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杨
老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369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口腹之欲(四十二)---油旋子

(2017-03-10 20:43:23)
标签:

石门山歌

美食

老家

栽秧

油旋子

分类: 口腹之欲

清人薛宝辰整理饼类的名称,其中写道:“以生面擀薄涂油,褶叠环转为之,曰油旋。《随园》所谓蓑衣饼也。”看来油旋非我家乡独有,只是无端的,每一次做油旋子时,我都会想起一些人,一些事。

“情哥加牛把田耕,

田红水浑如铺金。

男女老少同心干,

田田秧苗嫩青青。”(注:石门山歌之“田歌”调)

当山歌声起起伏伏飘荡在这片田间地头时,是插秧时节到了。

夏日的清晨,远处山丘沉睡的身影迷迷蒙蒙,山路边的水田平静如镜,叶子烟点燃明明暗暗的红色火星,从这坡那沟蜿蜒崎岖的山间小路上赶过来,天刚察察亮,他们已经从各家陆续汇集到秧田边。

“乜娃儿,吼两嗓子醒醒神,一个二个起早了还没睡醒。”老书记一边往水田里扔着秧苗一边说。

“大田栽秧角对角,

脱下花鞋挽裤脚。

过路君子不要笑,

秧儿栽上把情说。”

深深浅浅的歌声越过山岗。

姐姐推开房门,来到院子边,安静地梳着头,她将黑黑的长发从耳边撩开,是想把山歌听得更真切一些吗?

山歌声歇了下去,人们开始埋头栽秧,姐姐也梳好头,来到灶屋为他们做早饭。

其实也不是早饭,这一顿饭准确的说法是“打幺台”。包产到户后,农村点麦子、收菜籽、栽秧打谷子,都是互相帮忙,这次你帮我一天,下回我还你一个工。夏天天热,干活都得趁早,太阳可不会等你早上理理性性的吃好饭再出来,于是各人在屋头吃上两口昨晚的剩饭和泡菜就出工了,田间地里都是体力活,早上吃的那点东西咋能撑到晌午,因而主人家会安排一顿“幺台”,在午饭之前。

姐姐把酸菜汤烧上,接下来她要做油旋子。

她舀的全是今年的新面粉呢!昨晚母亲还特意交代,有些去年剩下的面粉让她用上,可姐姐自作主张了。盆里的面粉和着井水,在姐姐麻利的双手下,变成了光光生生的一块面团,她的手上和面盆里一样也是光光生生的。和好面,姐姐直起腰,用手背拢了拢额头上的刘海,细细的汗珠爬上了她的脸颊。

姐姐把案板上的碗碟归拢整齐,腾出一块地方来,然后抓起一把面粉,从离案板一尺多高的地方撒下来,从前向后从左往右,那些轻盈的面粉从姐姐纤巧的手心里缓缓飘在案板上,阳光穿透亮瓦倾泻下来,在案板上印下姐姐画画一般的美妙。姐姐把面团放在撒满扑面的案板上,在擀面杖前后左右的碾压下,面团向四周铺开来,可她把擀面杖一取开,调皮的面团又趁机溜回去一些。面团越变越薄,越来越大,姐姐要俯下身子,才可以够得着案板那头的面团。一会儿功夫,一大张均匀轻薄的面皮在案板上默默地摊开,这一次,姐姐擀得比以往都要薄都要好,都能透过面皮看见案板上的纹路了。姐姐哦,为啥你这么用心呢?!

姐姐用拇指、食指和中指从盐罐子里抓起一些盐,像刚才撒面粉一样从空中撒下,纷纷扬扬的盐粒落在面皮上,是如此均匀,姐姐都不用再花心思赶它们了。接着,姐姐从辣椒油罐子里舀出红油,浇在面皮上,这会儿,姐姐需要用手指来把红油涂抹得更均匀一些,那些红亮亮的辣椒油,盖在小麦色的面皮上,一道道深一道道浅,它多么像起伏的麦浪,你看见过吗?然后姐姐抓起一把切得细细的葱花,又一次纷纷扬扬的撒下来。白色的盐粒还没有完全溶进面里,它们和红色的辣椒油、绿色的葱花,呈现在麦色的面皮上,在早晨的阳光下如此美好!

接下来,姐姐从身前开始,慢慢地卷起面皮,这些几乎不能更薄的面皮,有的地方赖着案板不起来呢,姐姐小心地把刀刃插进它们中间,乖乖地给我分开吧!面皮被卷成一个长长的圆筒,姐姐把它们切成一截一截的,好像用尺子量过一样长。她拿起一段,将两头捏了捏,不让红油和葱花跑出来,然后竖放在案板上,轻轻地用手掌按压,边按边转动,几下子,圆长的面段变成了一个圆圆的面饼,微微有红油渗出面皮,还看得见里面葱花的绿色。不一会儿,案板上就堆出了好多大小一致厚薄均匀的面饼。

姐姐给灶膛里添上柴禾,铁锅热了起来,她放上今年刚打好的鲜菜籽油,用锅铲向四周赶均匀,把一个个擀好的面饼放进去,老家山村的铁锅没有平底的,那些面饼可不愿意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都往锅底挤,姐姐用锅铲把它们一会儿换一个位置,还要不停的翻面,又要到灶门前添加柴禾,来来回回,她轻快的身影在这个早上散发着无限的热情。

锅里的面饼一个个渐渐变得酥黄,姐姐用锅铲轻轻地敲打面饼,发出“嘭嘭”的声音,好了,油旋子可以起锅了。姐姐把它们铲到盆里,又把酸菜汤用鼓子锅盛好,放进垫好稻草的背篼里,把装油旋子的盆放在上面,盖上毛巾,这样送到他们手上时还会热热呵呵的。

姐姐背着酸菜汤和油旋子,走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可是背篼却背得平平稳稳的,灿烂的阳光照耀在姐姐身上,鸟儿在歌唱,露水在撵脚,多么美妙的早晨!

转过山坡就是秧田了,又听见乜娃的山歌声响起来:

“柏树枝儿枝柏尖,

幺妹长的的确端,

哥是一根青藤子,

慢慢悠悠缠上边。”

姐姐却停下了脚步,轻轻地放下背篼。

“狗娃,你把酸菜汤和油旋子给他们背过去。”姐姐说。

“小心点噢,不要弄洒出来了。”姐姐又说。

“问问他好不好吃哈……”姐姐还在说。

姐姐的声音愈来愈远,乜娃的歌声却越来越近。

 

(感谢老家宣传干部李育中老师提供石门山歌词集,李老师费心收集上百首山歌。)

口腹之欲(四十二)---油旋子

口腹之欲(四十二)---油旋子

口腹之欲(四十二)---油旋子

口腹之欲(四十二)---油旋子

口腹之欲(四十二)---油旋子

口腹之欲(四十二)---油旋子

口腹之欲(四十二)---油旋子

口腹之欲(四十二)---油旋子

口腹之欲(四十二)---油旋子

口腹之欲(四十二)---油旋子

口腹之欲(四十二)---油旋子

口腹之欲(四十二)---油旋子

口腹之欲(四十二)---油旋子

口腹之欲(四十二)---油旋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