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墨韵出版
墨韵出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584
  • 关注人气:2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书一号:《桐柏山志》出版发行

(2013-03-04 13:10:50)
标签:

文化

分类: 出版成果

   由王文虎、明丽编著的《桐柏山志》日前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发行。

 

一书一号:《桐柏山志》出版发行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桐柏山志 / 王文虎, 明丽编著. -- 长春 : 吉林文
史出版社, 2013.1
    ISBN 978-7-5472-1445-9

    Ⅰ. ①桐… Ⅱ. ①王… ②明… Ⅲ. ①山-文化史-
随州市 Ⅳ. ①K928.3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3)第010356号

 

 

 

 

 

 

  

在对桐柏山的山水人物进行叙述之前,有必要先讲一讲我们进行叙述的基本结构和思路,讲一讲桐柏山的文化内涵及研究桐柏山文化对于当代随州发展的重要意义。概括起来,就是四个问题:一曰为何要编纂《桐柏山志》,二曰研究、宣传桐柏山是建设谒祖圣地的需要,三曰传述桐柏山这座文化金矿的概念构架,四曰本书的思路、结构以及编著原则。

名山必有其志。我国素有修山志的传统,隋人江总在其《入摄山栖霞寺诗序》云:“率制此篇,以记岁月;俾后来赏者,知余山志。”清厉鹗?《游洞霄宫》诗云:“幽泉涤砚作山志,俗士未许窥清襟。”虽说书以山重,然山亦以志传。正因为如此,“海内名山,率皆有志”。山志已经成为历代志书的重要部分。

天下名山多矣,而随州居二:曰桐柏山,曰大洪山。大洪山早有人为其志。早在明嘉靖年间,就有人编纂了《大洪山志》(此志已佚),明末清初又有僧人编纂了五卷本的《大洪山志》(俗称旧志),至清道光年间,又有了更为完善的十二卷《大洪山志》,近年随人李虎等为之译注。为大洪山之旅游建设起到巨大推动作用。与大洪山相比,桐柏山毫不逊色,且在某种意义上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例如秦汉之前资料,就没有记载大洪山,正如《大洪山志》所云大洪“山在秦汉前无考,《水经》纪涢水名,始于逦氏注中”。但桐柏山在《尚书》中就有记载了,故在历史上桐柏山的名气远远大于大洪山。遗憾的是,至今却没有一本比较系统而完整的《桐柏山志》。个中原因颇多,尤其是桐柏山脉牵扯豫鄂两省五个地区、十八个县(市),欲完成此志,必得豫鄂两省五个地区、十八个县(市)的通力合作,特别是豫鄂两省的合作。

据桐柏县委宣传部提供的消息,近年国务院和国家地方志办公室等领导机关曾先后下文,要求桐柏县尽快编纂完成《桐柏山志》,正是因桐柏山脉牵扯豫鄂两省五个地区、十八个县市,受资金问题、人员问题、组织问题等一时难以解决的困难的制约,桐柏县至今没能完成这个课题,与之同享一山的随州亦没有组织力量做这件事情。

组织性的编纂虽然没有成为现实,但个人的尝试却早已开始。1986年,桐柏山水帘寺方丈印恭法师(随州新城解河人)为桐柏山修志,名《白云山志》。印恭法师对桐柏山范围的山脉、峰峦、洞岩、溪潭、异石、墓塔、物产、寺庙、历代高僧等作了详细的介绍。只是该志虽对桐柏山的叙述不够全面,且立意偏重佛教,不具正规志书的规范,但却给今之修《桐柏山志》者提供了很好的资料来源。从某种意义上讲,本书就是接着《白云山志》讲的,当然并不囿于教派之见,而是更全面地讲述桐柏山的事物和事情。

