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杨
老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369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口腹之欲(五十)---酸菜面鱼子

(2017-10-27 22:29:08)
标签:

酸菜

面鱼子

酸菜面鱼子

苍溪

广元

分类: 口腹之欲

那一年我第一次吃酸菜面鱼子,那时我很年轻。

“他们那地方吃一种怪怪的东西:酸菜。不是我们经常见到的用泡菜水和大青菜泡出来的酸菜,他们把萝卜缨子或者红苕叶子或者家菜,洗净切细了,开水泹一下就舀到大缸里,加一瓢烧开了的面水,再加一些老酸菜水,在缸里捂个一两天,菜叶子变黄,就成酸菜了。莫得哪家没得酸菜缸,一打开缸盖子,多大一股酸味,他们闻起香的很,其实是馊味,舀一瓢起来,酸水扯泫泫,吊的老长老长……”相熟的朋友听说我第一次去他老家,特意过来嘱咐我一些注意事项。

“他们爱吃酸菜到哪个地步呢?早上煮稀饭要搭酸菜,中午巩(音:孔,古文作上‘巩’下‘革’。)干饭要炒些酸菜盖在上头,晚上吃面条,一般是酸菜炒豆芽颗颗和豆腐颗颗当臊子,酸菜炒灰菜,酸菜粉丝汤,夏天,直接从缸里舀一碗酸菜水,兑一些井水就开喝,说是解渴又解暑。他们还用酸菜水点豆腐,叫酸水豆腐,我第一次见到点豆腐不用卤水或者石膏的。外地人第一次吃酸菜,肯定不习惯。要是老人婆不喜欢这个外地媳妇,她就煮一锅酸菜稀饭给你,搭的酸菜,酸水都不挤,吃起来酸的尿滴,最主要的是酸菜那个馊味你受不了,孔干饭和酸菜面都还好,都是炒过的嘛,你要是不爱吃把饭剩了,她正好有话把子数落你了。”我问他是不是这样,他笑笑不回答。

惴惴不安地到了老家,说话做事都小心翼翼的,因此没有机会吃到朋友说的酸菜水都不挤的稀饭。早上煮稀饭,他们体谅我从来没有吃过酸菜,都是煮好后先舀一小锅起来再搭酸菜,我吃小锅里的。孔干饭、下面条的酸菜都是用油盐炒过,加多加少由各人,吃过几顿就习惯了,到现在都喜欢吃。

“今天晚上我们吃酸菜面鱼子,不煮面条了,换个口味,就是不知道你吃得习惯不。”在问我的意见呢。

没吃过,总想尝尝,却又担心吃不习惯,吃不完剩下了不礼貌,勉强吃完各人又难受。犹豫片刻,好奇心占了上风,“好啊!好啊!煮酸菜面鱼子,我来帮忙。”

每个人都笑了,开始忙活起来。

把干辣子切成段,抖净辣米子,生姜切丝,大蒜切片,小葱切成葱花,堆在菜板上。转过身,从酸菜缸里挑出一碗酸菜,用手挤了挤,酸水从指缝间流下,跟酸菜还黏糊糊的,舍不得分开呢!柴火灶燃旺起来,大铁锅热起来,倒进菜籽油,放下干辣子节、姜丝、蒜片子、几颗花椒,“吱!”的一声,辣子花椒混合的麻辣味、姜蒜的挥发性味道,一下子在灶屋里爆开。我很确信,香味是随着声音传开的,在没有城市厨房里抽油烟机马达声的干扰下,我在乡村宁静的灶屋里获得了独特而确定的感受。

把酸菜倒进锅里,炒散开,空气中又混合进青菜的酸味。放点盐,翻炒几下,铲起来。然后锅里掺水,等着烧开。

从面缸里瓦半瓢小麦面,加水,用筷子朝一个方向搅动。在面粉和水之间需要一个恰当的比例,搅匀后适合做面鱼子,干了,做出来是面疙瘩,稀了就成一锅面糊了。后来我花了很长时间去寻找它们之间的一种平衡。我甚至沾沾自喜以为自己还发现了做好面鱼子的另一个窍门:用水瓢来盛面粉,因为碗和盆大多有一个反沿,而水瓢的边是薄而平的,适合把面泥刮离开大部队。

水煮开了,把水瓢悬在离水面几寸的距离,向一边倾斜,面堆开始缓缓地向水瓢外流动,溢出的刚好合适成一条小鱼时,另一只手用一根竹筷子快速的贴近水瓢边沿,把面刮下去,一根长条型的小鱼跃进了开水锅里,从另一边冒出来。水瓢稳稳的悬着,另一只手则快速的跳动,一条条面鱼儿钻上钻下,圆滚滚的,两头略尖,像门前那条河里的“钢钻子鱼”,大小几乎一样,规整得像城市里水族箱中统一放养的鱼儿,而我后来在城市厨房里刮的面鱼子,长短不齐,又像乡下小河里自然生长的一群鱼。

“火烧大一点,不要煮糊汤了。”我所谓的帮忙也仅止于此了,把灶膛里的柴禾拨弄拨弄,燃烧着冬日傍晚的灶屋红红火火。水温要足够高,才能一下子裹紧面鱼子,多年后在高原看到用高压锅煮面条,才想通这道理。

拨完水瓢里的面,大火煮几分钟,倒进去刚才炒好的酸菜,搅匀,放点盐,煮一会儿,抽掉柴禾,把案板上的葱花撒进锅里。好了,一锅酸菜面鱼子做好了。

捧着一大碗酸菜面鱼子,热热呵呵的,面鱼儿筋道,吃到口里结实而滑溜溜的;爆炒过的酸菜已经失去大部分的酸味,但还有那么一丝丝酸、一丝丝辣、一丝丝清香、一丝丝油香……;面汤不是清爽的了,有一点粘粘的,贴紧你的口腔。

“好吃吗?”

“好吃!”

尽管为了保持良好的吃相,我吃得慢,但热和酸辣的一碗酸菜面鱼子,让我在川北乡村的寒冷冬夜里,吃得浑身冒汗。后来,当我知道如果喜欢一碗面,应该“哧溜哧溜”的吃出声来时,我想那天我还可以吃得更尽兴。

“通常没有人家用酸菜面鱼子待客,只有家里吃得没东西了,应急时做。”

我明白我已经不是客人,我们是一家人了。

“改天早上,我们做醪糟面鱼子。”后来我又吃到了醪糟面鱼子,甜的,过年的味道。

现在,我在一个即将成为国家中心城市的大都市里,做一锅酸菜面鱼子,为我的家人。

 

 =================

酸菜

口腹之欲(五十)---酸菜面鱼子

口腹之欲(五十)---酸菜面鱼子

口腹之欲(五十)---酸菜面鱼子

口腹之欲(五十)---酸菜面鱼子


面鱼子(先找张图片,以后再补一些)

口腹之欲(五十)---酸菜面鱼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