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城老扁
天城老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272
  • 关注人气:61,7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现代派的石榴和古典派的笑容

(2013-02-20 09:40:20)
标签:

新鲜感

印象

杂谈

分类: 关于诗歌

    在与诗友的-次交淡中,被问及-首诗中的一些意象,他不甚明了这些意象所传达的意思。当然,这些意象其实是一些很具体的名词。比如石榴,这种水果,在成熟的季节我们常吃,如果你家正好在菜园子里栽种了这么一株石榴树,你甚至可以观察到石榴从开花到成熟的整个过程。
    问题是,这种水果作为一个意象出现在一首具体的诗歌里时,它将象征或表述什么呢?仅仅是一种水果吗?如果是,它将与诗歌所述的一切脱节,因而晦涩成为呓语。
    比如这首  春来了 前两句

             我要返回石榴的内部
             让牙齿保持青涩

    石榴,作为水果的形态,我们很容易会联想到实物,成熟后表皮红润且常会在秋风中裂开。这有点像笑容。在暗喻这种修辞中,我们可以不必说出本体直接让喻体代替。而在意象的引申中,我们甚至可以隐去本体仅仅让想象去关联。因此,石榴在诗里,首先是它的实物形态给你形象,而想象的关联进-步引导你看到笑容的乍现,进而体验到开心丶快乐之类的情绪状态。这些情绪状态起初还处于虚幻状态,现在又因有了石榴的实物形态可以联想,因而起初的虚幻便具有了质感。
    我们再回到那两句诗里,既然石榴让我们的想象有了具体的指向,我们的经验便让我们可以循序作者的意图渐进到他的初衷,从而达成-次审美的愉悦和共鸣。
    显然作者要返回石榴的内部让牙齿保持青涩。是因为冬天渐远,春天已近。冬的压抑曾让作者失去了笑容,现在,作者需要舒缓一下情绪,做出笑的准备。返回石榴的内部,表明的是石榴尚未裂开,也即笑容未展。虽然心情大变,但还不到露齿开颜的时候。
    我们再来回味-下意象派鼻祖庞德的《在地铁站》

               人群中这些面孔幽灵般显现;
               湿漉漉的黑枝条上朵朵花瓣。 (杜运燮译) 

     这首只有两句的诗,奠定了庞德作为意象派创始人之-的基础。这两句诗,表面看,那些面孔和花瓣并不关联。但那些面孔的闪现,在诗人的印象里却和一幅画重叠。他看到的那些面孔已幻化为湿漉漉的黑枝条上开出的花瓣。意象派有一个重要的主张,就是在诗里摒弃议论和感慨。在这两句诗里,我们便看不到情绪化的湮没。这正是现代诗歌和古典诗歌划出的第-道界限。当然,诗歌的目的,仍然是在呈现美时让读者发出感慨,只不过现代派的呈现仅仅是客观的呈现,背后隐藏了作者的情绪而让读者可以有更丰富的联想。古典派却不同,他一定得通过他所观照到的美以及美带给他的情绪波动来影响你,感染你。只有这样,才能完成一个完整的审美过程。
     从这-点简略的分析,我们便能看出现代派和古典派在美学原则上的分歧。前者的观照和呈现,尽量客观和精准;后者的观照和呈现,带有浓郁的主观色彩。
     现代派在意象的选择上,还有一个较显著的特点,便是追求陌生化。陌生化是俄国形式主义学派的什克洛夫斯基提出的一个重要慨念,意指艺术能够使人们对生活和经历产生新鲜感,从而延长人们的审美过程,他认为文学绝对不是对生活的模仿,而是生活的变形。前面借石榴这个意象来确立快乐的具象,便是这种变形的例子。
古典派所讲究是忠实于生活,虽然常被归类于古典派的浪漫主义也不拘泥于生活,但它所呈现的异象仅仅是数量或形态上的夸张或缩小,它所呈现的依然是生活原貌的折射。
     比如:
                我抿嘴一笑,
                这世界依然和从前一样,
                青涩。
     这样的诗句很写实,虽然也用了青涩这个词来喻状世界这个概念词,但因所状的不具体而不能在读者心目中建立一个质感的形象,略逊于那个石榴所带来的冲击。当然,这种写实也有优于变形的地方。它让我们没有障碍地进入了作者的情绪。
     在我们阅读到更多的现代派作品以后,陌生化的意象给了我们更多的审美愉悦。相对而言,古典派的忠实于生活,虽然更直接地呈现了生活之美,但审美过程的短促,使我们沉浸于诗中意境的时间打了折扣。那种恍然大悟的欣喜已很难体味。比如现在,我们再读浪漫派诗人郭沫若的《天上的街市》,你便无法把自己想象成-个神仙。
     但是,陌生化的意象在最初出现时,会因诡异而让人怦然欣喜,约定俗成以后,滥用就会倒人胃口。比如麦子,在海子那里,有陌生感,有它特定的所指。那是因为他的诗歌的整体氛围赋予它的意义,如果你也写麦子,那它就不过是馒头的前身了。再比如石榴,当所有人在诗里见着它,便知是指笑脸或快乐心情,读多了,你的心情不-定会好起来。
    因此,陌生化所提倡和应坚持的仅仅是艺术地创造和呈现美,让你的诗歌永远保持新鲜,从而延长读者的审美过程。同时必须明确一点,陌生化并不是无节制地标新立异,它只是为了延长审美过程,让观和达之间的道路曲折一点,让人们领略到更多风景。不能因为追求变形而把路引到悬崖旁和深坑边,让人读完一首诗必须有铁人三项的体质和技能,从而完美地跨越你设置的障碍。
    
    我在博客贴出两种写法的同主题诗歌,从读者的反馈来看,各有千秋。这说明,传统手法有它的妙处,现代技巧也显它的智慧,耐品和好读并不矛盾,具体到每-首诗歌的写作,从我所读到的诗歌,并没有哪一首诗完全摒弃传统也没有哪一首新体诗不显现现代技法。就算庞德的《在地铁站》是意象派的开山之作,也明显受到了日本俳句的影响,如果庞德是个中国通,我真怀疑这两句是翻译的陕北民歌。呵呵,这句是说笑。比兴手法在我国诗歌中的使用由来已久。他所创造的意象说,据他自已承认,曾受中国的诗经论浯》等古书的影响。

第一种 现代派 春来了

我要返回石榴的内部
让牙齿保持青涩

我把笑靥别在蓝制服上
保持微笑的僵硬
由三月的桃树
来完成

好吧,浪花吻过你后
红晕散落一地
春天便来了

第二种 浪漫派 春来了

我抿嘴一笑,
这世界依然和从前一样,
青涩。

蓝天上,
太阳在笑,
虽有些僵硬,
三月桃花却有了别样的生动

好吧,
白云遇见你,
便羞涩地一脸红晕,
掩饰时不小心,
染了草色,现在,
春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