被河南桐柏县人称为桐柏山“活字典”的河南省桐柏县史志办公室离休干部倪恒典先生,也曾有意完成此项工作。据了解,倪恒典先生离休后,不顾年迈体弱,以顽强的毅力徒步淮河之源,足迹遍及桐柏山所辖二省十八县,行程 3万公里,写下了60万字16卷的《桐柏山志》书稿。书稿以志为主,述、记、志、传、录相结合,辅以图表、照片,系统地、实事求是地记载了桐柏山的地质地貌、山川河流、佛道文化、物种矿藏、风俗人物、重大事件等方面的历史和现状。桐柏县委宣传部向新华网河南群网频道提供的信息显示:此书已经“面世”。但也有人说,此书于2005年在桐柏县内部印行。为此,我们几经周折找到到桐柏县业内人士,不想给我们的答案是:倪恒典先生因年老体衰加之病痛,没能将此项工作进行到底,所编《桐柏山志》,既没有作为内部资料印行,更没有公开出版。由此看来,除《桐柏山观赏树木志》等专业性志书已经公开出版外,迄今为止,尚没有一本较为系统完善且公开出版的记述桐柏山的志书。

迄今为止,在随州的方志中,桐柏山是被冷落的名山。1988年版的《随州志》收录了大洪山的图片,桐柏山的图片在其中却不见踪迹。溯同治年间之随州旧志,其重大洪山而轻桐柏山的“苗头”已见端倪,这部志书将大洪山和七尖峰作为山图专为辑录,而海拔1140的桐柏山主峰太白顶竟踪影全无。虽然,七尖峰属于桐柏山脉,但是它毕竟不是桐柏山脉的主峰,出现用支脉代替主峰的现象可能与山的属地有关,主峰太白顶虽为鄂豫界山,毕竟两省各有一半,湖北也不应“放弃”对桐柏山的拥有权。例如在清康熙年间,康熙诏各省绘所属名山图进呈御览,湖北仅以大洪山、武当山二图呈上,而景色不逊大洪山的桐柏山却被“遗忘”了。甚至有人认为桐柏山是大洪山的余脉。例如《大洪山志》的编纂者在介绍悬钩山时说,“在山之西麓,体与相连,以灵官垭为之咽喉。其脉起桐柏胎簪……”悬钩山其脉既起于桐柏胎簪山,那说明它是桐柏山的范畴了,但是《大洪山志》编纂者却将它放在大洪山的范畴,云“体与相连”,暗含了桐柏山是大洪山的余脉的意思。还有清同治八年的《随州志》,在介绍随州的山脉时,以大洪山为起点,以太白山及其支脉吴山为终点,给人以桐柏山属大洪山山系的误导。

许多历史文献,讲桐柏山时,都写“豫南桐柏山”,似乎桐柏山完全属于河南。例如,顾祖禹在其《读史方舆纪要》卷一百二十七有段话:“淮水出河南桐柏县桐柏山。《禹贡》曰:导淮自桐柏。淮之源与古不异也。或以为出自大复,或以为出自胎簪。夫大复、胎簪之去桐柏也,仅矣。”顾祖禹对桐柏山的事情如此之熟悉,却写出了“河南桐柏县桐柏山”的句子,似乎对桐柏山亦属于湖北随县的情况一无所知。清人朱骏声亦说:淮水“出今河南南阳府桐柏县桐柏山,经安徽至江苏清河县合于河,经安东县至云梯关入海。”似乎桐柏山与湖北随州无关。打开网页搜索桐柏山,我们可以发现一个规律性现象:“桐柏山”被冠以“河南”之名,很少能看到“湖北桐柏山”的字样。此事足以证明,在湖北,在随州,桐柏山是被冷落的“名山”。思想上的不重视必将导致行动上的不重视。例如随州对桐柏山的旅游开发远远落后于对大洪山的旅游开发,在行政级别上,桐柏山的管理机构比大洪山整整矮了一个层次。

事实上,河南人有权讲桐柏山,因为桐柏山的确与河南有关,在一定范围内,它是河南的名山;同样的,湖北人也有权讲桐柏山,因为桐柏山也与湖北有关,在一定范围内,它也是鄂北名山。桐柏山位于湖北省随州市随县与河南省桐柏县边境地,自西北而向东南,南抚湖北,北育河南。山是一体,地跨两省,是鄂豫界山。站在太白顶上,就能一脚踏两省。述桐柏之山水,颂桐柏之人物,既是河南人的责任,也是湖北人,特别是湖北随州人的责任。在湖北、在随州编修并公开出版一本《桐柏山志》,不仅是确定桐柏山的名山地位,推动桐柏山旅游开发的迫切需要,而且是唤起一些人对名山桐柏“记忆”的需要,同时也是纠正一些人心目中将桐柏山“矮化”的需要。

