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城老扁
天城老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795
  • 关注人气:61,7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故乡之路

(2010-01-15 05:54:10)
标签:

赤兔马

冷噤

窃者

班车

千里传荔枝

杂谈

分类: 人世间〈散文〉

   老婆突然想家了,她说:回家吧,我已厌倦漂泊。然后开始收拾行李。

   孩子还在幼儿园,接他的时侯正准备午睡。

   我们回家。我说。孩子不知道回哪个家。我们有很多让他误以为家的住处,但回家依然让他兴奋。

   孩子说:爸爸和我们一起回吗?我说:当然。孩子开始挑拣还被关注的玩具。

   元月十二日的中国还在下着小雨,气温很低。这绝对不是一个出行的好日子,但老婆的话却自有道理。既然大家都认定不便出行,那就能找到铺位,舒适地完成这次归乡。

   结果,我们急匆匆打的赶到高速收费处,左等右等,迟迟不见班车到来,和车上司机通过N次电话,他们都说马上到。我终于知道汉字马的意思,这是一种有速度的动物。古代的高速交通工具,曾创造千里传送荔枝的佳绩。我试想着一匹赤兔马奔驰在沪宁高速的情形:口喷白沫,扬蹄奔命,眼见着从身后涌现的各色车等,疾驰着在自己眼前绝尘而去。赤兔马仰天长啸,落伍的羞愧让它嗟叹成一首诗一一前不见古人,后不乏来者,唯我的奔走如踟蹰,独怆然泪流。

    雨依旧下着,偶尔还有风的客串,把空气弄得潮湿又寒冷。我在冷噤中突然有了写首关于等待的诗的念头。人们常说的灵感大概常会在恶劣环境下光顾诗人们,所以历来呻吟的声音都充斥着诗文。由此可见,逆境生诗人的说法是有现实基础的。

    我终于没有完成一首用呻吟作旋律的颓废派诗作,因为等待只是时间的无端消耗,该来的一定会来,它只不过在另一个时空滞留;不该来的一定不会来,它也许只是存在在虚妄中的一个臆想。我们人生的每一段经历都曾经在另一个时空滞留,现如今又如赤兔马眼前的车影绝尘而去,用记忆的形式存在在我们现实以外的异域空间。而我们等待的依旧是诡秘的未来。

    班车在夜幕尚未完全笼罩四野时赶来,给我的等待留有光明的一隅可供突围。但现实和我的期待不能严丝合缝,总是用一种突兀的面貌给我惊讶。

   晚点的车内连走廊也坐满了回乡民工,他们真的提前一个月进入春运。原以为下雨天会有例外的空闲空间,现在只好将孩子安顿在走廊的地板上,我则蹲坐着和并不熟悉的人们交谈,我们都欣慰地感叹:坐在车厢内真好,应该给发明空调赠与我们温暖的工程师发诺贝尔奖。民工们因为可以回乡而掩饰不住满心喜欢,脸上洋溢着久围的开朗。他们说:车票还没涨价,可以省出一些钱给孩子买新衣裳。我想,这才是他们真正开心的缘由,虽然下着雨,虽然等待让人颓废,只要合幕的黑夜尚留一丝光亮给他们突围的希望,他们就不绝望。

    但惊讶依旧在另一个时空滞留,我必坚定地等待它的到来。

    回到家里,打开房门。满屋子的灰尘是我的预期,但没法用电烧水洗尘也着实让我惊讶,黑暗中我们裹被而坐,等待故乡的太阳给我们第一张笑脸。

    后来才知道,夏天的时侯,有人在我的电表上挂线窃电,耗尽了我预存的电费且发生六百元欠账才被断电,我不在家自然找不到窃者,但欠款我得去交了,否则看不成春晚,也写不了这篇博文。好在欠款是六百,这可是个很吉利的数字哟,对于行走在外的漂泊者,六有时强过八。是啊!发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诸事顺溜。

    我的回故乡之路很顺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第二场雪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第二场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