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杨
老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369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口腹之欲(六十四)---一碗面条的秘密

(2019-07-14 10:12:45)
标签:

面条

老街

鸡蛋面

骨头汤

调料

分类: 口腹之欲

“看,那口大铁锅,竟然还在,当年煮面条的。”

“扑”的一声,老杨揭开篾帘子的一角,一些极度衰老的竹纤维在他手下“嗤嗤嗤”地呻吟;生灭间,阳光挤过篾帘子让开的空洞,钻进屋里泥地;尘埃被唤醒,争先恐后飞进阳光划出的柱子,飘浮的身影不停扇动尘土味和霉味。

先是我的眼睛适应了这些猝不及防的声音、光线和气味,慢半拍的思维才渐渐苏醒。我看到了灶台和烟囱:一竹竿长的大灶台躺在屋子一头,伸进屋顶的烟囱已经虚弱不堪,靠横七竖八的蜘蛛网扶着才没倒下;然后我看到了一口大铁锅,接满灰尘。

“坐一会儿,我给你讲讲:我是怎样从这里找到一碗面条好吃的秘密的。”老杨松开手,“扑”的一声,篾帘子又扑回到木窗子上。

我们是在老杨的老家闲逛,一条没人居住的老街,一路走来,只听得到老杨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当然,十多年的时光任他有十张嘴这会儿也讲不完。

“以前这是家饭店,主要卖面条、稀饭包子,好像只有数得过来的几次我路过时看到有人吃炒菜。店家的厨艺肯定没问题,几十桌的酒席都办得好,主要是下馆子的没钱。”我们坐在街沿上,背靠着木门板。隔墙屋子里扑满灰尘和蛛网,街道上却干净得出奇。

“赶场天中午吃面的人才多,路过这里时,闻到这股子香气,馋得我啊!……”我侧过头去,阳光在老杨的喉咙上蠕动。

“每天晚上我们家也要吃面条,但总觉得没有饭店做的香,就一直盼着能去吃一碗。可是你晓得,我们是不可能到饭店吃饭的,一天三顿饭,家里不少你的,但也不会给钱让你下饭馆。有一次,街上的猪娃子卖杏子仁挣了两角钱,头脑一热,跑到饭店说吃碗面,店主人不卖给他,还去把家长喊来了,因为担心他是偷了家里的钱出来操。”阳光照得老杨眯起了眼。

“终于有一次,家里来了个亲戚,记不起什么原因了,硬要拖着我来这里给我买碗面吃。我看着店主人一边烧水煮面,一边放调料,跟我家放的差不多啊,也是油盐酱醋、葱花、蒜水、姜末,猪油还没得我在家放的多。哦,你的思路得跟我回到那个年代去。”老杨忽然想起了什么,停顿一下接着讲。

“你要知道,那时候我们这里莫得牛肉面、鸡杂面等等所有今天你能吃到的加臊子的面,没有!就是一碗素面。快要捞面时,厨子舀了一勺汤,冲在调料碗里,一股子香气扑面而来,真香!我忽然明白饭店的面条为啥子这么香了。那天晚上家里吃面,我跟大人讲我发现的秘密:调料先放在碗里,用热面汤一激,就会很香,而我们平常是面捞到碗里后才一样一样地放调料,当然香味激不出来了。那顿面,我们就按照这种方法,先放调料后捞面。确实,汤一进碗里,混合着猪油、辣椒、醋和葱的香味一下子冒出来了!”

“就这么简单啊?”我问老杨。

“当然没这么简单!”老杨继续说,“闻着是挺香,可是吃起来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味道。我妈还夸我,说我出去吃了一碗面就晓得了人家饭店的秘诀,有出息!端着那碗面,实在没有好胃口,我很清楚不是这个原因,得再去想办法找到面香的秘密。”

一阵风从街道吹过,半片卷曲的树叶越过对面屋顶,摇摇晃晃飘下来,似乎想落在我头上,犹豫片刻又飞走了。

“有一次在饭店擀面条,我听人说和面时加两个鸡蛋,擀出来的面好吃。第二天去擀面时,偷偷地拿了两个鸡蛋,一个衣服包包里揣一个,和面时打在里面。这一次我学乖了,先不给大人讲,等试验成功了再说。万一我妈发现鸡蛋少了两个,还不知道会发生啥事情呢!要是面条好吃还好说。店老板还取笑我:今天你妈老汉想转了?吃起鸡蛋面了呢!”