桐柏山是构成随州独特地形地貌的名山之一。随旧志云:随地因山为郡,其南北皆山。大洪山在随南环列,桐柏山于随北拱峙,两山呼应,共同构成了随州独特的地形地貌。

桐柏山是淮水及随州众多河流的发源地。随州之水长江去,却从无客水入随来。境内诸水,不出于大洪山,即源乎桐柏山。有了大洪、桐柏二山,才有了滋育随州子孙的各条水系。大洪、桐柏二山对于随州人而言实犹母之双乳,中部为岗地和大小平原犹母之胸膛,世世代代的随州人生于斯,长于斯,正是这块灵山秀水,给了随州人以聪明智慧。如果我们将二山在水源问题上对于随州的重要性做比较,那么桐柏山较大洪山为重。随州的府河流域、淮河流域、汉水流域、漳河流域,除漳河流域与桐柏山没有关系外,其它三大流域都与桐柏山有关,其水多源乎桐柏山。我们不单应以感恩的心态尊重大洪山,还应该以感恩的心态尊重桐柏山。

桐柏山是推动随州发展的文化金山。考诸历史,正如随州旧志所云,随乃诞圣之地——中华文明的人文始祖炎帝神农氏诞生在随地。养育炎帝神农氏的那块随地被称为“烈山”。炎帝神农氏又为烈山氏,之所以称烈山氏,盖炎帝神农氏起于烈山之故。据随州旧志记载,烈山是桐柏山的支系。

旧志此说根据充足。其一:据《水经注》记载,诞生炎帝神农氏的烈山属于桐柏山脉,且在随州境内;其二:中国社会科学院王杰等曾得出这样结论:距炎帝神农氏出生地厉山仅有几十公里的雕龙碑遗址,可能是炎帝神农氏的都邑,而此地则是桐柏山的余脉;其三:台湾学者张其昀在《中华五千年史》中所说:“伏牛山与桐柏山为秦岭山脉之东段,乃介于淮汉之丘陵地带。神农诞生其间,首创农业……中国最初之农业,实起于丘陵地带。此类丘陵地,古时长林丰草,野兽出没。农耕之第一要务,为斩伐森林,驱逐野兽,所谓刀耕火种,以启山林。神农氏号炎帝,烧山之时,火光熊熊,故以为号。其诞生之处,称烈山,亦即以火烧山之意。”

由此可见,桐柏山的支脉——烈山,是炎帝神农氏的诞生地,因而也就是当之无愧的中华民族精神圣山。既然如此,要将随州建设成谒祖圣地,就不能不开发利用好桐柏山了。

开发利用桐柏山,必须首先认识桐柏山,形成叙述、利用桐柏山的概念性构架。桐柏山,其名甚多。《山海经》称之为“余山”。据《山海经·海内东经》记载:“淮水出余山,余山在朝阳东,义乡西。”《水经注》卷三十云:“淮水出南阳平氏县胎替山,东北过桐柏山,《山海经》曰:淮出余山,在朝阳东,义乡西。”《山海经》所说的“余山”与《尚书》所说的“桐柏”实为一山。《尚书》云:禹导淮自桐柏。二者都与淮水有关,桐柏、余山是一山而二名。桐柏山还叫白云山、胎簪山、大复山等等。清人田雯《游桐柏记》云:“至桐柏山,山有一高峰,西曰大复,东曰胎簪,桐柏其总名也。”

天下名山各有其独特价值。桐柏山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华夏之中点,被称为“天下之中”,可谓得“中”独厚。

在地质构造上,它是南北板块相碰撞的杰作。桐柏山地处华北与扬子两大板块碰撞的主缝合带——秦岭到桐柏到大别造山带中段桐柏造山带核心部。在华北与扬子两大板块聚合碰撞过程中形成了桐柏—商城断裂带构造遗迹,显露了华北板块与扬子板块俯冲、碰撞、板内隆起造山的完整过程。所以它居南北之中。

