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城老扁
天城老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795
  • 关注人气:61,7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穷人好客

(2010-03-14 20:50:01)
标签:

山民

家鹅

穷人

上眼皮

小龙女

分类: 人世间〈散文〉

 更新完毕

 

                                          

 

  其实,我原本就没打算在这个时间去探亲访友。

  妻子说,我们是否勿略了一些东西,比如世俗的礼节。

  她的意思我很明白,因为我们的头发长得很茂盛,不是方外之人。所以,我们应该很世俗。应该象电影里的人物,虚拟地活一回。我想象,我们就是一对神仙伴侣。

  但是,毕竟我不姓杨,又自以为无过<因为我从不藏害人之心>所以我不叫杨过,她虽然长的有丁点儿像香港的谁,但她更不是小龙女,因为她连兔都不属,跟嫦娥都扯不上关系。属羊的人是龙的刍狗,是小龙女生病时的补品,虽然有可能是小龙女的腹中物,但腹中物最后成形的少有驴宝马宝狗宝之类,更别说龙宝。正如你匮乏的想象,就是一堆黄金的别名。

  我们没有骑雕出行,我们打的,然后在人群的拥挤里遵循先来后到的秩序,购票后在候车室等一辆快客。后来我们昏昏欲睡,在车子的摇晃中婴儿般入睡。

   我梦见我是一个少年,沉溺在网络,和一些朋友神交。比如开博的第一个访客,比如后来的蓝颜或红颜知已<未谋面却已谋心>,比如叫石头狮子的,他不说话,但我知道他想说什么。比如妞妞扭扭,很腼腆,隔着窗帘看一滴雨漫浸在玻璃的外面,最后成为一个怅惘。比如生话在夏季海岸的海星,他生活在他诗的氛围里,徘徊在珊瑚间。再比如妮子,这是一个乡村女子的名字,但她弹钢琴的时候,你觉得戴安娜在乡村的城堡里等着你去品一杯红酒。还有圣人的二哥、洞天里的隔世仙女,还有那些把我当朋友当兄长当哥哥当老师当可以诉说心扉的密友。在我的短暂的梦里,我做了一把神仙,

   醒来的时候,我向出租车司机讨价。很近的,十块去不去。结果他坚持打表,我很不情愿地给了他九块,因为表上只有那么多。他非要找我一块。我的表现很合乎我的潇洒气质,顺手把一块钱给了穿西装的乞讨者,因为他说,他的钱包不见了,想回家没路费。但我闻出他两小时前喝过酒,因为他呼出的气息象五粮酿的二次发酵。

   我很喜欢这种人世的味道。我现在很有滋味地写这些东西,足以说明我不是诗意中的缪斯。我现在中断继续写下去,是因为我的孩子要睡了,我欠他一个我信口的童话,我讲完我的随景童话后,我接着讲我们大人的故事,虽然故事发生在昨天。明天的事是童话,昨天的事已经是故事,故事名字就叫穷人好客。谁让我是穷人呢?

 

                                 

 

  我的探亲,缘为一通电话。

  我的电话号码因为漂泊的原因,从来没有一个让我自已记住,更别说亲戚朋友。他们拔打的电话,是老婆的手机。她的号码永恒不变。就象她爱上了一个混蛋,她都幻想把混蛋捂热,最后有一只天鹅破壳。

  于是她说我不是仙鹅。是一只长着翅膀的家鹅<本来她想说鸭,她觉得鸭有歧义,她怕我敏感>。我想,我真的是家鹅,想要飞却总是飞不高。好在我还有双并不隐形而真实存在的翅膀,飞不动的天使还是天使。就象猪八戒遭贬人们还知道他是天蓬元帅。我侄儿的母亲在好不容易拨通我老婆的手机后,邀请我们去吃腊肉。用好不容易这个词,是因为老婆和我厮守期间,她让手机也放了一个半月的春节长假。

  于是,接通电话后,我们随即去了她们的暂居地一一常州。

  下面我要讲的是在酒桌上见到和听来的故事:

  侄儿他妈准备的菜你们可能很少吃过。火熏的猪头。按照家乡的做法:见年猪后,<见:是忌讳过年时避免血腥,替代杀字>,将猪首腌制,然后晾干然后烟燎火烘而成。有股烟味,但有异香。陪客是一些我叫不出名来的她的娘家亲戚。他们都不太能喝酒,也许他们能喝,但主要是让我喝好,所以不敢太能喝。好在我不打算和他们争坐李白酒仙的位置,所以大家都生不出将进酒的豪气,没有发生豪情万丈,千金裘换十盏酒的故事。这种喝酒的样式,有点古派一一省酒待客。还有点沉闷。为了打破沉闷,他们讲了一个故事。我的职业习惯是找出中心思想,再分解段落大意。但这次酒精让我丧失了我的职业坚持。我上眼皮想和下眼皮恋爱时,我很坚定地要他们接着讲下面的故事。

 

    很困了。上眼皮进入恋爱之时节。只好让你们等待了。

 

   其实,我只打了个盹。这是酒精在我血管里奔跑的结果。但我还是听懂了这个故事所要表达的中心思想,就是要让我接着喝。

   他们讲:

   在老家,有位山民住得比较偏远,周遭也有邻居,白天劳作时还可交谈,但必须扯着嗓子喊话,否则你正常的说话音高只能算自言自语。邻居间握一次手,要走半天的路。他们分别住在两座山的半山腰。所以,他们之间都很少走动,更别说有亲朋好友来串门。一般到了年节,他们就结伴去山外的亲戚家走动走动。每次他们都能喝个昏天黑地,回家的路上,他们就比划着喝了什么酒,喝了多少酒。

  有一年,山民甲送完了自产的花生、红苕粉条后,因为没踩准饭点,城里的富亲忘了待饭。山民甲只好买了瓶老烧,去一家还在营业的包子铺。进去后,山民甲发现山民乙也在吃着包子就着老烧。于是他们相互拜了年,合在一起吃了顿拜年饭。这次在路上,他们不再比划喝的什么酒,喝了多少酒。因为他们呃出的酒气就是老烧,不是枝江王。但他们都探出了对方的酒量一一整瓶老烧不在话下。

   后来他们干活时见了面,就扯起嗓子大声问候。如果谁的嗓音过于清亮,他们就能听出谁家断酒了。于是有酒的人家就邀请断酒的人家过来做客。

   山民甲家里断酒好些天了,粕了酒曲的糟还捂着棉被正在发酵。这些天他都不好意思出门干活。偏偏在这节骨眼上,城里的富亲上门了。他进山来是要找一些造型奇特的树根。他的客户中有个玩根雕的老总,气度不凡,和他做生意,钱很难笼络他。于是,富亲想到了山民甲。他长年在山上刨食,一定挖了不少树根。

   富亲来了后,山民甲到山上吼了几嗓子。声音一点不带沙的,山民乙一听就知道他这是想借酒。山民乙在山对面也吼了几嗓子,顺带着还唱了一段提琴戏。那个清爽,比剧团的台柱还镇得住听众。山民甲只好失望地进屋。随即就安排老婆往大灶里添柴,吩咐儿子上蒸锅熬酒。

   清酒汩汩地从那引口线一般流出时,老婆已经将饭桌安置在旁边。城里的富亲从没见过熬酒,更别说这种独特的饮酒方式。他读三国时知道煮酒论英雄的典故,但那次的煮酒其实是平常不过的温酒,或者叫暖酒。酒却是早酿好熬好的。这次可真叫煮酒了。既然是煮酒,英雄自然要论。可是论什么英雄呢?

   山民甲说:好客自然有好客,就论好客吧。

   这句话说出来很有韵味,写出来让人读就有了歧义。因为这个好和那个好到底发第几声成了问题。多读几遍就多几层意思。我就不画蛇添足为它注音了。

   故事似乎可以结束了。因为酒香让山民乙嗅到了,他也赶过来做了一回好客。这样,山民甲父子、山民乙,三人陪着好客城里富亲,直喝到甑里引口流出的酒液淡如山泉,才罢休。

   讲述者说:穷人好客,这就是山里人的品质。

   他又说:我们是陪客,姐姐是好客,大哥你今天是好客。来吧,我们接着干。

   我已经糊涂了,我以为他在说胡话,那么多的好字,真的很难说出口呀。 

 



 
穷人好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