我转过头去,看到老杨闭上眼睛,好像自言自语,我插了一句:“这回找到秘密了?”

“怎么说呢?反正从那次以后,我家又回到非鸡蛋面,不是飞起来的飞,是非常的非。我仔细尝了,面条的口感确实要比没加鸡蛋的好些,但没有质的变化。我看父母吃面的表情也跟平常没啥不一样,于是假吧意思的问了一句:‘今天的面条如何?有没有什么不一样?’‘有啥不一样?还不是那样。’他们以为我是来邀功:今天的面和得相生,擀的薄。那次的鸡蛋面成了我一个人的秘密。”

“后来,我又想会不会是烧的火不一样。从这个窗户,我观察到饭店里烧的是煤炭,而我们家烧的是柴火,难道是因为炭火的火力更猛,煮面的时间更短吗?当我们家也用煤炭的时候,我发觉煮出来的面条没什么区别。看来也不是火力的原因。”

“你到底找到秘密没有?”我怀疑老杨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他并没有在这里发现所谓的面条秘密。

“你听我讲完嘛!”老杨接着讲,“有一天,我趴在这个窗户上,看店老板煮面条,放调料,舀汤,捞面。忽然,我发现他不是从我们看到的那口大锅里舀的汤,他把长勺子伸进大锅前面的一个罐子里,舀了一勺子倒进碗里。难道,他的面条香的秘密就在那罐子里?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激动。”这会儿我也能看出老杨当时的兴奋,语速比刚才快了不少,但并不是为了尽快结束这个故事,阳光又在他的身上起伏,只是这时换到了胸口。

“我一定要进厨房去看看是咋回事。店老板从来不许人到他的后厨,说是不卫生。终于找到一个机会,我在街上帮他老婆把买的菜提到店子里,店老板在门口和人聊天,让我放在门口,我说干脆就给你放到屋里去,搁在外面不卫生。他说道谢你了。我一溜烟地跑进厨房,终于看到灶台的全貌了。”

老杨睁开眼,四处瞧瞧,撑起身子,捡到一块瓦片,在青石板上画起来,“吱吱吱”的响声中,一些瓦灰掉下,没能填满石板割裂开的线条,地上显现出歪歪扭扭的图案。老杨在给我画这间屋子里的灶台模样。

“灶上有三口锅,两边两口大锅,中间的锅小一点,靠窗户这口锅专门用来煮面。这跟我们家里没多少不同,只是饭店因为炒菜、蒸饭、煮面要同时进行,于是多打了一口灶眼。不一样的地方是在三口锅的前面,靠近烟囱那边,多出来两个更小的灶口,一个里面放了个瓦罐。这两个罐子没有专门的炉膛烧火,是利用三口锅的余火,只要大锅烧着,罐子就一直煨着火。店老板就是从那里面舀的汤。我瞅着没人,拿起灶台上的大长勺,伸进罐子里舀了一勺端到面前,好家伙,真香!上面飘着星星点点的油星,还有些白色的肉渣渣,我忍不住喝了一口,是肉汤,喝起来比闻起来更香!”我看见老杨的喉头又动了动。

“我把肉汤倒回罐子,将勺子伸到底,搅了搅,你猜碰到了什么?”没等到我张口,老杨自己回答了,“是猪筒子骨。”

“你的意思是,一碗面条香的秘密是因为掺的骨头汤?”我认为老杨找到秘密了。

“几年前我回来,在老街上碰到店老板。我跟他说起我曾经偷偷溜进去喝肉汤的事,问他是不是这个原因煮出来的面条才那么香。他说:‘那时候谁家有几个钱进饭店?煮一碗面,要是味道跟家里一样,人家还不饿着肚子回家做。’”

“看来你真的找到秘密了。”我看着老杨说。

“你说的也不全对,这秘密已经消失了。”老杨望着天空。

“为什么?”

“你得去问他们:今天一碗面条,做得香的秘密是什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