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vincentlimm
vincentlimm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62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对婴儿洗礼的系列思考(上):从洗礼教义和教会历史角度来思考

(2014-12-15 11:42:51)
标签:

神学

对婴儿洗礼的系列思考(上):从洗礼教义和教会历史角度来思考


这里只是我这两年对洗礼问题的一点认识的积累,可能也不成体系,也许前后还有不一致的问题,我对浸信会“唯信徒受洗”的观点也认识得不透彻,可能有些批判也没打对目标。总之,我没想着这篇杂文能解决什么争端,这种问题教会历史里多少教会大牛、神学巨擎撰文无数也没说服对手,我小学渣一个,也就是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

 

有些前提在进入正题之前必须交代:这样的探讨不是要拆毁或贬低跟我立场不同的教会或弟兄姐妹,而是本着忠于圣经的原则来负责任的探讨,希望铁磨铁磨出刃来,使神的话语被解释得更加透彻,像比里亚人一样,“天天查考圣经,要晓得这道是与不是”。这就是为什么吵了那么久的话题,今天还是有神学家不断写书写文章开论坛来讨论。我相信洗礼是重要的教义,但却是非基要的次要教义。福音派教会的共同点远大于在这些次要教义上的不同点。所以,我们应当求大同、存小异,以谦卑的态度来探索怎么样在共同的基础上使福音更加兴旺。

 

洗礼的教义,特别是婴儿洗礼的问题,我仗着疏浅才学,想从四个方面来探讨:一)洗礼的教义、二)教会历史、三)圣约神学和四)圣经神学和系统神学。最后我希望不仅是纸上谈兵,也可以有些实践性的思考。这么多东西要说,那还是分个上中下看起来轻松明白一点。预告一下先:上集我打算先讲洗礼教义和教会历史,中集讲圣约神学,下集讲圣经神学和系统神学及实践思考。

 

一、洗礼的教义

 

洗礼属于我们公认的两大圣礼(圣餐和洗礼)之一,所以首先要先明白圣礼是什么。任何礼仪都是有背后的涵义的,不是大家随便开个party过家家玩,“礼仪”这个词在现代已经失却了很多深刻性,太多“礼仪”搞得像个秀一样。奥古斯丁的定义很好:圣礼是神圣之事(指人的救恩)的标记,是看不见恩典的可见彰显——也就是说圣礼是一个记号,这个记号要指向它背后的真实之事,它本身却不等于它所指代的事情。就比方说,我们开车去机场,一路开过去的时候在路上肯定会看到很多指示牌上写着机场或画着一个飞机的标志,这个指示牌本身不是机场,而是指向机场,同时我们因为对机场真实的存在有信心,所以也对这个标志有信心,而不是反过来。

 

那么以此类推,洗礼也是一个神圣之事的标记,指向的是洗礼这个标记背后的救赎。洗礼本身不是救恩,但是洗礼指向一个人脱离罪恶、被基督的血洗净、与基督联合、永远得救的救恩。(我担心有人看到这里着急,因为谁能保证婴儿有救恩呢?谁知道这婴儿长大后是不是信主?不要急,在圣约神学部分会讲到洗礼的其他涵义,在这里先讲洗礼是一个救恩的记号,但记得救恩的记号不等于救恩,即便是成人,受洗的那刻他也未必已经得救了,不少人都是在受洗过后一段时间才真正得救的。)

 

圣礼必须伴随着神的话语才有功效:圣经是“可听的”上帝的话语,而圣礼是“可见的”上帝的话语——二者都是福音。当圣经宣读给我们时,我们听见了福音;当洗礼被施行在一个人的身上时,我们看见了福音,因为这个人在死的形状上与基督联合,也跟着他一起死里复活。因为圣礼是“话语”,而上帝的话语是他给我们传递恩典的方式(信徒听见、读到、看到神的话语,圣灵就在他们生命中工作,他们的生命就开始改变),那么洗礼也就是一种领受上帝恩典的方式。不是因为洗礼本身有什么魔力,而是因为洗礼本身就是神的话语。信徒透过洗礼看到福音的真理从而领受恩典、信心被坚固,就好像他们透过读经看到福音的真理领受恩典、信心被坚固一样。

 

洗礼是是一个圣礼,是一个指向看不见、但真实的恩典的可见记号,是“可见的”上帝的话语,是上帝给我们传递恩典的方式。在这些定义里面,我们还有许多重要的细节要解释,我打算先按下不表,留到中集《圣约神学》时再讲。

 

二、教会历史

 

