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约翰
小约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9,488
  • 关注人气:1,1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哈姆雷特──延宕

(2010-02-26 23:47:15)
标签:

哈姆雷特

莎士比亚

延宕

文化

前言:

哈姆雷特從別人看到自己,發現人性的深淵同樣存在在自己身上,於是他苦苦掙扎——「活下去還是不活,這是個問題。」在一個抛棄個體神聖生命尊嚴的時代,莎翁夜不能寐,起來走遍大地,和筆下人物一起──延宕。

內文:

丹麥國王的兒子哈姆雷特正在德國威登堡一所學校讀書,聽說父王突然去世,匆忙趕回家,發現自己的叔叔居然當了新國王,母親成了新王后。

他從父親死後變成的鬼魂那裡得知叔叔弑兄篡位的真相,又透過安排戲子演戲得以確認。一再延宕之後,他終於殺死叔叔,但自己也中毒死去。

主要人物:哈姆雷特

The time is out of joint: O cursed spite, that ever I was born to set it right!(這是一個脫了節的時代,而可咒的是我卻生來要把它給接起來!)——《哈姆雷特》臺詞。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活下去還是不活,這是個問題。)——《哈姆雷特》臺詞

這意味著——先前的、無意識的、不花任何代價就爲我們每個人所擁有的、對人類生活的合理性和可理解性的信仰破滅了。必須現在、立刻就尋找新的信仰,否則生活就會成爲不間斷的、無法忍受的酷刑。可該怎麼辦呢?在哪兒能找到信仰呢?大地上有這樣的信仰嗎?——舍斯托夫

西方詩人這場「人的覺醒」的真正內涵,並非我們長期以爲的那樣,是什麼離開上帝之後的歡樂頌,人性戰勝神性的凱歌,而是對人的本性及世界之惡的意識,以及對惡無法做出說明、找不到力量來克制的無措感。——劉小楓

莎學史上最著名的提問

很多人說,電影《夜宴》是中國版的《哈姆雷特》,這是指情節上的雷同;然而,太子無鸞臨死前說「能死真好」和哈姆雷特考慮To be or not to be的問題,卻不可同日而語。《夜宴》無非宣揚欲望和報仇,哈姆雷特卻不是在說這個,因此,把《哈姆雷特》(Hamlet, Prince of Denmark)譯成《王子復仇記》是誤譯。

早在1736年,英國的漢莫就指出,哈姆雷特在第一幕就已經知道真相,雖然他曾有機會殺死叔叔,卻直到第五幕才殺死他。

於是,這個了不起的漢莫提了一個莎學史上最著名的問題:

「爲何哈姆雷特一再延宕?」

莎士比亞寫劇本用的材料是十二世紀丹麥歷史學家格蘭瑪狄克的《丹麥史》,可能也參考了另外幾種《哈姆雷特》版本,而莎士比亞版的《哈姆雷特》其特色就是「延宕」,這是莎翁匠心獨運之處。所以,漢莫的問題提得好。很多時候,提出好問題比給出好答案更了不起。

經典說法與解讀

問題提出之後,引起許多人的興趣,大家根據劇本,也根據個人的視角,給了很多答案。以下是一些經典說法:

(1) 漢莫自己提出「劇情需要說」。他認爲如果哈姆雷特一上場就殺死叔叔,戲就沒法往下演了。爲了劇情需要,莎士比亞要哈姆雷特一再拖延。

(2) 歌德在《威廉邁斯特的學習時代》提出「氣質稟性說」。他認爲:「莎士比亞的意思,是要表現一個偉大的事業承擔在一個不適宜勝任之人身上的結果。在我看來,全劇似乎都是由這種看法構成。這是一棵橡樹種植在一個高貴的盆子裡,而這花盆只能種植可愛的花卉,於是樹根一伸展,花盆便破碎了。一個美麗、純潔、高貴而道德高尚的人,其實缺乏成爲一個英雄的魄力,卻在一個他既不能負擔又不能放棄的重擔下被毀滅了。」

(3) 英國詩人柯爾律治1818年提出「思想過剩說」。他認爲哈姆雷特過於深思熟慮,想得過頭,就不能積極行動。

(4) 別林斯基於1838年、馬克思於1855年提出「性格憂鬱說」。他們認爲哈姆雷特的延宕主要是自身性格憂鬱帶來的,所以,大家一說起哈姆雷特就稱他爲「憂鬱的丹麥王子」,一個性格過於憂鬱的人缺乏行動能力。

