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要逼老实人

(2019-04-23 04:53:53)
标签:

江湖文章连载

李治亚

文化

杂谈

分类: 江湖评点名著红楼卷

不要逼老实人

林冲是个老实人,在高太尉身边,唯唯诺诺。就是高衙内调戏了自己的妻子,也是敢怒不敢言。这样的人没有李逵有血性,当然更不如武松,武松眼里不揉沙子,那是任何人都不能欺侮他的,否则,武松眼里认得你是谁,但是拳头不认得你。

看起来林冲是个老实人,你看面对着高衙内的步步紧逼,林冲选择了退让;面对着高俅的设计,林冲不敢反抗;只是当发小陆谦想把自己老婆送给高衙内时,林冲才有些发怒,也不过是抱了刀在陆谦面前晃了几晃。对于高衙内而言,林冲就是惧怕自己,自己无论怎样使绊子,林冲只能逆来顺受。因此林冲越忍让,高衙内越猖狂。最后居然逼得林冲休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老实人林冲发配沧州,在去野猪林的店里,林冲受尽了煎熬:当晚三个人投村中客店里来,到得房内,两个公人放了棍棒,解下包裹。林冲也把包来解了,不等公人开口,去包里取些碎银两,央店小二买些酒肉,籴些米来,安排盘馔,请两个防送公人坐了吃。董超、薛霸又添酒来,把林冲灌的醉了,和枷倒在一边。薛霸去烧一锅百沸滚汤,提将来,倾在脚盆内,叫道:“林教头,你也洗了脚好睡。”林冲挣的起来,被枷碍了,曲身不得。薛霸便道:“我替你洗。”林冲忙道:“使不得。”薛霸道:“出路人那里计较的许多。”林冲不知是计,只顾伸下脚来,被薛霸只一按,按在滚汤里。林冲叫一声:“哎也!”急缩得起时,泡得脚面红肿了。林冲道:“不消生受。”薛霸道:“只见罪人伏侍公人,那曾有公人伏侍罪人。好意叫他洗脚,颠倒嫌冷嫌热,却不是好心不得好报!”口里喃喃的骂了半夜,林冲那里敢回话,自去倒在一边。即使如此,林冲还是不敢得罪两个公差,甚至当鲁智深对两个公差大打出手的时候,林冲却出手相救。

可就是这样一个老实人,当妻子被羞辱,林冲忍了;当别人给自己下套,被逼发配充军的时候,林冲忍了;甚至当两个公差要用棍去打自己的时候,林冲还是忍了。在监狱里,林冲处处小心,甚至把柴进的信,别人给的银子都上交了,才免受了100杀威棒。但当陆虞侯富安差拔逼得自己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林冲也是怒火万丈,他右手挺着花枪,左手拽开庙门,大喝一声:“泼贼那里去?”三个人都急要走时,惊得呆了,正走不动。林冲举手,察的一枪,先拨倒差拨。陆虞候叫声:“饶命!”吓的慌了手脚,走不动。那富安走不到十来步,被林冲赶上,后心只一枪,又搠倒了。翻身回来,陆虞候却才行得三四步,林冲喝声道:“好贼,你待那里去!”批胸只一提,丢翻在雪地上,把枪搠在地里,用脚踏住胸脯,身边取出那口刀来,便去陆谦脸上搁着,喝道:“泼贼,我自来又和你无甚么冤仇,你如何这等害我?正是杀人可恕,情理难容。”陆虞候告道:“不干小人事,太尉差遣,不敢不来。”林冲骂道:“奸贼,我与你自幼相交,今日倒来害我,怎不干你事?且吃我一刀!”把陆谦上身衣服扯开,把尖刀向心窝里只一剜,七窍迸出血来,将心肝提在手里。回头看时,差拨正爬将起来要走。林冲按住喝道:“你这厮原来也恁的歹!且吃我一刀。”又早把头割下来,挑在枪上。回来,把富安、陆谦头都割下来。把尖刀插了,将三个人头发结做一处,提入庙里来,都摆在山神面前供桌上,再穿了白布衫,系了
膊,把毡笠子带上,将葫芦里冷酒都吃尽了。

杀过人的林冲不慌不忙,不急不躁,看起来老实人也不能逼迫,老子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凡是一定要为别人留下后路,否则自己只能自食恶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