为了区别,本文把宗教改革前的教会叫大公教会,而改教后的罗马教会称为天主教。首先,给婴儿施洗一直是大公教会的传统,虽然考古证据没有发现三世纪以前的给婴儿洗礼的证据(比如壁画、文字记载,现存最早的对婴儿洗的记载出自三世纪的教父希坡律陀——但我也反对用历史证据来支持教义,现在没发现更早的婴儿洗记录不代表以后永远发现不了,我相信就算能出土第一世纪的婴儿洗礼历史证据,反对的人还是会继续反对),而且特土良这个伟大的神学家是反对婴儿洗的,说明婴儿洗可能在初代教会不见得是一个所有人都认同的教义,但是至少从其他主流教父的文献里面都看到记录,而奥古斯丁、耶柔米等稍微时代晚一点(4世纪)的神学家都认同婴儿洗礼。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如果反对者说婴儿洗无效或者不符合圣经,需要重洗,那么这些大公教会的早期教父就有点麻烦了,因为他们基本上都是在小时候在教会受的洗,而且根本不会重洗——重洗的概念是16世纪宗教改革后才出现的。

 

同时我们也要注意到特土良的一些观点是和他对大公教会的态度是有关系的:他在晚期时就认为大公教会里缺乏圣洁生活而跑去加入了孟他努运动(一个初代教会的类灵恩运动,强调新启示和圣洁生活),所以我一个推测是他认为大公教会将没有认信的婴幼儿施洗使他们成为教会成员,而他们长大后又没有真正悔改而且又留在教会当挂名基督徒,所以导致了教会比较低下的道德状况。他在自己的文章里讲到他认为给孩童施洗是危险的,因为父母无法保证这孩子将来会顺服地遵从主的道路。同时,他的洗礼观和救恩论是相关的,他认为婴孩是与罪无关的,所以不需要洗礼。所以,特土良主要是认为婴儿无罪所以不用受洗。今天浸信会的神学家很多时候拿特土良来为“唯信徒受洗”背书但是却忽略了他的这点解释。

 

另外一个被浸信会神学家用来反驳婴儿洗礼的早期教会文件是《十二使徒遗训》(点击可阅读全文),里面第七章写到教会如何施行洗礼,让受洗者要先学习教义(像我们现在的新生命班受洗班这样的课程),然后再禁食祷告,最后才能受洗。那么既然要上课还要禁食,所以婴儿肯定不可以受洗。但是,我认为用这个文献来反驳婴儿洗其实是用它沉默的地方来支持自己。《遗训》这里显然是在讲成人或至少是有自主认知能力的青少年的情况,而婴儿既然不具备学习和禁食的能力,何必要交代呢?有何可以交代的呢?充其量我们只能说《遗训》没有讲到关于婴儿洗礼的事情:可能是反对婴儿洗礼的,但也可能是支持婴儿洗礼但没有交代细节的——因为显然《遗训》里没提到的事情很多,但是我们今天也都在做。

 

无需质疑,婴儿洗礼是早期大公教会(至少是从三世纪开始)的主流教义,而早期大公教会本身是极其重视使徒传统的,所以极有可能婴儿洗的教义是从使徒本身传承下来的。有人会批评说不一定使徒赞成婴儿洗,因为显然大公教会在后来也发明了很多新的圣礼,比如后期的大公教会(及宗教改革后的天主教会)有七项圣礼之多。但是,洗礼和圣餐始终是两项极核心的圣礼,而且与信徒的救恩是紧密相关的,我相信教会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过于随便地加添什么,特别是在初代教会的时期(增加的五项礼仪在比较靠后的时代)。所以,就好像天主教会保留了圣餐礼,但是对圣餐的解释有误(化质说),他们也保留了婴儿洗礼,但一样对洗礼的解释有误(洗礼=救恩)。因而,可以判断的是,大公教会自初代以来在礼仪方面尽可能地保留使徒的传统,但是对这些礼仪本身的含义并不完全理解,所以婴儿洗的实践按照这个历史分析,应该是属于使徒传统的一部分。

 

 

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中对反对婴儿洗礼的重洗派有言辞激烈的反驳,路德也是支持婴儿洗的。事实上宗教改革早期主要的改教家们小时候都是在大公教会受的婴儿洗。如果说婴儿洗无效,那不仅大公教会的教父们,连改教先驱们也从来没有受过有效的洗。目前除了各种流派的浸信会外(也包括一些像播道会、圣经教会和无宗派教会),主流的宗派包括各种流派的长老会、路德宗、卫理公会、圣公会(英国国教)都是实行婴儿洗,虽然他们对洗礼的解释都有差别(比如有人说洗礼带来救恩,有人说洗礼带来神的祝福等),但是都保留了这个礼仪,认为这是自古传承下来符合圣经教导的一个礼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