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潘金莲出轨谁才是罪魁祸首

潘金莲出轨谁才是罪魁祸首

水浒读了千万遍,总觉得潘金莲不是恶人。不是我人生观发生问题,而是我感觉潘金莲出轨实在是事出有因,如果要问谁才是罪魁祸首,我以为首先是西门庆,然后是王婆,是这两个人合谋,把一个老实单纯的潘金莲闭上了绝路,当然也害的武大郎白白搭上了一条性命。
先说这个西门庆,本就是当地的一霸,做的是药材生意,家里使奴唤婢,骡马成群,本来对于女人没有太多的兴趣,这西门庆家里不缺女人。不过潘金莲太美妙了,这让西门庆产生了想法:那人立住了脚,意思要发作;回过脸来看时,却是一个妖娆的妇人,先自酥了半边,那怒气直钻过“爪哇国”去了,变坐笑吟吟的脸儿。这妇人见不相怪,便叉手深深地道个万福,说道:“奴家一时失手。官人疼了?”那人一头把把手整顿头巾,一面把腰曲着地还礼,道:“不妨事。娘子闪了手?”
一个妖娆的女人,让西门庆动了坏心思,但是和这女子只是一面之缘,无法再见面。只有央及巧嘴的王婆前来相劝,王婆是早想撺掇两个人在一块,无非是为的银子。就这样,一个拉皮条的,硬是把两个原本不相干的人配成了鸳鸯。
王婆是有一套的,她吊足了西门庆的胃口,并反反复复给西门庆提了要求:“大官人,你听我说:但凡捱光的,两个字最难,要五件事俱全,方才行得。第一件,潘安的貌;第二件,驴儿大的行货;第三件,要似邓通有钱;第四件,小就要棉里针忍耐;第五件,要闲工夫:——这五件,唤作‘潘、驴、邓、小、闲’。五件俱全,此事便获着。”西门庆道:“实不瞒你说,这五件事我都有些:第一,我的面儿虽比不得潘安,也充得过;第二,我小时也曾养得好大龟;第三,我家里也颇有贯百钱财,虽不及邓通,也得过;第四,我最耐得,他便打我四百顿,休想我回他一下;第五,我最有闲工夫,不然,如何来的恁频?乾娘,你只作成我!完备了时,我自重重的谢你。”
有了西门庆的配合,王婆开始拉潘金莲下水,这潘金莲并不是水性杨花的女子,起码守住那三寸丁武大郎心里也没有太大的想法,当然一直在眷恋着武松,对于王婆,她开始是有提防之心的:这王婆开了后门,走过武大家里来。那妇人接着请去楼上坐地。那王婆道:“娘子怎地不过贫家吃茶?”那妇人道:“便是这几日身体不快,懒走去的。”王婆道:“娘子家里有历日么?借与老身看一看,要选个裁衣日。”那妇人道:“干娘裁甚么衣裳?”王婆道:“便是老身十病九痛,怕有些山高水低,头先要制办些送终衣服。难得近处一个财主,见老身这般说,布施与我一套衣料,绫绸绢缎,又与若干好绵,放在家里一年有余,不能够做。今年觉道身体好生不济,又撞着如今闰月,趁这两日要做;又被那裁缝勒,只推生活忙,不肯来做。老身说不得这等苦!”
那妇人听了笑道:“只怕奴家做得不中干娘意;若不嫌时,奴出手与干娘做如何?”那婆子听了这话,堆下笑来说道:“若得娘子贵手做时,老身便死来也得好处去。久闻娘子好手针线,只是不敢来相央。”那妇人道:“这个何妨。既是许了干娘,务要与干娘做了。将历头去叫人拣个黄道好日,奴便与你动手。”王婆道:“若得娘子肯与老身做时,娘子是一点福星,何用选日?老身也前日央人看来,说道明日是个黄道好日。老身只道裁衣不用黄道日了,不记他。”那妇人道:“归寿衣正要黄道日好,何用别选日?”王婆道:“既是娘子肯作成老身时,大胆只是明日起动娘子到寒家则个。”那妇人道:“干娘,不必。将过来做不得?”王婆道:“便是老身也要看娘子做生活则个;又怕家里没人看门前。”那妇人道:“既是干娘恁地说时,我明日饭后便来。”那婆子千恩万谢下楼去了。当晚回复了西门庆的话,约定后日准来。
王婆是一步步拖潘金莲下水,潘金莲不知道,还以为王婆是个好人,等武大郎一走,那妇人把帘儿挂了,从后门走过王婆家里来。那婆子欢喜无限,接入房里坐下,便浓浓地点道茶,撒上些出白松子、胡桃肉,递与这妇人吃了。抹得桌子干净,便将出那绫绸绢缎来。妇人将尺量了长短,裁得完备,便缝起来。婆子看了,口里不住声价喝采道:“好手段!老身也活了六七十岁,眼里真个不曾见这般好针线。”那妇人缝到日中,王婆便安排些酒食请他,下了一斤面,与那妇人吃了。再缝了一歇,将次晚来,便收拾起生活,自归去。
这里让武大郎防不胜防,自己没有前后眼,总要出去做事。这时候娘子就没有人相陪,无法消磨时间。又赶上王婆这样的恶邻,再加上自己老婆如花似玉,以致让人钻了空隙。只是大郎是个忠厚人,潘金莲也是,哪里会想到这是王婆和西门庆做好的套,武大入屋里来,看见老婆面色微红,便问道:“你那里吃酒来?”那妇人应道:“便是间壁王干娘,央我做送终的衣裳,日中安排些点心请我。”武大道:“阿呀!不要吃他的,我们也有央及他处。他便央你做得件把衣裳,你便自归来吃些点心,不值得搅恼他。你明日倘或再去做时,带了些钱在身边,也买些酒食与他回礼。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休要失了人情。他若是不肯要你还礼时,你便只是拿了家来,做去还他。”第二天潘金莲果然把银子交给了王婆,王婆欣然接受,可见这老贼婆实在是诡计多端。
第三日西门庆开始登场了,有了王婆的铺垫,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潘金莲想不束手就擒都难。大郎啊大郎,摊上了那么一个邻居,你老婆想不出事都难?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