一个人,穿着一身便装,带着一身清闲,在这儿慢慢走着,走过亭台廊阁,走过小桥,走过假山,如朱熹当年一样,走出满身的洁净,走得内心一尘不染,如水面的一朵菡萏。然后,如朱熹一般,来到侧边的房内,提一支笔,在一方歙砚里饱蘸了浓墨,在一方宣纸上,写下一首平平仄仄的诗。

古人的生活,真是很韵。

可惜,我们已经逐渐远离了那种精致,那种诗意的生活。我们物质富裕了,精神却贫乏了。

歙砚,因产于婺源东北部的龙尾山,又名龙尾砚,亦名婺源砚,是徽文化的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

苏轼一双芒鞋,踏遍千山,走遍江湖,赏遍名砚,可最钟情的仍是歙砚,击节赞叹:“涩不留笔,滑不拒墨,瓜肤而嗀里,金声而玉德。”这砚台光滑厚重,兼而有之,入手如玉,敲击之后,发出金玉之声。清代的文人徐毅说:“凡石质坚者必不嫩,润者必多滑。唯歙石则嫩而坚,润而不滑,扣之有声,抚之若肤,磨之如锋;兼以纹理烂熳,色似碧天。虽用积久,涤之略无墨渍。此其所以远过于端溪也。”其言,和苏轼评判相似,可相互印证。

歙砚,成就了文人。

文人,也成就着歙砚。

至今,站在竖行文字的巷道里,我们仍能嗅着歙砚散发的淡淡墨香,仍能想象到古代书生在书室里拈着湖笔,在歙砚里濡墨的情态,那种舒缓,那种儒雅,让人心向往之。而在这儿的砚室,一块块歙砚,陈列在那儿,或朴拙,或精巧;或厚重,或玲珑,都带着一种翰墨韵味,在人的鼻端,无来由地散发着一种清香。

文化涵养人,如春风化雨。人在其中,日日浸染,自然而然就会典雅如一首唐诗,清新如一阕宋词。

4

薄薄的水汽,在阳光里氤氲如梦,如从箫孔里吹出的轻音乐。这,是水乡特有的风景。人在其中行走着,薄薄的衣袖浮荡着,有一种清闲,一种舒散。

江南的水汽,带着一种灵性。

婺源,这一刻在水汽里,成了黑白片子里的风景。熹园也是这样,显得简单,显得洁净。在荡漾的水汽里,在晴好的天光里,我走到朱祠。祠堂,在阳光下一片端庄,一片肃穆。想象此时又一次沿着时光回溯到八百多年前,朱子来这儿,一定会拈了香,跪下祭拜祖先的吧。

祭祖是另一种回望,回望自己的来路。寻根也是的。

只有回望,才能继承。

只有回望,才能很好地走向未来。

漫步熹园,对我而言,也是一种回望,在回望一种文化,回望唐诗宋词的时代,回望徽派建筑的历史,回望我们文化的根。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朱祠后的紫阳书院,是一股活水;那凝固的读书声,是一股活水;而整个熹园,更是一股活水,一直流淌在中国文化的平田野畴中,清清一脉,灌溉着文化的稼禾,青葱碧绿,无边无际。

 

(余显斌,陕西省山阳县山阳中学;邮编:726400

本文获得江西生态文明宣传作品征稿优秀奖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阅读一座塔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