在气候构成上,它也是南北交融的杰作。地处北亚热带和暖温带地区的过渡带,气候温和,且日照充足,降水丰沛,温度适中。它兼有南北之长。

居中,使得桐柏山的地质遗迹极为珍稀,学术界称之为“中国地质之谜”、“地质博物馆”、“地质橱窗”。其地下矿产十分丰富,初步探明矿藏达60种,山里有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的天然重质纯碱矿,有位居国内四大银矿之首的露天开采金矿,还有在世界首次发现,被国际矿物质学会命名的“桐柏矿”和“围山矿”。

气候的过渡性决定了它能实现南北植物兼容并存,种类繁多,区系成分复杂,共同构成桐柏山区特殊的植被,形成了独特的植被景观。

居中,使得桐柏山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兵家云:得中原者得天下,得桐柏者得中原。所以桐柏山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特别是到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桐柏山更是一座红色的名山。

桐柏山的地理和生态之“中”必将使其产生以“中”“和”为追求的文化性格,而这种性格恰为新事物之产生提供了温床。正如《中庸》所云:“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万物育焉”的中和过程可以表述为不同文化交互作用的过程。“交互作用”一语,由已故的美国的哈佛大学人类学系教授张光直创造。他研究中国史前文化时,针对中国史前文化一直都具有区域性特征的现象,向国人们介绍了两个英语概念,一个是“interaction   sphere”,用汉语讲,它就是“互动领域”,张光直将它译为“交互作用圈”;一个是“area  co-tradition”,可以译成“区域合作的传统”,张光直称之为“地域共同传统”。“交互作用圈”是美国考古学家约瑟夫考德威尔在1964年所写的《史前史上的交互作用圈》中首先提出来的,它发表于《霍普威林文化研究》一书中。考德威尔认为,霍普威林文化是北美东部分布很广的史前文化。他把这个文化的分布范围称为交互作用圈。其中包括许多各具特征的区域性文化,它们彼此之间互相交往与影响,特别是在墓葬仪式和随葬器物上,都反映了交互作用圈内部各文化之间的一致性,这种一致性使交互作用圈内部各文化在更高一层上看成为一体而区别于圈外其他文化。所以张光直认为,“考德威尔‘交互作用圈’的含义是:地域相连而各具特征的区域文化同时存在、同时发生,彼此之间的交互作用使它们对于其他地域关联较远的文化来说形成一个整体。”这里所说的“这种一致性使交互作用圈内部各文化在更高一层上看成为一体而区别于圈外其他文化”就是一种新型的文化。

桐柏山就是不同文化的天然中和或交互作用地带。交融,构成桐柏山的文化本质。从《桐柏县志》中我们了解到,其县东南边缘地带受湖北随州影响较重,但是在随州的新城地区,我们又分明感受到新城人受河南的影响较重。在多次的调查过程中,本书编著者多次听到新城境内的一些居民这样的说法:如果把我们划到河南,我们这里的旅游业早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他们似乎认同自己是河南人。目前随北旅游的发展的确落后于河南,所以湖北境内的桐柏山人更认同河南,但是在早期,河南境内的桐柏山人更认同湖北。为了说明问题,我们引证一下桐柏山的才子冯友兰的说法。冯氏是河南省唐河县人。他在其《三松堂自序》里说:“我们家乡一带,按政治区域说属于河南,按经济区域说属于湖北。我们那一带的贸易往来和货物出入,都是通过唐河、汉江,到汉口的,所以汉口、武昌这些地名,对我们那一带人说都是很熟悉的。”在桐柏山区,河南山人认同湖北,湖北人认同河南,这正好表明桐柏山处在湖北与河南即南与北的交互作用过程中。我们几乎无法截然将桐柏山分为湖北的或河南的,在它里面,湖北因素与河南因素水乳交融,桐柏山事实上就是中原文化与湖北地区的南方文化在碰撞和交融过程中凸起的文化高地,正因为如此,在这里发生的故事比在其他地方发生故事要丰富得多。

