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杨
老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369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口腹之欲(四十一)---酥肉

(2017-01-26 10:02:45)
标签:

酥肉

年夜饭

春节

团圆

炸酥肉

分类: 口腹之欲

平常人家偶尔也要炸点酥肉吃,只是在过年过节家家才会炸上好多。

李孃家里正在炸酥肉。难得一家人这么齐整,今年娃儿们都回来过年,幺儿还淘神费力的把奶娃儿带回老家让爷爷婆婆高兴高兴,这会儿李孃把小孙子诓睡着了,腾出手来,赶紧进厨房炸酥肉,娃儿们在客厅里烤着火,玩朋友圈。

“二女子呢,你切的啥子肉哦,大的大小的小,你切成一指条长就合适了,要连肥带廋,专门买的五花肉呢。”李孃用筷子翻着切好的肉条。

“妈,你将就着用哈,炸酥肉哪有那么多讲究,炸出来还不是一样吃,大人吃大的,乜娃儿吃小的。”

“肉里面码盐和花椒面没有?”

“都码好了的,你再尝尝味道够不够嘛。”

“妈,要不要我们帮忙?”

“你们耍你们的,一会儿过来帮忙吃就行了。”

锅已经烧热,李孃倒上半锅菜籽油,往碗里打了几个鸡蛋,用筷子朝一个方向使劲的搅,金黄色的蛋液冒起来了,李孃把肉条放进去,又放了一把整粒花椒,搅拌得每一根肉条都均匀的浸泡在蛋液里,接着往里面加了几瓢羹粉面子再搅拌,她挑起一块肉,看看粉面子落下的速度,来判断稀稠是否合适,最后终于让李孃感到满意了。

菜籽油的青烟已经冒过,油泡子也散干净了,李孃关掉火,让油温降低一点。清油的香味穿过门缝,牵过来大大小小的几个馋货。

“妈,我来帮忙啦,要我做啥子?”老大满脸堆笑的凑过来,拍拍母亲袖子上的一点粉面子。

“我来下肉,你用筷子翻,拿个漏勺,看到炸好了,就捞在漏勺里,滴滴油。”李孃打开了炉火。

她挑起一根肉条,上面裹满蛋液和粉面子,挂着三两颗花椒,轻快的肉条靠近热热的油锅,她把筷子一松,“吱”的一声,肉条窜了下去,然后又浮出来,立刻就换了个马甲,蓬松的白罩衣裹得严严实实,在油锅里游来游去,被一团细浪追逐。李孃却不理它,飞快的放肉条,锅里一会儿就挤挤攘攘了,那些酥肉你挨我,我挤你,抢占着地盘。炉火“哧哧”、热油“吱吱”的声音里飘满香味,是过年的味道。

“可以起锅了,颜色都变黄了。”

“这一锅多炸一会儿,炸熟了好直接吃。下一锅时间炸短点,蒸起吃的、煮汤的炸个八成熟就可以了。”

老大把炸好的酥肉一个一个的捞起来放在漏勺里,倒进大盘子,不过,这盘子只沾了酥肉的一点香味,一下子全都没了——到他们手上了呢!

“好烫!”酥肉从左手跳到右手。

“好香噢!”听得见咂嘴的声音。

“慢点吃,看你那个饿牢像。”才懒得理你,立马去抓下一个。

“爸爸,我给你拿一个过来,趁热吃。”小家伙跑得屁颠屁颠的。

“婆婆,花椒好麻哦,下次不要放花椒了。”小孙女嘟着个嘴巴。

“花椒香着呢!外婆,我要吃肥肉炸的。”……客厅里、厨房里,大声小声碰来碰去。

“小点声,不要把奶娃儿吵醒了。”话音刚落,就听到婴儿的哭叫声响起。

“老二,你来炸,我去抱乖孙儿。炸完酥肉,记得把茴香叶子炸了,下午专门去菜园子割的。”李孃朝客厅跑去。

山对面的张家大院也在炸酥肉。张大叔的儿子娶媳妇,一家人和帮忙的左邻右舍正在忙前忙后,准备明天的酒席。大红灯笼高高挂,院子里红艳艳的一片,驱散了冬夜的寒冷。明亮的灯光下,大厨王师傅正在炸酥肉,他的阵仗可大了,你看:装肉的是澡盆那么大的家伙,大油锅锅口有三尺多粗,一个铁制的大笊篱油黑沁亮,锅里飘满了半成品的酥肉,王师傅才了不得,左手拿着大笊篱,在锅里划来划去,右手更没闲着,他一手伸进肉盆里,抓起一把裹满粉面子的肉条,然后在油锅上左抖两下,右抖两下,那些肉条子就听话的散开了,往油锅里钻来钻去。旁边一个大筲箕里,已经装满了酥肉。

