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大铡刀
刘大铡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75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一个农民的文艺情怀

(2015-03-04 01:35:25)
标签:

转载

一个农民的文艺情怀

  刘建涛

  1979年,我出生在陕西商州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那里的文化生活非常贫乏。山里人见的世面少,一些光景过得比较好的人,为了摆阔,在老人的葬礼或者葬后三年礼上,会请一些乐队来表演文艺节目。有时候为了看一场节目,人们经常要翻几座山跑几里甚至十几里路。我是个爱看热闹的人,十一二岁的时候,经常是听说哪里有演出,傍晚就跟着村里的大人拿着手电跑到七八里外的地方去看热闹,晚上回来都在凌晨一两点。那时候,农村文艺演出少,往往一个小节目,观众都会围得人山人海的。我个头小,夹在人群里看不见演员的脸,但是我记性好,把他们的台词记得很牢。回来后还不忘把在现场听到的一些快板段子讲给父母听。那时候的快板大多数是端正民风,教化思想的内容,诸如:“打竹板,响连天,听我给咱说快板,咱的事先不谈,先把五讲四美来宣传……”,“旧社会的王八瞎,有权把人来欺压”。宣传计划生育的:“东家是:老大刚上学,老二才挪脚,老三刚说话,老四吃奶不离窝……西家是:两口子今年28,只生了一个女娃娃,这娃聪明又伶俐,见人礼貌又客气……比一比找差距,为啥人美咱不美,为啥人行咱不行?”

  这些快板段子也成了我们儿时在山梁上放牛的时候最爱唱的段子。这也算是我喜欢上文艺的启蒙教育吧。

  但是近些年来,随着电视和网络的普及,文艺节目铺天盖地,遍地开花,形成了百家争鸣的繁荣景象。特别是二人转系列艺术在全国更是风靡一时。大至都市大剧场,小至山村的小舞台,形成了空前的影响力。也正是这种艺术的传播,无形中对于一些原有的保守艺术形成了嫁接授粉的作用,使得一些原本高尚含蓄的文艺作品也变得低俗不堪,难以入目。

  长大后,山里孩子往外走。爱好文艺的人,走到哪里都爱看热闹。

  几年前,我在长安区某镇看到一家民间艺术团在演节目,演着演着竟然演出了脱衣舞。一个中年农民头上顶着四五岁的儿子,还在台下打口哨,喊着脱脱脱,儿子也跟上父亲喊脱脱脱;还有一次我在户县一家艺术团的节目里,看到这样的小品段子:一个孙子跑回来问他爷爷,听说你的皮筋玩得好,你教教我。他爷爷当时就很生气骂了孙子,问是谁说的?孙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去问奶奶,奶奶才说原来爷爷小时候,拿一根皮筋玩,把皮筋套在家里的一条狗的狗鞭上,结果把狗给憋死了。表妹结婚,在宝鸡的一个艺术团队的节目里看到有人在演《闲转记》:“我刚一出门,一个老婆看着我正笑哩。你笑啥哩些?你笑啥哩些?你连牙都没有,你笑啥哩些?(她)笑着笑着从牙缝缝蹦出几个字:文强文强,你得是吊棒去呀?我还吊棒去呀,我还吊棒去呀?你当我是你哩些,我吊棒去呀?”台下的娃娃们就跟上唱了起来。

  再说说我们老家这件事。去年腊月我大伯去世,遵照我们当地的风俗,我们请了一个当地比较有名的艺术团来演节目。结果演出的部分节目就让我很不满意,虽然所有观众都一致称赞演得好。她们演出的《哭七关》、《大升官》都是比较好的节目,但是有一个戏曲小品,演的是一个名叫小喜的傻子接他的妹妹回娘家的故事,里面的情节非常低俗。傻子小喜传他寡妇母亲的话,让妹妹给她捎三样礼,一样是“爽半夜”(暖壶),一样是“这么粗这么长,越拨拉越壮”(油条),一样是“塞进去是硬的,拉出来是软的(黄瓜。拉指的是排泄)”,还有吃妹妹的奶等情节。还有童谣:“一个老汉拿点杏,咋不吃呢,咬不动。咋不卖呢,没拿秤。回家去取,走不动。看你老汉有怂用?”以及“新一代的洗衣粉,新一代的人,新一代的大姑娘,洗澡不关门”等,惹得观众掌声雷动,乡亲们笑岔了气。节目演到半夜12点,孩子们一直陪到底,不愿离开,乡亲们个个都夸他们演得好。在后来的几天里,孩子们还跟上分角色表演。记不得的台词,还有大人给帮着补充。我就极力劝导大人们不要去误导孩子,但是他们根本不以为然。他们根本不知道,孩子的模仿能力是很强的。在这文化缺失的贫瘠土地上,播下什么种子都会迅速生根发芽的。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我不由得对民间文艺的发展现状产生了隐忧,甚至焦虑。我坚信,艺术来源于民间,民间永远是艺术最肥沃的土壤。可千万别让最肥沃的这片土地荒了!

  我想去改变这一现象,但凭我一人之力如螳臂当车无能为力。有一天,我针对这一问题给省政协委员陈若星发了条短信,陈委员看了,当即给我回电话说她很重视这一问题,她让我和她各自在底下做一个调研,她想将这一问题带到政协会议上去。

  于是,我们分头调研。我在我们老家走访了一些民间文艺小团队的领军人物,也在网上多次通过群聊的方式进行过讨论,大家普遍认为,这种低俗艺术蔓延的文化现象是二人转艺术的延伸,在全国各地都以不同的形式存在着。由于此类节目多数活跃在农村,演出场地不固定,好多节目又都是夜间演出,缺少监管。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这些团队自身缺少可以演出的好节目。他们节目的产量是非常小的,一个作品一旦创作出来,得不到著作权保护,只要一次上演,其他团队就会复制过去,于是遍地开花。自己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创作出来一个节目,往往只是昙花一现就被他人复制了过去,改头换面地把你原本不俗的本子改得低俗不堪,自己却没有能力扭转这一现象。可笑的是,低俗的东西在农村显得更有市场,更受欢迎,更有生命力。于是,他们都不愿在这上面下功夫。有功夫,都会把心思放在怎么能把作品写得更低俗一点了。再说了,一个团队不演低俗节目,似乎就不能和其他团队形成竞争,慢慢地就会衰败下来。于是他们都会有自己的一两个压箱底的节目来装扮门面。

  我把我的调研结果呈报给陈委员时,和陈委员在网上的调研结果基本一致。陈委员多次和我沟通交流,研究解决方案,最终把这一问题写成了提案,带到了今年的政协会议上。

就这样,一个农民的文艺情怀得到了高度的关注,一个一直被忽视的文化现象得到了关注。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民间文艺的浑水会拥有一个新的活水源头,越变越清。

 

2015225日发表于《文化艺术报》)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