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城老扁
天城老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879
  • 关注人气:61,7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好心情原创网和时代诗歌网转发的<蓝布衣诗刊>特稿

(2010-09-16 12:41:55)
标签:

天城阿扁

咏梅前沿播报

诗评互动

<蓝布衣诗刊>

分类: 欣赏一首诗
蝴蝶之羽的一次翕动——蓝布衣诗刊的一次诗歌互动
诗评  作者:咏梅前沿播报  
    好心情网编辑赛宾的左手 编者按:
    介绍里我写了一些自己的看法,而在按语里,主要还是写一些对于诗歌评论技巧的话题。如果咏梅会来看自己的作品,那我想你一定会看到我的按语。咏梅天资不错,但我作为一个别具一格的前辈,希望自己对咏梅产生一些积极的影响,正如我在介绍里说的,我相信我能影响他人,改变判断。对于咏梅,我不想要求太多,毕竟进步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只是我想对咏梅描述一些一个诗评人在进步过程中的历程和前景。碍于篇幅,我只是简单地说几句,更多的问题,我们可以在文章后面留评。咏梅的诗评肯定不是自创的,也是学别人的风格的。而这就是问题所在。因为在当今,绝大多数的评论者都喜欢以微观入手,抓住细节。这当然不失为一种手段,但这种手段往往与片面伴生。所以我提倡,分析诗作,首先要抓住作品的神髓,找出其审美愉悦,也就是为什么诗作可以使你看了感到享受和启发。以此作为例,我觉得第一段的关键词是“力量的传递”。考虑到题目,我就会重视作者将会怎样描述这种传递的模式。如然后我会说,作者的思考是分层次的。作者先以为传递会在某处终结,但传递却出乎意料地还在继续。所以,这时文字的逻辑重点,便从“传递”转移到“出乎意料”上来了。而通过对这种“出乎意料”的思考,作者体会到,每个人身上都存在的恶的本性,而通过恶意的传播,恶的本性就会被激活,所以一份恶意,可以引申出千千万万份的恶意。这是作品的哲学高度。我的分析到这里就完结了。你看,这是很清晰的,而且是有着理论高度的。和这样的方式比起来,咏梅用的那种分析方法,虽然也没差多远,但是其论据、论点,都落入了一种窠臼和定式里。为什么捏碎镜子就一定要喻示爱情结束呢?为什么作者就一定要追忆和忏悔,而不把它看作是作者讲的一个寓言呢?这是一种自我约束想象力的做法,所以并不可取。在评论时,感情要讲个性,而思想要讲通性。而最终,通性与个性都是为审美愉悦而服务的。也就是说,你最后要说明白,作者的文字是触动了读者的哪根神经?只有说明白了这点,读者才能真正地豁然开朗。最后题诗:评诗弘旨最攸关,莫以窠臼存触感。大处着眼辨审美,识得股肱认文才。
 
   此文主要是咏梅对天城的一件叫《一次握手的力量传递模式和终点》的诗作的评析,这件作品的核心意识,便是在几年前因为一部电影而盛极一时的“蝴蝶效应”理论。用另外的方式来说,就是任何轰动的事件,都是由一些细小的原因开始的。比如一个穷光蛋有天捡到了100块钱,如果他用来吃顿大餐那就什么都不会发生。可他如果拿它来赌博,结果运气很好,赚到了一大笔钱。然后有人介绍他投资,又赚到了一大笔钱,然后他自己办公司,最后成了一个大公司的创始人。这就是蝴蝶效应的功效。我说这个例子是想说明什么呢?不是说,我们每个人都等着捡钱、赌博、投资然后发洋财,我是想说,一个小小的举动或是不同的选择,就有可能改变我们的生活。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愿意和人交流的原因,因为我这个理想主义者始终相信,通过我与人的对话,我会深刻地影响一个人的价值观念,并最终导致他在人生某个重要的关头作出一个理想主义者应有的选择,表现出一个理想主义者应有的气魄。我想,就这点而言,我比咏梅和天城稍微看得长远了一些。说起蝴蝶效应,我们容易想到灾难,其实善恶同质。我们说善恶同是人的本性,也同样易于被感染而不易被转移。所以,既然绝望能被散播,希望同样可以。
 
 蝴蝶之羽的一次翕动
  一一蓝布衣诗刊的一次诗歌互动
  
  蝴蝶效应是气象学家洛伦兹1963年提出来的。其大意为:一只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在美国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其原因在于:蝴蝶翅膀的运动,导致其身边的空气系统发生变化,并引起微弱气流的产生,而微弱气流的产生又会引起它四周空气或其他系统产生相应的变化,由此引起连锁反应,最终导致其他系统的极大变化。此效应说明,事物发展的结果,对初始条件具有极为敏感的依赖性,初始条件的极小偏差,将会引起结果的极大差异。
  