历史上的桐柏山更是各种文化的交互作用带。“余山”又可以称之为“涂山”。盖古时 “余”、“徐”、“涂”、“嵞”通用。董其祥《涂山新考》指出,余、涂、徐本源于余字,音义相通。余氏族谱有余、涂、徐、佘四姓同宗之说,涂氏族谱中更有姒、顾、徐、余、俞、夏、侯、涂、佘、禹、鲍、包十二姓同祖之说,且唐皇有十二姓不得通婚的明谕。丁山亦谓:“涂,《说文》作嵞,云:‘会稽山也。一曰九江当涂也。从(山十山),余声。’”还有人从民族学层面探索了涂与余、徐、舒、俞等古字的关联,揭示淮河中游涂山氏与淮南“群舒”古族、淮泗徐族和东瓯俞、顾古族的关系,从而进一步实证,余山实即涂山。之所以要讲这个问题,是因为涂山与大禹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一方面,涂山是大禹成家立室之地。《水经注·卷三十·淮水》引《吕氏春秋》曰:“禹娶涂山氏女,不以私害公,自辛至甲四日,复往治水。故江淮之俗,以辛壬癸甲为嫁娶日也。”另一方面,涂山是大禹诸侯兴夏之地。《左传·哀公七年》记载:“禹合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涂山之会,甚至被一些人视为中国夏王朝建立的标志性事件。《史记》云:“夏之兴也以涂山”。我们的这种说法也可以在考古层面上得到印证。例如在桐柏山南北两侧分布着大量的仰韶文化、屈家岭文化、龙山文化、石家河文化的遗存,这不正好说明在4000年到6000年这段历史时间内,桐柏山就是合诸侯、万国的中心吗?丁山在其《古代神话与民族》中提出了这样一些有趣的观点:禹为山川之主,即为山川之神。而“余禹古音同部”,如此,我们必将得出一个结论:余山即是禹山,大禹实乃余山之主。难怪《尚书》将大禹治水与桐柏山联系起来呢。但是丁山并没有在此引出这个结论,而是进一步说“禹羽音近字通,余故谓涂山即羽之别名。”②虽然以上研究没有将桐柏山、余山、涂山氏等联系起来,但他也不否认余、涂等等与淮河的关系。沿着这条线索进一步追踪,我们即可达到桐柏山即涂山,其山神即为大禹的结论。此论更有民俗根据,清代以前,桐柏山就立有禹庙,主神即禹王爷。当然,涂山在淮水的什么地方,人们还有不同的看法,例如杜预注《左传·哀公七年》云:“涂山,在寿春东北。”即今安徽怀远东南。但是既然大禹治水始于余山,既然大禹是桐柏山之神,那么认定涂山是淮水之源更为合理一些,《山海经》称桐柏山为余山也就可以理解了。

这样看来,桐柏山即余山或涂山是各种文化的交流中心。溯源越古,各部族的语言文化及生活方式的差异也就越大。《晏子春秋·问上》:“百里而异习,千里而殊俗”。而当这些“异习”、“殊俗”在涂山之会中交汇在一起时,涂山客观上构成了一些新文化产生的温床。

所以在苗、瑶、黎等民族中流传的盘瓠神话与中原天地生成模式可以走到一起,“盘古”这个开天辟地的神话人物因之而产生了,故桐柏山被视为盘古神话的产生地之一。

所以,炎帝神农氏植五谷的故事在这里产生了,所以桐柏山脉之烈山被视为诞圣之地;

所以,不同的宗教在此能并存。东汉时期,道教入居桐柏山,隋唐之际佛教进入桐柏山,此后形成了佛道并存的格局。这在其他地方是少见的现象。相对于桐柏山的道教,佛教是“外来户”,但是一旦它们在桐柏山结合起来后,竟然也获得了交互性特征:道教包容佛教,认为它们同气连枝;佛教包容道教,所以在太白顶仍有道教的一席之地。而且在此交互的架构中,大禹治水中的神话故事上升到了神魔世界的新高度——家喻户晓的西游记世界就是在这个基础上产生的。

