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杨
老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369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醉在宋词里(六)---尊前旧风味

(2018-11-04 10:34:21)
标签:

宋词

喝酒

欧阳修

周邦彦

尊前

分类: 口腹之欲

“你是怎么做事的?”(How did you do it?)好像总是被challenge,每次都把重音放在第一个单词,并且拉得老长老长。

“我是前天上午九点钟,去办公室拜访的李总,跟他聊了……,”又被怼得很不爽,但还是要如实汇报。

“你这是描述背景,我要的是:你会怎么做?”

一脸懵懂!

洋洋洒洒五篇《醉在宋词里》,只不过蜻蜓点水,为什么、什么时间、和谁、在哪里、喝的什么酒?从故纸堆中找这些很简单,翻翻注释,查查典故,文抄公而已,想知道词人当年是怎么喝酒的,比今天说清楚如何做事更难!

首先词人写的难。“词之言长”,词,给人韵味悠长的回味,能引起丰富的联想,词人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机巧地隐藏在文字背后,从文字到达意之间的路径不能平铺直叙,最好的词应该是曲折幽微的,也因此有了词史上经典鄙视链之一环,东坡开山一代豪放词,李清照却说苏词是“句读不葺之诗耳”,今人耳熟能详的《念奴娇·赤壁怀古》都未能入围《宋词三百首》。

其次,还原词人本意的过程难。温庭筠写“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张惠言读出的是“《离骚》之意”,王国维却说:“温飞卿……有何命意?皆被皋文深文罗织。”(皋文是张惠言的号。)他说温庭筠就是写的美人晨起梳妆,有什么深意?都是被你张惠言用一个深文的网装进去了。

咋个往下写?“词人未必有此意,读者不一定非无此意。”我姑妄言之,你随意看之。

回到词之起源,词:亦为曲子词,写好后交给酒宴上的歌女根据曲谱去演唱的歌词,因此惯见的佐酒方式就是歌舞相伴。“画船载酒西湖好,急管繁弦,玉盏催传,稳泛平波任醉眠。”【欧阳修《采桑子》】在(颍州)西湖的画船上装着好酒,伴随急促繁喧的乐声,不停地传着酒杯,多么活泼热闹的画面,然后节奏一变:风平浪静,缓缓前进的船儿中安睡着醉倒的客人。这一台酒,如同欧阳修对待人生的态度,居高位时“急管繁弦,玉盏催传”,被贬时“稳泛平波任醉眠”,苏洵赞美欧阳修的文章:“揖让进退”,最有姿态,欧之为人如其文,喝酒呢?想必亦如是。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晏殊《浣溪沙》】一样做过宰相的晏殊同欧阳修在喝酒的态度上却有区别。晏殊的喝酒浸着诗意,有酒有歌,多美好的事物!听到了一首新歌喝一杯?还是词人新写了一曲让自己满意的词而高兴喝上一杯呢?是美酒伴歌,还是歌声陪美酒?这些都不重要,我们读到的是词人闲淡悠然中的感发,“去年天气旧亭台”一转,则是永恒的陪衬,语气中散发出淡淡的感伤。从平淡诗意的语句中,仿佛看到词人在感伤中闲适地饮酒,同欧阳修的“急管繁弦,玉盏催传”大相迥异。

一样“急管繁弦”,周邦彦喝酒时却不忍听到。“且莫思身外,长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时眠。”【周邦彦《满庭芳》】起句化用杜甫的诗句,不要想那些身外事了,喝酒吧!接着一句是全篇之主,“我这倦怠了的江南游子,已身心憔悴,再也不能听那急促纷繁的管弦乐声了。”周邦彦本钱塘(杭州)人,却自称“江南倦客”,那是因为政事,一会儿皇帝想起了,说你来京城干活吧,一会儿犯事,又被贬回江南,来来去去,我都成江南游客了!下半句更愁闷了,“崇宁立大晟府,命周美成诸人讨论古音,审定古调。”(张炎)周邦彦可是精通音律,并能新创曲调,他做了个调子叫《六丑》,唱给徽宗帝听,皇上问为什么叫《六丑》?周邦彦说:“此曲犯六调,皆声之美者,然绝难歌。”这样一个音律高手,却说喝酒时“不堪听、急管繁弦”,这酒咋个喝?周邦彦的词不仅开南结北,更重要的特点是区别于前人词多铺陈,他是转折和跳接的,根本不谈如何喝酒,直接跳到“醉眠”了。也难得去猜了,学周美成,跳到下一个。

吴文英也追学周邦彦,他的词同样有时间和空间的跳接,“料唤赏、清华池馆,台杯须满引。”【吴文英《花犯》】便如此。前一句写词人在家赏玩郭希道送的水仙花,这句就转换成了想象如果到郭家赏花的时候,一定是把大大小小的杯子全都斟满了美酒(台杯:大小相套的一套杯子,会不会像今天的俄罗斯套娃呢?)。我不关注词人如何跳接,只在想象当时场景:面前摆一排斟满了酒的杯子,一杯接一杯满饮大白时,会是如何的一种愉悦!会是什么样的情形让人斟酒都等不及,要提前备好这么多酒?

那一定是遇到好酒友,你根本不用想如何喝酒。“向尊前又忆,漉酒插花人,只座上、已无老兵。”【姚云文《紫萸香慢》】三个典故,三个酒友,陶渊明(葛巾漉酒)、欧阳修(“篮舆酩酊插花归”)、谢奕(“失一老兵,得一老兵”),他们咋喝酒的,历史上很多人写了,不狗尾续貂。

词人喝酒都只是用管弦乐下酒吗?不来点花生米、酱牛肉?花生确实没有,宋朝还没传到中国,酱牛肉嘛,我在宋词里真没搜到,倒是有两样东西常来佐酒,一为青梅,一为黄柑。“相将见,脆圆荐酒,人正在、空江烟浪里。”【周邦彦《花犯》】脆圆,一作“翠丸”,即青梅,青梅佐酒,由来已久。这首词的上片还写道:“去年胜赏曾孤倚,冰盘共燕喜。”去年我独自一人,折梅花置于玉盘中,以助酒兴。纵然梅花飞逝,也有青梅可以佐酒,但人呢?却在空旷的江上烟波里飘荡。

“浑未办、黄柑荐酒,更传青韭堆盘。”【辛弃疾《汉宫春·立春》】立春了,我却还未操办黄柑荐酒,也未用青韭堆放五辛盘。黄柑荐酒是立春日的习俗,吴文英写立春的词中也曾出现:“旧尊俎,玉纤曾擘黄柑,柔香系幽素。”《祝英台近·除夜立春》想起从前喝酒时,你那纤纤玉手,曾为我掰开黄柑荐酒,那温柔的幽香,仍萦绕在我的心头。点滴往事,却记忆至深。

词人都是敏感而多情的,喝酒这事自不例外。“待都将许多明,付与金尊,投晓共流霞倾尽。”【晁补之《洞仙歌》】等到月光都投入到金樽中,天将晓时和美酒(流霞代指)一起喝尽。九百年后,林清玄写了本《温一壶月光下酒》,两人下酒的是同样的月光吗?

急管繁弦、新词、台杯、漉酒插花人、青梅、黄柑、月光,宋代的词人们还有很多种喝酒佐酒的方式,且住,不必再找寻了,哪一样优雅的方式还在呢?

“荀令如今顿老,总忘却、尊前旧风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