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仲博12
仲博1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646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秋(第一章)(柳五 沈王 同人 不喜勿入)

(2011-06-16 16:20:53)
标签:

杂谈

分类: 同人作品

前面的话:《三秋》,主两对cp:柳长街x龙五 沈浪x王怜花  皆出自古龙老先生的作品。

         只供小部分圈子娱乐交流,切莫当真。不是同好者,勿入,谢谢。

 

江湖素有传说:东北之极,有屋名‘索居’,‘三秋’居于此。三秋者,‘鬼医’也。可解百毒,医百病。更有甚曰:‘鬼医’可逆阴阳。

百年来,探访者无数,却无人访得鬼医。但传说并没有因而败落,反而愈演愈烈,鬼医似是得了仙道,无生无死。因此,引得更多人送了性命。

 

第一章

正值长安三月,春暖花开之际,长安的街道一派热闹繁华之景,少有清净之地,可‘风月茶楼’却是一派悠然自得,引得一干老少爷们驻足,非得进楼饮得几杯茶水才算遂了心意。

曾有客质疑茶楼取名‘风月’未免稍嫌风流,辱没了茶道。可茶楼主人却是个妙人,不愠不恼,笑道:“识‘风月’之人自知其中萧索。”客人听罢,思索半晌恍然大悟,拊掌称是。

 

这天,一男子独坐茶楼一隅。他一身寻常服饰,面容也不算精致,可周身的气度却引得别桌女子频频斜顾。男子似是没有注意到周遭的关注,手放在桌上一下一下的轻叩着,兀自低语:“从长安出发,经洛阳,渡黄河,再过邢州、定州、幽州,然后一路致北……”

 

“柳兄怎也信起这无稽之说?”

说着,另一个男子走进了茶楼。只见他身着蓝色里卦,外面套着藏青的外袍,一把佩剑悬于腰间,不显戾气却凭增几分潇洒,更显佩剑之人安然锐直之气。其人气宇非凡,竟不在独坐的男子之下。

茶楼素有江湖人士来往,几个略多识人的已是惊得呆住——来人竟是武林盟主沈浪!可什么人能请武林盟主呢?思索半晌,众人皆惊——难道那独坐的男子是柳长街?!

江湖传言,沈浪之子曾被奸人掳去,仁义山庄倾尽人力却遍寻不着,正在焦急之时,一男子将孩子送回了山庄。那人,正是柳长街。

他是如何知道沈家丢了孩子?又是如何找到的?疑点重重,可沈浪什么都没有问,深深作揖,谢过救子之恩,并承诺今后若柳兄有难,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如今武林盟主在这风月茶楼会柳长街……难道江湖要起风云?

思及至此,几人已是大气不敢出一口,皆屏气凝神听着两人的对话。

 

柳长街道:“本也不信,但如今走投无路,只能求沈兄陪在下走这一趟。”

沈浪皱眉,道:“何病竟逼得柳兄走至绝境?”

柳长街目光一暗,迟疑半晌,道:“沈兄可还记得胡力一案?”

沈浪道:“自然记得,柳兄破得此案可谓是为江湖除一大害——”

柳长街抬手打断了沈浪的话,叹道:“就是这一案,我累及无辜之人。当日为破案,我毁了孔兰君带回的解药……”

至此,沈浪已明白了七八分。原来,这趟极北之行,是为了龙五。

 

龙五,人称‘三湘龙五’,江湖的另一个传奇。

他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行踪飘忽不定。只知道他武功极高,善于运筹帷幄,连一代豪杰秦护花都甘愿为仆。

拉近他和江湖人距离的,还是他和柳长街在胡力一案中的合作。因此,江湖又再起此人的传说。

沈浪曾拜访过这位三湘龙五。

那是沈浪第一次见到龙五,被秦护花引进屋内之前,沈浪都不认为龙五会是那个样子:病弱、倦怠、苍白、漠然。

但凡受人追捧或被人畏惧的人,都或多或少有其摄人之气,给人压迫感。但龙五身上没有这种感觉,他只是倦极似的歪在榻上,无甚神采。所以沈浪有那么一瞬间认为龙五只是徒有虚名,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他自己打消了。

因为他注意到了龙五的眼睛:内敛,然而锋利。

胡力一案中,柳长街为引出凶手,不得已在孔兰君带回的解药中下了毒。这解药本是用来治愈龙五旧疾,却被柳长街所毁。如此一来,龙五身上的毒就被耽搁了。江湖虽大,却再难寻良方。

 

沈浪略想了一想,说道:“柳兄相求,沈某自当尽力,只是这鬼医一说……”

柳长街说道:“沈兄担心之事在下也曾想过,但前日有人送来一张地图……”柳长街环顾四周,接着说道,“不知沈兄可否愿意到寒舍一叙?”

“沈浪叨扰了。”起身,作揖。

 

满眼不堪三月喜,举头已觉千山绿。

不知怎的,沈浪忽然间想起这两句诗,天上一日地下千年的恍惚感铺天盖地的向他袭来。自从当上武林盟主已过去了多少年?无从计算,只觉得转眼间,幼子沈星都已三岁之余。沈浪觉得自己离那段江湖传奇越来越远,也离从前的沈浪越来越远了。现在的他,有了责任,有了包袱,有了心事,亦有了疲惫。

转过头看向走在身边的柳长街,沈浪不禁感慨,此人亦是江湖豪杰,武功谋略胆识气度均不在自己之下,却还是避不开一个‘悔’字。这趟极北之行,于他不知是喜还是悲……

沈浪正独思心事,忽听得柳长街说道:“我已把他接至家中,方便照料。”言辞间,却是目光闪烁。

沈浪疑惑,龙五向来高傲,怎会甘心屈于旁人家中被人照顾?

猜到沈浪的心思,柳长街又说道:“半月前,我对他说已找到解毒之法。但需要再等时机,要他在我家中略住几日,以免误了饮药。”

沈浪点头,但心中疑虑更甚。

柳长街一代英豪,今日言行举止怎的如此闪烁?龙五既是于半月前就住到柳长街家中,就必然知道柳长街所说解毒之法,实是觅得鬼医,他既不予阻止,难道他也相信这鬼医传说?按照柳长街的说法,是两天前有人给他送来了地图,那他怎么会在半个月前就把龙五接回家中?是单纯只为照顾龙五,还是他在对我说谎?又是谁送来的地图呢?这个送地图之人是怎么知道柳长街毁了龙五的解药呢?

 

一切思绪,都在柳长街家门前飘远,无踪。

站在门外迎接他们的,是这三月里的一片桃红。

沈浪有一瞬间的恍惚,待看清了容颜后,便挑起嘴角,微笑作揖。

“王兄,许久不见了。”

 

                                                  ————————TBC————————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