  诗作者的这首诗,用诗的语言,形象地再现了生活中蝴蝶效应的真实存在。蓝布衣诗歌现场完整地记录这首诗的互动状态,以飨读者。
  
  一次握手的力量传递模式和终点
  作者:天城阿扁
  
  一些人一些事
  在我的生活里走过
  微笑着或者伤心着
  走过
  驻足伸出手来
  友善或者邪恶地
  用力捏握
  我感受到的
  仍然是力量
  力量的传递
  从敏感的神经之末
  到迟钝的情感之末
  
  后来我的头发
  象树叶从树冠上凋落
  它们从我的茂盛的头上
  凋落
  没有痛感
  力量的捏握
  早己在传递的中途
  被厚厚的弹性的血管壁
  轻飘飘地化解为强弩之末
  而无辜的头发
  只能改变站立的姿势
  在夜间的无眠和辗转反侧里
  脱落
  在枕头上等待
  我的惋惜和同样恶狠狠的捏握
  
  
  我想力量的传递的终点
  就在这里了
  不会再有
  更糟的结果
  
  
  事实却如
  爱德华·罗伦兹所说
  一只蝴蝶
  在巴西轻拍翅膀
  可以导致
  一个月后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那一天
  我莫名地愤怒
  打破了一面镜子
  接下来我抛弃了我妻
  这力量还在传递
  在孩子的心里传递
  传递他们的怨气
  传递他们对这个世界的怀疑
  他们仍然在那一次不友善的重握里
  感受疼痛
  他们还会将这疼痛传递
  这可恶的蝴蝶效应
  初始条件那么轻微
  不过是一次握手
  力量却被无限放大
  以致没有终止漫无边际
  
  
  附:
  
  西方民谣(这是对蝴蝶效应的又一种诠释)
  
  
  丢失一个钉子,坏了一只蹄铁;
  坏了一只蹄铁,折了一匹战马;
  折了一匹战马,伤了一位骑士;
  伤了一位骑士,输了一场战斗;
  输了一场战斗,亡了一个帝国。
  
  
  
  点评和互动:
  
  咏梅前沿播报:
  我们来读一遍,看看诗人要给我们讲述怎样的故事。
  “一些人一些事/在我的生活里走过”。
  诗作者一开始就框定了一个范围:在我的生活里走过的人和事。这种强调说明能够走进我们生活的人(事),一定会有着特别的意义,最起码可以界定,这些人是“我”的生活圈子里的人,并与“我”有着这样或那样的亲密接触。于是,这种接触在诗里表现为一一他们“伸出手来/友善或者邪恶地/用力捏握”,诗作者之所以选择“捏握”这个词来代替我们习惯的用语“握手”,重点落在这个被修饰并转换词性的“握”上。握手里的握,只在修饰宾语时表现一种状态,而捏握里的握却传达了一种力度。因而注定这种接触要给“我”的生活带来波澜。
  在与某些事的胶着和焦虑中,我们的头发会在夜间脱落,这属正常现象,却似乎也颇具象征意义,因为头发脱落是没有痛感的,寓示力量的传递(事件的影响)会到此收尾,收尾于同样属于“捏握”(捡拾头发)的举动。作者在对生活里常见的人和事进行的叙述,客观而冷静,这种叙述并无诗意可以泛陈。如果仅仅流于这种客观,我们只能说作者很仔细地观察了生活,记录了生活仅此如已
  但是,紧接着,诗人搬出了爱德华·罗伦兹的话题,让一次握手的痛感联系上了蝴蝶效应这一有趣的现象。这个诗意的科学论题象一粒石子的投入,平静而渐趋死亡的水面突然又起波澜,故事自然地承转下去:力量在非线性的状态下,以惊人的倍加速度传递着,“我”“捏”碎了一面镜子(爱情结束),“抛弃”了自己的妻子,而“这力量还在传递”,孩子们受到家庭变故的影响,在心里升起怨气,甚至“传递对世界的怀疑”,诗人继而对“力量传递”的未来前景表达了痛惜:“他们还会将这疼痛传递”、“以致没有终止漫无边际”。
  或许,这是诗人对“我”最初接受力量传递,以及后来继续放大这种力量造成严重后果的一种追忆和忏悔。但我要说的是,作者的自我批评,更深层的意思或解读为主题,则是对世人的一种警醒: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天城阿扁:
  只能叹息了。你总是能够准确解读我的诗,而且在做饭洗碗育儿相夫之后,业余操刀,便把牛解了。且循纹就隙,不锉锋利,不着杂音。怪不得北大有人去卖猪肉了。
  
