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城老扁
天城老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879
  • 关注人气:61,7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人和缪斯的约会

(2011-01-08 19:00:37)
标签:

缪斯

约会

黑体

情绪

诗心

分类: 欣赏一首诗

 

      一个人和缪斯的约会

                  诗评:天城阿扁

 

 

其实,无论是读诗还是写诗,我们都是和缪斯在进行一次约会。缪斯来不来,几时来,我们并不知道。我们知道的是,我们时刻怀揣一颗诗心,凝神屏息,傻傻地等一一

 

等着它们

跋过云堆的山

涉过雾罩的水

穿过时间的隧道

鱼贯似地

走进我们的世界

 

 

这样的等待,常常让我们竭尽精诚,拈断华发,终不能写出一些经得住推敲的句子,向缪斯吐露衷肠。
   我这样说,是因为写诗和一场恋爱极为相似。没有执着的等待和揣摩爱人的心臆,缪斯即使来了,仍会和你擦肩而过。当然,正因为这样的约见,往往需要在等待中消磨你的耐心,而你则会在这样的耗费中苦苦思索,或者憧憬见面的光景而酝酿必须的情绪,或者设想一次见面时所应营造的浪漫温情的氛围。你便会沉浸于一种情绪之中,而让这种诗心逐渐饱满,让情绪激越。就像为了迎接缪斯而准备的一只彩色汽球,在缪斯到达的那一个瞬间,怦的一声爆破,喷射出各色的彩带。
    有人说:悲愤出诗人。这句话里的悲愤,绝不仅仅指的单一的一种情绪。它所指代的应该是所有的、发自内心的、饱满的、包括悲愤在内的诸如激动、喜悦等情感。诗人是个情感复合体,是个情感容器。就象那只汽球,被缪斯轻轻一点,便会喷发。而诗人的一个人的约会,等待的就是缪斯的这一个手指。
    如果我们这样来理解咏梅的这首诗,我们便能脱离狭隘的对内容的阅读。便能从单一的主题中寻找到主题的辐射。
    是的,这就是一首爱情诗,写的就是一次约见而不能见或约会的迟迟不能圆满。但推而广之,我们与理想、与期望、与人生的某一次极为重要的际遇、与一个执着一生却终不能实现的争取所做出的一个人的约定,不也具有同样的意义吗?
    诗作者很幸运,在没有约定的情况下,一些际遇包括事业和爱情都

如四季到访

如日月轮值

一次次与她相见,即便如此,在生活中这种一个人的约会仍然在不经意中困扰着她。这首诗所表达的,当然不仅仅是作者个人的独特感受,它是一种共性的情感历练,人们或多或少都经历过一些这样的事情。有些人被人等,有些人在等人。

等与不等

成了方向相反的

两个站台

在它们之间,疲惫地往返的人很多,而留在原地的人却饱受着等的折磨。但无论是等或不等,如果我们像诗作者一样,让生活的激情饱满自已,点破这个情绪包的手指终会如约而至。不一定是缪斯,也许是那个爱你的人。




 

 

【一个人的约会】

        诗作者咏梅前沿播报

没有人

向四季发出请帖

我们只能傻傻地等

等着它们

跋过云堆的山

涉过雾罩的水

穿过时间的隧道

鱼贯似地

走进我们的世界

装点起

岁月经年

 

没有人为日月

安排更值

我们只能傻傻地等

等着它们

于晨昏时窃窃私语

然后兀自交接

以一根忽明忽暗的线

指引我们的作息

切分掉我们仅有的

那点时间

 

没有人为你我

预定约会

我只能傻傻地等

等着你出现

我很幸运

你在没有约定的情况下

如四季到访

如日月轮值

一次次

在这里

在这个时刻

与我相见

 

这一次的等待

会不会成为

一个人的约会

当所有的激情

被岁月抽干了水分

守望的习惯

已使全身的肌肉

紧缩

期待或许已是惘然

所有的欲望

都打包成

一腔思念

 

等与不等

成了方向相反的

两个站台

我在它们之间

疲惫地往返

抖落一地的惆怅

无人应答

无力拾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