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杨
老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369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口腹之欲(四十六)---南瓜角角

(2017-07-02 09:38:45)
标签:

南瓜

南瓜角角

夏天

烫面

井水

分类: 口腹之欲

去菜园子里摘一个南瓜,做南瓜角角。

七月的下午走出屋子就如同脱离地球一样困难,推开房门,瞳孔的阈值完全来不及调小,白色金属融化成的阳光瞬间倾泻而入,脑洞给出的信号值没有丝毫犹豫刷向20mA,生物电磁阀响应速度小于3毫秒,几毫秒后心房和心室的泵组全开,皮肤下毛细血管末端好似布口袋里刚出炉的爆米花一样砰然打开,身体和湿抹布一般潮乎乎的空气纠缠着谁向谁排除多余的热能,后羿为什么不射落9.3个太阳?蝉隐身在树荫里像流水线上重复着同一个动作的机器人一样不停歇的问,乡村道路躲在被太阳光学武器碾落一层层皮肤形成的尘土下,等待雨季来临复活。

一阵风过去,包谷林和南瓜丛赶紧在大地上喘息,像一条热得伸长舌头的野狗左右起伏的肚子。一丛南瓜藤上,黄南瓜凸起的皱纹如岁月刻满中年人的额头,青南瓜刚开始“为赋新词强说愁”,圆滚滚的南瓜蛋子躲在蒲扇般的叶子下午休,几朵南瓜花爬上旁边的包谷杆拂着包谷爷爷的胡子,南瓜弟兄们年龄差距颇大。人们已经习惯于每天见到南瓜诞生出某一个新的部分,然后习惯于另一部分从南瓜的生命中消失,他们理所当然地砍下已经成熟的南瓜。

摘一个豆蔻年华的青南瓜,并且必须是水南瓜、水南瓜、水南瓜,在井边洗干净。沁凉的泉水漫过青南瓜如蜀锦轻抚乡村少女清新健康的脸庞,一双捧着水的手,是将凉意带给了身体呢还是把心里的酷热传导给了井水?它们捧着冬天冒热气的温暖和夏天透彻的凉意都来自于同一口井,从水银温度计的角度观测,一年之中井水的温度变化相差不超过两度,或许我们手指检测仪传递给大脑的是井水与环境的温差再转换出来的形容词:温暖、热和、凉快。那么南瓜的感受呢?井水中的一只青南瓜和它的兄弟黄南瓜对于夏日午后来自花岗岩层下面的凉意感受一样吗?

这些轻薄的面粉,从口袋里倒出来就飞溅如春日杨花到处沾惹,在穿过窗户的夏天阳光中,愈飞愈高愈远,是因为夏季而狂热吗?好吧,给你再多一些热度:把开水倒进面盆,一双筷子的搅动下,燥热如北京烤鸭炉子里的七月、轻盈的面粉似美女在冬天呵出的热气、煮沸的花岗岩层下的泉水,让站在盆边干活的人如同刚刚经历一场暴雨,一股股山洪从人体上奔泻而下。缓和一下急剧热涨快要爆裂的肺泡,用凉快的井水再和一些面吧。

青南瓜切成的细丝,好似温润的鹅蛋黄玉石簪子两端挑染着翡翠青,凌乱的堆满半筲箕,有一些青涩面孔从黄色中直愣愣冒出来,都是些愣头青。距离筲箕上空一尺撒下盐粒,现代盐的外形已经失去古人对于雪花的想象力,只有当它们接触到食物那一瞬间的质感,还有雪花亲吻大地般悄无声息的温润。南瓜丝抛撒再落下,人手这种传感器的先进性需要AI再学习很久,除了温度、湿度、压力等等数据外,它还传递一种叫做“质感”的参数:沾了细盐的南瓜丝,好像……?传感器没问题,可能是大脑CPU短路了,搜索不出来合适的比喻句,这一刻怀念世界需要文学系了。加几根切细的青辣椒帮助青春在舌尖上跳跃,放一些菜籽油、葱花和姜末再拌一拌,然后在盆上贴一张:南瓜角角馅料。

午休后的烫面慢慢降下热度,人身上的滚滚山洪渐渐流干,他们又和平共处了,烫面夹杂着凉水和好的面团在手和擀面杖的挤压下,舒缓的向四周铺展开去,好像一只管道破裂后原油在地表渐渐漫开,又如同电视里用延时拍摄的鲜花盛开一样,一朵、两朵……擀好的面皮在案板上绽放。

舀一勺调和了生活味道的青葱南瓜丝放在面皮中间,窝在掌心托举好,另一只手从一端开始捏面皮,大拇指和食指左边斜一下右边斜一下,两边挑起的面皮粘合在一起,一串面褶子好似河上一艘小船过后缝合起来的波浪,轻盈而美妙。

锅里的水已经烧开,蒸笼放上去,然后放一层嫩桑叶,无数次生活的蒸煮,让干瘪瘪廋如风干排骨一般的蒸笼竹板早已经失去清香,它们常常像蜘蛛网亲热蜻蜓一样黏住在上面的食物:包子、馍馍或者南瓜角角。桑叶呢,它们也会和南瓜角角像抹在嘴唇上的蜂蜜一样黏黏糊糊,但它们有本钱这样,桑叶少女般的清香裹住南瓜角角,面皮如文君家的围墙,如何能挡住《凤求凰》的乐声?青葱岁月的南瓜和豆蔻年华的桑叶惺惺相惜,水一般的聪明怎能看不透,化作蒸汽再送彼此一程,

灶膛里红色柴火跳跃如马戏台上一群小丑蹦上去又掉下来,一次次碰壁锅底仍然乐此不疲,它们的努力让锅里的开水跳跃,一部分水分子获得的内能转换成足够的斥力让它们脱离分子海洋,向天空飞去,轻松穿过简单的蒸笼竹板、年华渐逝的桑叶、静脉般隐约从面皮里显现的南瓜丝,最后遇到蒸笼盖子的无情阻挡,一次次冲击终于有蒸汽逃逸出来。拍拍蒸笼的竹盖子,“砰砰砰”响动如敲打熟透了的西瓜一般,南瓜角角熟了。

忙活完,太阳也下山了,提着自己这个大灯笼去照亮另一个地方,这里七月的某一天即将结束,院子里的光照度随着阳光余热的散去一勒克斯一勒克斯慢慢下降,如同戏剧即将开幕时观众席上缓缓熄灭的灯光。晚饭在该出场时就不经意地走上了院子里的石桌子:一盆晾冷了的酸菜稀饭,一碟来自陶瓷坛子里某种味道的泡菜,还有蒸笼上豆蔻年华的南瓜角角。

 

==================================================

 口腹之欲(四十六)---南瓜角角

口腹之欲(四十六)---南瓜角角

口腹之欲(四十六)---南瓜角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