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城老扁
天城老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171
  • 关注人气:61,7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唐古拉山耸立着历史的寒意

(2013-06-14 04:16:30)
标签:

休闲

界限

主题

功能

怒翔诗歌

分类: 关于诗歌

唐古拉山耸立着历史的寒意

                        一一一修订稿


    诗是写给所有人读的。只要是公开发表哪怕是在自己的博客里展示。它都将作为一首诗而最终通过读者的读,来完成诗所承载的审美和教化意义。甚至很多诗人为某个人写的爱的篇章,在它只在情人间传递爱意时,它才有着特定的受众及读者,而一旦公开发表,被匡定为情诗的作品也是面向所有读者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诗歌任何时候都担负了一种社会责任和道义。所以,我们常常会因诗的格调而去争论诗与非诗的问题;去争论所谓的界定。而从美学的角度看,这些争论前者不过能否揭示呈现问题后者也不过是诗歌主题的意义域社会责任的担当。

    崇高和纤细的表达。在审美意义上,不存在孰轻孰重的问题。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审美倾向,燕瘦环肥这个成语说的就是时代不同,审美倾向的差异。诗人从来就不可能脱离自己所处的时代,去审度未来之美。比如古人绝不会想到今天的诗歌会有口语化的写作,从而把这种写作纳入关于。但是,今天的我们,基于历史的传承,会有意无意地考虑这种审美判断对诗歌内容的影响。会在情节或情绪的密集处做出浓厚或淡化的技术处理。从而符合时代的审美趋向

    诗人在写作状态中对美的感受,一开始并不确切,也就是说,美先于经验而存在,开始感知到它的存在并意图表达时,美还是混沌的初始状态,最起码这时候在诗人的意识里,美还是零碎的。只有确定成诗后,诗美才变得具体了,在一首完整的诗里,美被相对固化。通过我们的解读才会打开这只魔盒,释放被封存的美和感动。

    前面已经提到了崇高和纤细这两个审美范畴。我们已经太习惯以此来界定大诗和小诗。在一些人的观念里,凡表现崇高的诗作,必然题材宏大,恣意纵横,回肠荡气,气势如虹。必然留于青史而名扬天下。而表现纤细的诗作,只会是个人情感的渲泄,无病呻吟的哀怨,只合在瑶琴的丝弦间吟唱。

    文学史里,就有了豪放派和婉约派的分类。前者表现崇高,后者表现纤细。比如苏轼,比如李清照。他们并不因为表现崇高或者表现纤细而在文学史里分出伯仲。有人赞赏苏轼的水调歌头,但也有人更喜爱他的江城子,那种十年生死两茫茫的哀惋,让一个伟岸男子变得更加丰满。而李清照虽因闺怨情怀传世,却也因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表述而被看作女中丈夫。

    说到底,诗歌无论是表现崇高还是表现纤细,它的价值体现还在于诗歌所揭示的美的特殊性中所蕴涵的普遍性。诗人悯世,或者诗人自省,其实,这只是诗人在某一首诗或某一阶段的创作中所持的一种态度。

    一个自观内心而通达自然的写者,首先是用自己的心去感受这世界。这世界从来不乏美好的存在,当然它也不完美,甚至更多的是丑陋。但诗人选择善意的揭示丑陋,或者激情地描画乌托邦的仙境,目的只有一个,让美好回归人心,让人心与美好同在。这就是悯世,这就是诗人诗心的外露,它表明了诗人一直信奉和坚持的对他人对自己的态度。

     很多人在感受生活的同时,会被生活所感动,常会产生一种冲动,想匍匐在地,像藏人一样叩谢带给我们感动的人和事、物和神。更多的人选择用相机来记录这些美。一个静态的画面可以留住瞬间的美,这是相机能够做到的。而诗则可以注入更多的主观情绪,让那个瞬间流转起来,直达人心的柔软。

    所以,诗人从不单纯地写景状物,诗人要做的就是,把这景和物刻在心上,让情感之波载了它飘动起来。所谓疗伤,是因为我们有伤,故而需要诗的敷料,帮我们得到片刻的休养和生息。我想,这也正是诗歌所特有的一种功能,情感的渲泄和抚慰。

 

    以我的一首<唐古拉山上的雪>为例,主题表现的是崇高的美。但在这崇高的咉衬下,美却是柔软的。

    这首诗所描画的场景,我有意选择横贯国土的江河源头,除了那里的人迹稀少,保持着人类最初的美好外,象征意义是很明确的。

    盔甲在这里除了它的坚硬和冰山有着质地的相似之外,它的寒意和光泽也和冰山相似。盔甲在人类历史中一个较长时段里扮演了纷争和战乱的角色。它当然可以是美的,在讴歌历史时,很多诗人作家把它当作雄性的代名词而崇拜、来描写。那些诗文,因为盔甲而显现主题的崇高。我们甚至在这类教化中变得尚武而主张暴力,所以,一部中国史就是一部战乱史。如果让我为中国历史这部书设计一个封面,我会选择一副银色的盔甲,有光泽但充满寒意,只在露出眼睛的那个部分凿开两个洞,深邃而空洞、茫然而无知。

    这首诗里,我也选择了盔甲作为唐古拉山的主体意象,但我不是为了凸现主题的崇高之美。我不过是把这一切暂时的平和的景象放置在盔甲的阴影之下。

天地大同

人间和天堂仅有咫尺之远

雪那么圣洁

牛羊那么安恬

草木那么娇媚

牧人在点燃炊烟

 

    这些可能都是幻象,这些随时都可能幻灭。唐古拉山象历史一样高耸着,充满寒意,即使它最先承接最阳刚的问候一一太阳的暖意,仍然不可能被融化。只有在它安静地接受这抚摸而滴下沁人肺腑的甘甜时,江河才可滋润草原,抵达中原,才可能让牛羊安恬、人们在自家的炉塘里点燃炊烟。

  只有远离战争,

我和我爱的人

抬起头 便能看见

佛光如卸下的盔甲

没有戾气 只有祥和

柔情和蜜意瞬间迷了我们的眼

 

 我们才会真正发自内心的想匍匐于地,叩谢神明。这些,大概是我这首诗真正可以留存于世的意义。


 

唐古拉山上的雪

 

 

唐古拉山上的雪

是孤傲的盔甲的鳞片

极阴寒的山巅

却最先承接最阳刚的问候

而山脚下

仍是春天

 

一座山

两个季节

牛羊们在草甸上散步

像一团团未融化的积雪

丰润的牧草

褥床一样铺向天边

 

季节风翻开书页

便在众神诞生之地呈现

一个隐匿的世界

 

暖泉淌过冰川

氤氲的生命之气

充盈白云碧草的天地之间

融了

倒挂的冰柱滴着沁人肺腑的甘甜

 

山脚下开始有牧歌唱起

天籁的声音在鹰背上驼着

飞向更远

就像江河的发端

旖旎婉转地流向中原

 

在这个早晨

我匍匐在草地之上

虔诚地叩谢

阳光正抚摸着唐古拉山

阴阳消失了明确的界限

 

天地大同

人间和天堂仅有咫尺之远

雪那么圣洁

牛羊那么安恬

草木那么娇媚

牧人在点燃炊烟

而我和我爱的人

抬起头 便能看见

佛光如卸下的盔甲

没有戾气 只有祥和

柔情和蜜意瞬间迷了我们的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