(5) 魏爾德在十九世紀中葉提出「暴露罪惡說」。他認爲哈姆雷特不只是殺死叔叔,還要在殺他之前暴露他的罪惡,讓他的罪行大白於天下,這樣復仇比較名正言順。

(6) 1847年,羅艾在《莎士比亞關於瘋狂的描寫》提出「精神失常說」。他乾脆認爲哈姆雷特不是裝瘋,而是真的瘋了,一個瘋子缺少前後一貫的行動能力。

(7) 德國哲學家叔本華提出「厭世主義說」。他認爲哈姆雷特既沒有勇氣自殺,又打不起精神復仇,根源在於他是一個厭世主義者。

(8) 法國評論家丹納在十九世紀下半葉提出「機緣命運說」。他認爲哈姆雷特「是一個藝術家,倒楣的機遇使他成為一個王子,而更壞的機遇使他成了一個向罪惡進行復仇的人,可是命運注定他陷入瘋狂和不幸」。

(9) 屠格涅夫在十九世紀末提出「自私懷疑說」。他認爲和唐吉訶德相比,哈姆雷特過於自私,翻來覆去只想到自己,對一切都加以懷疑,因此,他永遠不會像唐吉訶德那樣勇往直前、不顧一切去行動。

(10) 佛洛伊德和瓊斯等人提出「戀母情結說」。他們認爲哈姆雷特潛意識裡有「殺父戀母」的願望,而他叔叔替他實現了這個羞於啓齒的願望,叔叔就成了他的另一個「自我」,殺死叔叔等於殺死自己。

(11) 1960年,奈茲提出「囚籠壓迫說」。他認爲周圍環境像囚籠一樣壓迫著哈姆雷特,根本不允許他隨心所欲。

(12) 二十世紀中葉,錫孫在編訂的《莎士比亞全集》中提出「沒有延宕說」。他認爲在讀者看來是延宕,但對劇中人來說是一環扣一環,並無延宕。

(13) 蘇聯最負盛名的莎學專家阿尼克斯特1954年提出「人文主義說」。這是中國莎學界最爲流行的觀點,他認爲「哈姆雷特是個人文主義者,他所生活的世界很像莎士比亞時代的英國」,「哈姆雷特的形象是一個藝術的概括,他典型地體現了先進的人們,這些先進的人們爲了把人類從壓迫中解放出來,熱烈地尋求途徑和方法」,「哈姆雷特事實上是位戰士,是一場解放人類的光榮戰鬥中的一員戰士」,他不能找到「改造世界的現實途徑」,再加上他身上的弱點,都是「由於時代條件所侷限」,所以造成他的延宕。

(14) 袁憲軍根據弗雷澤的《金枝》提出「怕當國王說」。他認爲哈姆雷特是因為怕當國王,才遲遲不動手殺死現在的國王。

(15) 羅文敏提出「思維對接說」。羅認爲:「延宕是哈姆雷特以舊視角審視新秩序時的思維對接過程」,「新舊秩序之間對接的困難,實際上是《哈姆雷特》所要展現的主題思想之一。我認爲,莎士比亞痛恨這種新舊秩序的膠著和混亂的產生。從他的諸多悲劇中可以看出:他喜歡的是齊整統一秩序的維持和遵守,而非有些學者所認爲的人文主義理想的打破並重建。《哈姆雷特》中一切骯髒、矛盾、腥臭的東西,皆因秩序被打破而來,皆因白天與夜晚的交替而產生。」

(16) 從叢提出「封建王子說」。她認爲哈姆雷特不算是一個人文主義者,他是一個道地的封建王子,「一個封建王子比較完整的封建宗法宗教觀念在現實面前的兩難衝突,是其延宕行爲最根本、最主要的原因;次要或副線原因是其作爲一位封建王子的野心與其受挫失意心理的衝突。」

(17) ……

打住,不要往下說了。請問:上面的觀點你贊同哪一點?都不贊同的話,你的看法是什麼呢?

講了這麼多觀點,可不是爲了解決學術公案,而是希望引起讀者 諸君的興趣。經典名著就有這樣的魅力,吸引一代又一代人去讀、去評,「有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說得一點都沒錯。因此,大家不妨問問自己:我心目中的哈姆雷特是什麼樣子?

我心目中的哈姆雷特

我從小就熱愛莎士比亞,他的幾大悲劇都在不同時期喜歡過,不過說來慚愧,《哈姆雷特》是近幾年重讀才喜歡上的。除了自己去讀作品,有兩位學者對我幫助很大,一位是美國的歐文‧白璧德,一位是俄羅斯的舍斯托夫。

白璧德認爲人文主義(humanism)不同於人道主義(humanitarianism),他說莎士比亞是人文主義者而不是人道主義者。人道主義對人性的昇華和擴張過於樂觀,莎士比亞前期比較接近這種觀點;而人文主義則比較強調信念、紀律對人性的約束力量,對人性的看法比較悲觀,後期的莎士比亞認同的是這種觀念,《哈姆雷特》正是寫於前期到後期思想轉變的時候。