  咏梅前沿播报:
  谢谢作者的玩笑,这会让阅读和评析变得很轻松。这首诗确实写得很平实,虽然涉及到了一门让我们陌生的科学。但脉络清晰,没有杂质,想误入理解的歧路也很难。
  诗里说得对着呢,好多事情,追本溯源,只是芝麻大的小事,让人不禁扼腕叹息,有时却是悔之晚矣。小自个人,大至国家,无一能出其类。一个蚁穴,便会让帝国大厦毁于一旦。一介挑夫,没准成就一个帝国,这都是说不准的事。这也正说明了蝴蝶效应的魅力。
  读老师的诗,受益匪浅。谢过。
  
  天城阿扁:
  正如你说,蝴蝶效应不仅仅不是消极的还有积极的一面,一介挑夫,没准成就一个帝国。就是正方例子,最近的万岁和最远的帝王的成就,就可以此来解释。你的一次成功也可追溯到最初的一次蝶羽翕动。只是诗里容纳不了这么许多,谢谢你的补充。
  
  
  
  晨光熹微
  丢失一个钉子
  亡了一个帝国
  
  作者回复:
  中国也有“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的说法,说的就是蝴蝶效应一样的道理。那一着是起点,偏差的小成就着结果的大。东西方都存在类似的诠释,正说明了蝴蝶效应存在的普遍性。
  
  
咏梅前沿播报 于 2010-09-16 发表以下评论
评论人IP:68.34.82.* 
谢谢编辑“赛宾的左手”对咏梅的厚爱,您几乎是手把手地在教我走好诗评的路。能得到前辈悉心指点,是咏梅此生莫大的荣幸。非常感谢。
是的,我初入诗歌领域,诗评也是初涉,可以说没什么基础。但是我喜欢读诗,喜欢通过诗评与作者近距离接触,从而摸一些诗歌创作的门道,为自己的创作吸取一些养分。
这篇文章,其实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诗评”,仅仅是《蓝布衣诗刊》一场诗者与读者之间的即时互动。好像是一个快餐,谈不上营养,也谈不上色香味,聊以解饥而已。这场互动,也是为了在《蓝布衣诗刊》带动一种氛围,就是作者与读者之间最良性的互动。
当时读到这首诗时,正如您所说,确实触动了我的神经。当时作者在线,我很想跟他沟通我的想法,最快的方法,就是直击诗歌的内涵,并没想到去从诗评的高度,阐述诗歌本身的妙处,以及此诗带给读者的的神经刺激和愉悦,再加上本来就没多少墨水,所以成文后难免有失偏颇。
让我感到欣慰的是,作者阿扁老师对我的剖析作了肯定,说明我在理解上没有走偏。当然我知道,这里有鼓励的成分。
您说我写诗评是学了别人,我自己倒没有察觉,因为我看别人的诗评很少,可以说,几乎是完全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可以说,很“草根”,也很“布衣”。这正适合《蓝布衣诗刊》的格调。
最后,我要特别谢谢您夸我“天资不错”,您不知道,这是对我多大的鼓励。为此我会继续努力,向前辈学习,在诗评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更好。
期待您更多指教。 
 
 
附  新的讨论

咏梅前沿播报2010-09-16 20:21:53


多说几句。
我始终坚信,诗评质量如何,不能靠模式的选择和字词的运用,最直接的效应是,读者的解读线可以哪怕是近似地与作者的创作线重合。这不是谁可以主观褒贬的。
当然,诗评可以在更高的层面上展开,可以更客观、更中肯,揭示诗作给读者带来的神经刺激和愉悦,从而为诗作画上圆满的句号。
我也明白了,写诗评,不能把话说满,有些东西,作者创作时未必很清晰,阅读和评论时也不能把自己放进死胡同,要留下更多空间让读者去想象,这是一个成熟(或圆滑)的诗评家更愿意做到的。我也愿为此而作一些适当的努力。
感谢老师带着我继续前行。感觉很好。

 

博主回复2010-09-16 21:29:32[

你的观点是对的。
中国的论文模式本身就已僵化。同时还处处显示着学界的不自信和论者的不自信。动辄是引用某人言论,以表示自己的见识是有来历的、和有依据的。殊不知如此一来,独立思考没有了,创造性没有了。连最高学府的教授也陷入抄袭门。我不说这事的妥与不妥。但它实在表明了这种论文模式的死亡。
一个好的论者,可以博闻强记,可以依照一定的行文方式成文。但所有的见解应该是自已的,即使需要引用原文,那都应该是自已的靶子。而不是自己的靠山。你的诗评,正因为你是初涉,还没书袋子可掉,便有了清新的气息。别人认为这是稚嫩。我却认为这是一条好路。虽然比走那条现成的路要艰难。但一路的风景却更让人兴奋。
至于在论诗时能否说满的问题,其实不是问题。美是个多棱面,在你的角度也不可能见其全部。说出自己想说的才是重要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