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杨
老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369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口腹之欲(五十三)---豌豆巅儿

(2018-03-04 11:17:08)
标签:

豌豆巅

豌豆尖

过年

鸡蒙豌豆巅

鸡糁

分类: 口腹之欲

代老爷子多年前的一桩事至今仍让十里八乡的乡亲们津津乐道。

老爷子当年在北京城当兵,转业回家乡,身后除了方方正正的背包,还多了个俊俏的女娃儿,说话就跟广播电台里的播音员一样标准,年轻的小代说是带的女朋友,北京城里的。半个多世纪前,一个北京女孩出现在小山沟,那份稀奇就如同年轻的代老太太看到满地麦苗时情不自禁地感叹:“好多韭菜啊!”一样。

北京女娃儿留下来成了代老爷子的妻子。村里人问起这事成功的秘密,代老爷子笑眯眯地说:“我跟她讲,我们那里叫关门石(市),比北京市好的多,金子都用磨推,用瓢舀;而且吃的比京城好,你们冬天只有土豆、白菜和萝卜。她过年的时候跟我来,我用豌豆巅儿给她做了三顿饭,她吃完就不想走了。”代老太太并不认可老爷子说的第一个原因,许多年过去,她仍然保持一口纯正的京腔:“谁不清楚那是骗人儿的?不过他并不是存心骗我,他给我讲的是一个传说,这地名就是那样来的,还带我去看了那块在河中间的关门石。他用豌豆巅儿给我做的三个菜却真的是折服了我。”

那时候国家穷,人民穷,农村更穷。家里来了客人,煮一碗面条就是上好的待遇,只有招待贵客才会额外加上两个荷包蛋。小代安顿好北京来的女朋友在堂屋喝茶烤火后,跑了十来里山路,终于借到一小块猪肉,那是人家买来准备走人户送礼的“刀菜”。小代切下一块肥肉,改刀,在锅里熬出一勺油,铲进碗里。趁着等水烧开的空隙,到屋后园子里摘了一把豌豆巅儿、两苗小葱。不一会儿,小代端出一碗清汤面,他知道北京女娃儿还不会吃辣椒。多磨了两道的面粉擀出的手工挂面夹杂着栗色的细小麸皮,俯在清汤下,上面是翠绿色的豌豆巅儿,中间两个雪白的荷包蛋滴溜儿圆,好似绿色的鸟窝里埋着两个蛋,几颗葱花漂浮在油星之间。北京女娃儿一口气吃光了面,面汤喝得干干净净,才发觉小代在一旁看着她吃,连忙问他:“你怎么不吃?”小代说他刚才去亲戚家被人家强留着吃了饭才回来的,问她:“吃好了吗?再来一碗吧?”“吃好了!吃好了!都吃不动了。”多年后,他们发现那天彼此都说了假话。小代根本没吃饭,等他安顿女朋友休息后才热了一碗酸菜稀饭吃,他舍不得吃面条,要留给女朋友;而代夫人后来说:“其实我好希望他再给我煮一碗。那碗面那么香,我从来没吃过那么好吃又那么简单的面条。那是我第一次吃豌豆巅儿,好嫩!好香!好新鲜!我边吃边跟自己说,要是天天都能吃到该多好啊!”

第二天,小代把连肥带瘦的肉切了一些条子,裹了鸡蛋淀粉,炸成酥肉。他把酥肉码在蒸碗里,上面放几片姜、几根葱段子、三五颗花椒,注满开水,放进蒸笼,用大火蒸熟。另外用一个大碗,铺上豌豆巅儿;柴火堆上用小锅烧开水,放盐、胡椒粉和醋。取出蒸好的酥肉,扣在豌豆巅儿上,浇上小锅里的开水,洒上葱花。女娃儿看着水灵灵绿油油的豌豆巅儿,惊呼起来:“你这菜都是生的呢,能吃吗?”小代说;“你尝尝看。”代夫人回忆起那碗清蒸酥肉,一脸幸福:“就靠着酥肉和开水的热把豌豆巅儿烫熟了,酥肉蒸得软糯,一点点酸味儿少了油腻,豌豆巅儿浸了酥肉的香,却带着清脆,还有清香。后来自己会做饭了,才体会到豌豆巅儿做菜,只有生、熟、死三种状态,没有煮老了的说法,几秒钟或者火大了一点,就煮死了,死了的菜好吃吗?”

第三天一早,小代把家里唯一一只还在下蛋的老母鸡杀了,取下鸡胸上的两条肉,余下的在柴火上炖上,一边烤火一边闻着䀇子里冒出来的鸡肉香味。小代把鸡胸肉漂洗得发白,切碎,放在昨天剩下的猪肉皮上,用刀背轻缓地捶剁,仔细地挑出里面的肉筋。鸡肉剁成茸,小代开始做鸡糁,鸡茸里加入清水调散,再加一些姜葱水去腥增鲜,又加了盐和胡椒粉定味儿,就开始搅鸡茸。他顺着一个方向使劲地搅,当过兵的年轻小代有的是体力,一边搅一边让女朋友往碗里加鸡蛋清,他不能停手。加了鸡蛋清的鸡茸在小代青春勃发的手下膨胀起来,最后,他把筷子立在碗里都不会倒,鸡糁就做好了。小代把铁锅斜靠在柴火堆上,从炖鸡的䀇子里舀了几勺鸡汤倒进铁锅,靠着火堆的鸡汤冒着小泡,另一边却不沸。小代用筷子夹起洗净的豌豆巅儿,比前两天掐的还嫩,每根只有一个芽苞,沾上淀粉,接着在刚才制好的鸡糁里裹匀,从不沸的鸡汤那头轻轻放进去,豌豆巅儿在鸡汤里一钻,从冒泡的那头冒出来,小代迅速地捞出芽苞,放在白色的瓷盆里,代老爷子形容那一放一捞的速度就跟子弹上膛一样快。把鸡汤烧开,从瓷盆边缓缓倒进,豌豆巅儿芽苞在一碗清汤里自由伸展,缓缓漂浮,像失去地心引力在太空漫步一般,而北京女娃儿的心,在那一刻,融化在一碗鸡蒙豌豆巅儿汤里,“我的心从来没有这样舒展自由过,再也没有什么憋屈,就如同那豌豆巅儿一样,我想这就是我要的生活。”

代老爷子说,自己就是靠那三碗豌豆巅儿留住了北京女娃儿的胃,也留住了她的心,一辈子跟随他生活在这个小山沟里。而代老太太却说:

“我留下来,是他妈妈带我去摘豌豆巅儿时下的决心。老人家看我摘的豌豆巅儿,说‘掐豌豆巅儿要靠近分叉的地方,豌豆杆心是空的,留一截空杆杆进了水汽就不发芽子了。掐豌豆巅儿是为了发更多,收更多豌豆。’她说的四川话我听不懂,她就手把手地教我,老人家粗糙而温暖的手握住我时,我决定留下不走了。”

 

-----------------

河中间那块就是关门石

口腹之欲(五十三)---豌豆巅儿

豌豆巅儿很随意,田边地头随便扔几颗种子就发芽

口腹之欲(五十三)---豌豆巅儿

口腹之欲(五十三)---豌豆巅儿

随便找两张图片

口腹之欲(五十三)---豌豆巅儿

口腹之欲(五十三)---豌豆巅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