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什么男人对王熙凤又爱又怕

(2017-03-21 09:28:45)
标签:

江湖散文

李治亚

历史

文化

分类: 江湖评点名著红楼卷
为什么男人对王熙凤又爱又怕

凤姐是个能人,在红楼梦里是个女权领袖,可是丈夫贾琏守着如花似玉的她该偷女人还是偷女人,该养小三还是养小三,凤姐也是无计可施。不过捉住小三的凤姐很有一套:
其一,抓住小三一顿暴打:一脚踢开了门,进去也不容分说,抓着鲍二家的就撕打。又怕贾琏走了,堵着门站着骂道:“好娼妇!你偷主子汉子,还要治死主子老婆!平儿过来!你们娼妇们一条藤儿多嫌着我,外面儿你哄我!”说着,又把平儿打了几下。打的平儿有冤无处诉,只气得干哭。骂道:“你们做这些没脸的事,好好的又拉上我做什么!”说着,也把鲍二家的撕打起来。
其二,对丈夫一顿狂轰乱炸,当然是以骂为主:贾琏也因吃多了酒,进来高兴,不曾做的机密,一见凤姐来了,早没了主意。凤姐看见贾琏动手去打平儿,还以为他们做了手脚,便一头撞在贾琏怀里,叫道:“他们一条藤儿害我,被我听见,倒都唬起我来!你来勒死我罢!”颇有泼妇的风范。一个字就是闹腾,就是不满。
其三,见丈夫发怒,故意在众人面前认输,尤其是在老祖宗面前可以保持低调,让贾母认为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凤姐儿见人来了,便不似先前那般泼了,撂下众人,便哭着往贾母那边跑。此时戏已散了,凤姐跑到贾母跟前,爬在贾母怀里,只说:“老祖宗救我!琏二爷要杀我呢!”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忙问:“怎么了?”凤姐儿哭道:“我才家去换衣裳,不防琏二爷在家和人说话。我只当是有客来了,唬的我不敢进去,在窗户外头听了一听,原来是鲍二家的媳妇,商议说我利害,要拿毒药给我吃了,治死我,把平儿扶了正。我原生了气,又不敢和他吵,打了平儿两下子,问他为什么害我。他臊了,就要杀我。”
这便是聪明的凤姐,众人不来,在贾琏面前威风不可一世,可是同着众人,却又小鸟依人一般,不为别的,只为给贾琏台阶下,那是自己的男人,如果让自己男人失掉了颜面,自己也没有面子。同时有理有利有节,谁都知道偷女人是贾琏的不是,同时那个感和自己争宠的女人鲍二家的,哪里会有好下场,得罪了贾母这一帮子人,自然只有死路一条。这就是凤姐,一箭三雕,既处理了小三,给丈夫一个下马威,同时还能给丈夫驳回脸面。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看见了不是又爱又怕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