由此可见,文化桐柏山至少包含了盘古乃开天之祖、神农乃创世之祖、禹乃兴夏之祖等文化元素,它们足以奠定桐柏山为中华民族精神圣山的地位。抓着此间的任何一个文化景观,并放大其景观效应,都足可以使一个地方文化升华到一个新的境界。例如河南桐柏看中了盘古开天,所以该地被命名为“盘古神话之乡”;湖北随州看中了神农创世,所以该地被命名为“炎帝神农故里”;而湖北玉龙投资控股集团直奔在桐柏山文化在交融过程中所创造的西游记世界,所以它正在将桐柏山变成西游记世界。在不同的诠释中,这座圣山就会有不同的面貌,就能形成当地发展的不同路径依赖。而这个路径依赖的基本内涵则是桐柏山当为不同文化的交互作用带,所谓涂山之会无非是历史对此交互作用带的表述而已。这就决定了我们在叙述桐柏山的事物时必须以不同文化之交互作用为概念框架。

后面谈谈编纂本书的资料运用问题。我们的编纂原则,简而言之,一是文献资料与实地考察相结合。多年来,编纂者多次深入桐柏山(特别是新城、万和以及桐柏县平氏等乡镇),对当地的历史文化资神话传说资源以及经济发展的自然资源进行了调查,收集了一些资料,这些是编纂本书的“感性材料”。同时,我们也对关于桐柏山的文献资料进行了广泛搜集,在编纂中将这两类资料结合起来;二是在文献资料中,我们力求兼顾桐柏山的南与北的结合,《随州志》、《晃山村志》、《白云山志》、《随县水利志》、《随州土壤志》、《随州文化志》、《桐柏县志》以及桐柏县所出版的有关桐柏山的资料,如《淮河源民俗》等等,都是我们进行编纂的原料,我们强调的是资料运用的综合性。

我们在编纂这本志书时,以南北文化相交融为线索,以章节体的结构形式,通过文、图、表等形式,将研究结果展示出来。其内容如下:桐柏山地理环境志、桐柏山景观志(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桐柏山特产志、桐柏山风土人情志、桐柏山宗教志、桐柏山神话传说志、桐柏山人物及史略志、桐柏山艺文志,最后介绍桐柏山的旅游开发情况。在这种一条线索(交互作用)多志结合的框架下,我们力争层层推进,多维度、广视角地将桐柏山的“面目”展现在世人面前,目的是让读者初步了解,桐柏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圣山,从盘古开天到神农创世,再到西游记神魔世界的形成,是中国南北文化相交融的必然结果。

既然是具有史志性质的书,就不能不涉及对历史人物及事件的述评。本书的原则是将所有历史人物都当作历史范畴的人格化,而不将人物脸谱化,力求客观。

公开出版《桐柏山志》,对于桐柏山来说是第一次,其始作也简,所以本志对桐柏山一些事情的记载有所疏漏在所难免,敬希读者指出。

 

①“洪山古无图,我朝圣祖仁皇帝诏各直省大臣绘所属名山进呈御览,尔时湖北以大洪山及太和山二图上,合天下所上之图,共百有二十,奉旨摹刻,藏之内府,《二百名山图》,洪山有图于是始。”(《大洪山志》卷一)

张光直:《考古学专题六讲》,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0年版,第45页。

③冯友兰:《三松堂自序》,人民出版社出版2008年第2版,第5页。

④桐柏山文化发展的路径依赖其实也是随枣走廊的文化发展路径。以随州为主体随枣走廊文化既不是北方文化,又不是南方文化,它是一种交互性文化。随州文化就是这样一个交互作用的整体。随州西花园文化是剖析随州文化的一个标本。它既有北方龙山文化的特征,又有南方屈家岭文化的特征,所以它处在南北文化的交互作用过程中。随州的古文化遗存都具有这样的特征,进一步研究表明,孝感殷家墩、汉川蔡家嘴、云梦斋神堡、应城门板湾、应山榨屋湾、大悟土城、枣阳雕龙碑及河南唐河、桐柏、泌阳、信阳等县的同期文化遗址均有如此性质。所以一些学者要求将它们归于西花园文化的类型。此类文化的本质在于,它能够对各种文化实行兼容并包,从而使自己成为一个独特的文化高地。桐柏山就是一座体现随州文化之本质特征的文化名山。

⑤丁山:《古代神话与民族》,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2011年版,第152页。

⑥丁山:《古代神话与民族》,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2011年版,第152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