有趣的是,白璧德認爲列夫托爾斯泰是一個典型的人道主義者,而人道主義完全無法容忍人文主義,所以托爾斯泰才會猛烈攻擊莎士比亞的戲劇。

以上是白璧德提供的理解莎翁戲劇的思想背景。

舍斯托夫乾脆認爲莎士比亞在1601年思想發生了「斷裂」,從前期對人性的樂觀看法,轉入後期對人性的悲觀看法,他發現人性的幽暗,從而產生「悲劇的哲學」。人生存的根基消失了,大地裂成深淵。面對深淵,莎士比亞感到不安,哈姆雷特就有了延宕。

從劇本來看,哈姆雷特的叔叔克勞狄斯心狠手辣,爲了目的不擇手段,似乎毫不顧及信仰和親情。但他並非沒有雄才大略,對弒兄也感到懺悔和不安,對嫂子表現出的愛情更不全是虛情假意。按照中國學者對人文主義的定義,克勞狄斯才是一個人文主義者,是新型歷史人物,不像哈姆雷特那樣放不開手腳。在他身上,澈底體現了功利原則對信仰原則的勝利,證明工具理性對價值理性的得勝。

相比之下,哈姆雷特就守舊、猶豫多了,他不願像叔叔那樣爲了目的而不擇手段,爲了王位就不顧一切。他不敢自殺,因爲死後還有審判。在叔叔懺悔時,他不願殺他,因爲他相信叔叔死後還有靈魂,如果在他祈禱時下手,就會送他進天國而不是下地獄。這種對死後靈魂的考慮,確實使他放不開手腳。而且,他的叔叔竟然殺死親哥哥,母親在父親死後才一個月就立刻嫁給叔叔,大臣們以前那麼愛戴父親,如今又爭先恐後效忠新王,自己以前的同學好友,如今竟成爲新王的密探,他所愛的女人被用來試探他是否真瘋了……。這一件件,一樁樁,都使他看到信念的脆弱、人性的軟弱和世界的黑暗。

哈姆雷特的痛苦與堅持

The time is out of joint: O cursed spitethat ever I was born to set it right!(這是一個脫了節的時代,而可咒的是我卻生來要把它給接起來!)

這句臺詞是哈姆雷特,也是莎翁本人對當時時代的概括,指的當然不是十二世紀的丹麥,而是十六世紀末、十七世紀初的英國。當時在很多人看來是人類少有的高歌猛進期,但在莎翁眼中卻是一個out of joint的時代,一個和神聖「脫了節」的時代。

哈姆雷特要做一件不可能的事,就是把「脫了節」的時代和神聖再「接起來」。不只是復仇這麼簡單。他對人性那麼灰暗的看法,實在是因爲對人性有著很高的希望所致。

要堅持這樣的信念可不容易,要使自己復仇的意義不被曲解也不容易,所以,最後一幕他才祈求好友霍拉旭不要自殺,務必要把自己的故事向人說清楚。莎翁其實很清楚,哈姆雷特的故事很容易被時代誤解成冤冤相報、狹路相逢、仇人相見之類的故事,所以才特意安排這一情節。

哈姆雷特做了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爲什麼這麼做。

當時,人性也好,時代也罷,都和神聖脫了節,人人都在爲目的不擇手段。他孤身一人,卻要堅持某種信念,不願跟世界、人性妥協,所以才活得這麼累,這麼苦。何不放棄信念,作個「新人」?哈姆雷特從別人看到自己,發現人性的深淵同樣存在在自己身上,於是他苦苦掙扎——

「活下去還是不活,這是個問題。」

這正是莎士比亞的人生哲學。人生如果沒有靈魂,沒有上帝,沒有審判,沒有意義,人幹麼不自殺?如果人活著就是爲了快樂,哈姆雷特作爲快樂王子的時期已經結束了,人生的無常痛苦如此難挨,何必還要拖延?快樂得不到的話,起碼可以提前結束痛苦啊!

不,哈姆雷特不相信靈魂、上帝、審判和意義都死去了。

莎士比亞也不相信。

因此莎士比亞才安排哈姆雷特一再延宕,既不自殺,也不願意爲了目的不擇手段去殺人。

我延宕故我在

人不是一根線段,而是一條射線。從此刻開始的選擇,將指向永恆。

這個古老的信念,在一個把人當成線段的時代,顯然是過時了。

不!大師認爲並沒有過時!

最偉大的作品總是最大程度地提升、尊重、宣揚人的尊嚴,不把人當成手段,而是當成目的本身。

在一個抛棄個體神聖生命尊嚴的時代,大師夜不能寐,起來走遍大地,和筆下人物一起──延宕。

延宕。

大師知道,這幽暗並不從外界升起,而是從自身人性深處升起,它的特徵將是「脫節」。

不知還能否仰望星空,重新跟神聖「接上」?

我延宕故我在。

莎士比亞如是說。

延宕的大師晚年轉而寫傳奇劇,在那些美麗的傳奇中,他終於讓幽暗的人性和崇高的神聖再次接上,到達寬容、忍耐和悲憫的大境界。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树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