“帮忙的,可以过来码酥肉碗啦。”王师傅朝一帮叽叽喳喳正聊着家长里短的女人们喊道。

“好,来咯!”哐啷哐啷抱来几摞大碗,老远闻到香味是花椒拿来了,菜板上有节奏的敲击声是在切姜片、葱段子,“搞快,桌子上垫个大盘子。”两个人抬着大筲箕酥肉在催促。

“王师傅,你先来定个碗嘛。”

“没做过清蒸酥肉吗?饭都吃老了的人咯。”王师傅边说边走过来,拿过一个碗,从筲箕里抓起一把酥肉,大概瞧了瞧数量,放进碗里,用手压了压,又加了两块酥肉进去,差不多离碗口还有两指头的距离,然后扔进去两三片姜、两节葱段子、四五粒花椒、两个红辣椒,还撒了点胡椒粉,完了他把头朝后仰了仰,端详了片刻,露出得意的神采。“好咯,就按照这样子来。清早上蒸笼前,把清汤掺进去,蒸上一个多小时。翻碗你们会不会?”

“那恐怕还得你亲自来哦!不利索的话滴汤洒水的。”

王师傅一转身,油锅旁边几个矮矮的影子一下子溜走了。

“狗日的小东西,又跑来偷嘴,再来,我把你们扔到油锅里炸。”王师傅大声吼道。

“娃儿们呢,王师傅再给你们吃两个就回去睡觉了哈,酒席上有你们吃的。”冬夜里妈妈们的声音好像在炉火上烤过一般温暖。

转过山湾,罗大婶听见屋后摩托车的响声,停下来片刻又开走了。她打开灯走出院子,一个人影闯了进来,再仔细一瞧,自己的男人回来了,她伸出手去接背包,男人摆摆手,自个儿背进了堂屋。

“回来啦。”

“回来啦。”

“路上还顺利嘛。”

“还顺利。”

“娃儿们和老人都睡啦。”

“都睡下啦。还没吃饭吧?我给你煮点吃的。”

“路上吃了碗面。”

“那我给你煮碗酥肉汤,下午刚炸好的。”

“行,少弄点。”

罗大婶走进灶屋,掺上水,点燃柴火,又来到菜园子里掐些豌豆颠(儿)。腊月的夜晚,周遭一片寂静,一钩弯月微弱的光下,罗大婶看不清豌豆颠(儿)的样子,她摸索着那些微微鼓起来的芽头掐下去,片刻功夫,两只手上各捏了一把,这些豌豆颠(儿)都只带着一个芽包包。她又掐了两苗葱。淘洗好豌豆颠(儿),切好葱花,锅里的水也开了,罗大婶抓一把酥肉放进去,等锅里煮起来两三分钟,把豌豆颠(儿)放进去,又往汤里放了几滴醋,然后舀到大碗里,撒上葱花。

热热呵呵的酥肉汤带着罗大婶双手的温暖递给男人,他埋下头“哧溜哧溜”地喝下一大口,然后夹起一块酥肉放进嘴里,一瞬间,男人的口舌酥了,身子酥了,院子酥了,乡村酥了,整个腊月都酥了。

 

 口腹之欲(四十一)---酥肉

口腹之欲(四十一)---酥肉

口腹之欲(四十一)---酥肉

口腹之欲(四十一)---酥肉

口腹之欲(四十一)---酥肉

口腹之欲(四十一)---酥肉

口腹之欲(四十一)---酥肉

口腹之欲(四十一)---酥肉


口腹之欲(四十一)---酥肉

口腹之欲(四十一)---酥肉

口腹之欲(四十一)---酥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读书会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读书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